貫徹愛與真實的邪惡

關於部落格
此地髒話有.女性向有.慎入.DM在DM區
  • 154721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BBC Sherlock][HW][AU]Devil's Trill

 

「Watson!」

他聽見戰友大喊他的名字,伴隨著戰場上槍砲的隆隆巨響,有某種物體帶著高熱確實的貫穿了他的身體,那熱度像火快速的蔓延開來,伴著劇烈燒灼的疼痛。

John感覺自己重重的摔在了黃沙地面上,這種跌法在平時肯定讓他疼得喊出來,可是此刻他只顧著愣愣的看著往自己的方向拼命衝來的戰友,以及他身後那幅藍天白雲的美麗背景。

他說:「撐著點!Watson!我馬上帶你回去!」

John想開口說沒辦法他好疲倦,身體又到處都痛,也許睡一下能稍微緩解一下這樣的痛苦,但他什麼都說不出口,卻還能感覺到握住自己手掌的戰友手心那粗礪的觸感。

他應該是不小心閉上眼睛了,儘管有人在他耳邊一直吼著要他不要睡,John茫然的環視這個奇異的空間,眼前所見盡是斷垣殘壁,焦黃的土地上不時冒出一叢叢橘紅色的火焰,極目所見盡是一片荒涼的景象,唯有高掛在天際的藍色圓月冷冷俯視著他。

John嘗試著邁開步伐,赤裸的腳底可以感覺到有股洶湧的熱氣正在地底翻騰,隱約可以嗅到一股硫磺味從某個裂縫裡飄出來,John皺著鼻子又向前走了幾步,「有人在嗎?」

無人應答,但John看見地上有道長長的黑影蓋過自己的影子,然後他轉身,便看見一個高瘦的男人披著長長的風衣,原本就不甚健康的肌膚在月光的映照下顯得更加蒼白,男人似乎不把他的防備姿態看在眼裡,反而一步步的走近,John想離開卻發現自己的腳板彷彿突然生了根,怎麼樣都無法從原地挪動半吋。

然後男人開口了,那低沉厚實的聲音比起他聽過的任何大提琴曲都更加醉人。

「把你的靈魂給我,我就滿足你的一切想望。」

John覺得有些荒謬的微微一笑,在看見對方皺眉的表情時才稍稍收斂了表情,「謝謝,但我沒有不惜交換靈魂也要得到的東西。」

男人又板起臉孔來,似乎對於John的回答非常不滿意,「可是你就要死了。」

「你說什麼?」

John低頭一看,才發現自己胸口開了一個大洞,紅紅的血和一些奇形怪狀的東西正不停的往外流,John伸手去捧從自己體內流出來的大量血液,卻只能任由它不停的從指縫溜走。

看著John慌亂的表情,黑衣男人這才終於滿意的笑了笑,然後走上前去用他手指修長漂亮的手掌蓋在John胸口上,John驚奇的發現血不僅不流了,那嚇人的大洞也漸漸的癒合收口,最後連一點疤痕都沒留下。


John在病床上醒來,第一件事就是確認自己的傷勢,他用還能動的一隻手摸了摸胸口。

很好,沒破洞也沒缺角,但他的手傷跟腳傷很嚴重,被醫護人員裹上了厚厚一層繃帶,在旁邊忙進忙出的醫官好不容易空閒下來,便走到他身邊告訴他,上頭決定安排他退役的消息。

John眨了眨眼,一時間也想不出該回些什麼話,而對方拍了拍他的肩膀要他多保重,然後又開始忙他的事情,John躺在床上發呆,想著也許該先想好未來的路該怎麼走,但是他的腦袋一片空白,不停浮現的卻是夢中的男人那張蒼白的容顏。


回到倫敦之後一直諸事不順,John不喜歡定期去做的心理諮詢,也討厭必須拄著拐杖才能走路的腿,倫敦在他離開的期間變化得太多,他一瞬間竟然有些適應不良了。

但是現實生活的壓力已經逼得John不得不振作起來,銀行裡一天天往下掉的存款數字都不停提醒著他坐吃山空的殘酷事實,透過醫學院的老同學的合租介紹,John來到貝克街221B,房東太太很熱情,是個可愛的老太太,她領著John上樓參觀環境,也指了指正橫躺在沙發上不知是醒是睡的男人說那就是他的室友。

John好奇的多看了那個捲毛腦袋幾眼,卻始終沒辦法看見他的正臉長得什麼模樣,Mrs.Hudson便已經急著領他去參觀樓上的房間。

等到與Mrs.Hudson談妥了房租等事情之後,John這才終於得空走進了二樓客廳內,他環視著未來的新居,然後敏銳的察覺到身後的男人已經醒轉,正用銳利的眸子一瞬也不瞬的盯著他的後腦勺看。

John有些緊張的舔了舔唇,然後轉身,卻看見了一張熟悉的臉龐。

「天啊!原來那一切都不是夢嗎?」John錯愕的看著與他夢中的惡魔有著同樣一張臉的新室友。

而對方給他的回答僅僅只是彎著嘴角,勾起了一抹冰冷的微笑。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