貫徹愛與真實的邪惡

關於部落格
此地髒話有.女性向有.慎入.DM在DM區
  • 154721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BBC Sherlock][HW] 偵探有對狼耳朵

某天早上睡醒時,John發現自己長出了兩隻熊耳朵。

John不可置信的摸著自己頭上突然出現的異物,從指尖傳來的感覺告訴他:他正摸到一個毛茸茸的東西,而且明顯不是人工製品,他可以感覺到那對耳朵在他的指頭下顫動的感覺。

他呆站在房間裡半晌,立即排除了任何他所想到的關於超自然現象的解釋,然後他想起了他有個非常熱衷於做各種實驗的室友,於是他走下樓去,決定找Sherlock好好算這筆帳,結果意外發現Sherlock也長出了一對黑色的狼耳朵,而且還附贈一條蓬鬆的狼尾巴。

John呆在門口看Sherlock那條尾巴在他身後很不耐煩似的甩動,然後Sherlock回頭看他說:「你注意到了,很好,在我所不知道的常識範圍內有沒有針對這種情況的解決方法?」

John苦笑回答:「也許只有女巫能幫忙?」

Sherlock點點頭,然後問:「好吧,離我們最近的女巫住哪?」

「......Sherlock,女巫只存在傳說中......」

Sherlock看著John頭上那兩隻圓圓的耳朵洩氣似的微微軟垂,「John,你過來。」

「什麼事?」John聽話的走上前去,卻被Sherlock一把攬住壓在自己懷裡,他可以感覺到Sherlock靈巧的手指正揪著他頭上的熊耳朵揉捏,壓在他後腰上的大掌也一路往下滑到尾椎的部分。

「原來如此,你長出了熊尾巴。」

「用看的不行嗎?每次都要動手動腳。」John沒好氣的揮開Sherlock的手,「一直在這裡煩惱也不是辦法,我們吃點東西坐下來好好想一想怎麼把這些怪東西弄掉。」

「我只要茶,兩顆糖。」

John假裝沒聽見Sherlock的話,泡好一壺早餐茶再做了一盤三明治,一轉身就看見Sherlock又在堆滿雜物的客廳裡翻箱倒櫃,「你又在做什麼?」

「找剪刀。」Sherlock朝John晃了晃手上的利剪然後移動到自己頭頂長著耳朵的部位,「也許可以用剪刀把這個東西剪下來?」

「如果你真的非得要用外力把它弄下來,我可以安排整型門診幫你處理。」John走上前去搶下Sherlock手裡的剪刀後嘆了口氣,而才剛做出危險舉動嚇出John一身冷汗的罪魁禍首則是若無其事端起了他的早餐茶,並且抱怨John沒有幫他準備方糖。

「少吃點糖對你有好處。」John隨手將剪刀放進抽屜內,在Sherlock身邊坐下開始吃三明治,「要不要聯絡Mycroft?也許他能幫忙。」

「不要。」幾乎是在John發出M的發音的同時,Sherlock就掏出了他的黑莓機開始用驚人的速度按著鍵盤,「我查到了,女巫。」

John險些被食物嗆到,他咳了幾聲,「抱歉?你說什麼?」

「我找到巫師Yusuf的推特。」Sherlock將手機遞給John

「......我只看出他是個最少養了一隻貓的印度人。」

「John,我們去拜訪一下這位巫師。」

「什麼?你是認真的嗎?」

「飯可以晚點吃,先把這件事情解決了再說吧。」Sherlock不由分說的拉起John的手,順手抓下John的夾克塞進他懷裡,「幸好他就住在附近,我們走路就能到了。」

John慢吞吞的穿著他的夾克,然後有些訝異的發現今日的貝克街上居然沒有半個人,「今天是怎麼了?世界末日?」

Sherlock拋給他一個鄙視他的智商的眼神,牽著他的手鑽進巷弄中左彎右拐,然後走進一棟公寓上了二樓,Sherlock按了按門鈴,裡頭傳來的男聲要他們直接推門進去。

Sherlock邁開大步走進了那個有些昏暗的房間,而John則是驚異的看著牆邊的木架上堆滿了各式各樣裝滿液體的玻璃瓶。

「兩位似乎遇到了一些麻煩?」

「是的。」無法阻止Sherlock無理的眼神掃視對方的舉動,John只得趕在Sherlock開口之前回應這位似乎叫做Yusuf的男人,「瞧見了嗎?我們都長出了一對獸耳還有尾巴,但除了外科手術之外,我想不出任何去除它們的辦法......」

John一邊說著,一邊試圖阻止Yusuf的花斑貓攀爬上他的大腿。

「這件事情很簡單,你只要醒來就好。」

「......抱歉?我好像沒聽清楚......」

「能在倫敦街頭找到我,那就表示你正在做夢啊,Dr.Watson」

John正想問他為何會得知自己的名字,卻感覺腳下似乎有一道力量猛力扯著他,然後他聽到咕咚一聲,發現自己摔下床了。

「天啊,這什麼詭異的夢。」偏偏又真實的讓他難以一笑置之,John連忙伸手摸了摸頭頂和尾椎的部位,確定完全沒有怪東西出現在上頭後,John總算是鬆了一口氣,他抹了抹臉上的冷汗,看見床頭的冷光鬧鐘顯示現在的時間是早上五點半。

現在在躺回去睡肯定也睡不好,John只好下樓去準備泡茶定一定還有些浮動的心神,正要走進客廳時John便看見原本該倒在沙發上睡著的Sherlock背對著自己站在客廳中,而某種不好的預感正在John的腦內鼓譟著。

「Sherlock?你怎麼了?」

聽見John喊他的聲音,Sherlock回過頭,「沒什麼,我只是在查有沒有哪間牛排館現在有開?」

「牛排館?大清早的你就想吃這麼豐盛的東西?」

「就是想吃。」Sherlock看著John走進廚房,然後重重的往沙發上一坐,「我要咖啡,兩顆糖,謝謝。」

「需要牛奶嗎?」

「不了。」Sherlock搔了搔自己的蓬鬆捲髮,然後轉頭對著John喊著,「John!我有點事情想問你?」

「什麼?」

「你看這個。」Sherlock指了指自己頭上的兩隻黑色耳朵還有正攤在他的腿邊甩動著的黑尾巴,「我可以拿剪刀把它們剪掉嗎?」

 

John鬆開了手中的馬克杯,但Sherlock很快的接住那杯要給他的咖啡然後嘗了一口,他可以理解John對於他身體上的異變感到非常驚訝,但沒想到John會問他:「我是不是還在睡?」

Sherlock微偏著頭看著John,而John看起來像是受了不小的打擊,半晌後他回過神了,然後抬頭看向Sherlock正巧撞上了他凝視的眼光。

「咳、所以現在我們要去找巫師Yusuf幫你念念咒語?」

「Yusuf?」

「呃?我們上周一起去看的那部片裡的角色,記得嗎?家裡養了隻貓的那個印度人?算了,我猜你在對我解釋完劇情之後就已經把整部片的內容都刪除了。」

Sherlock沒說話,屁股後頭多掛了條尾巴似乎不妨礙他懶散的窩進沙發裡的動作。

John走到Sherlock身邊伸手觸碰他頭上的兩隻尖耳朵,「會痛嗎?還記得它們是怎麼出現的嗎?」

「不會痛,睡醒之後就變成這樣了。」

「你知道嗎?十分鐘前我才剛夢見我們一起長出了獸耳跟尾巴,沒想到我驚醒之後真的看見你長出耳朵了。」John輕嘆口氣,一邊擋下想伸到自己後腰確認他有沒有長出尾巴的Sherlock的大掌,「不用你費心,我剛才已經確認過了。」

Sherlock沒乖乖收回自己的手,反而將手覆上了John的頭頂揉搓了一陣子,「真的沒有。」

「我已經說過了,沒有。」

Sherlock裝著沒聽懂John有些不耐煩的語氣,笑得像個孩子般燦爛。

John正在猶豫是不是該代替Mycroft好好教育一下他弟弟,好讓他別老是對他動手動腳,Sherlock則是掏出了他的手機收了一封簡訊。

「走吧,有命案。」

John看著Sherlock快速在睡皺的襯衫外頭套上大衣,「你要這樣出門?不戴頂帽子?」

「快走吧,John」Sherlock完全不理會John想幫他加頂帽子的提議,拉著John的手急急跑下樓梯。


被急躁的Sherlock推著下了計程車,John有些無奈的回頭,看見Sherlock頭也不回的甩上車門,卻突然臉色大變的模樣。

「怎麼了?」

Sherlock沒說話,John彷彿看見他全身的毛髮都一根根倒豎起來的模樣,握著他伸過來的手,Sherlock好不容易擠出了一句像呻吟般的低語,「痛......」

「你身體不舒服?我幫你檢查一下!」

「不,是被車門夾到了。」

「......」John繞到Sherlock背後然後看見那條被夾掉好大一搓毛髮的黑尾巴,「需要我幫你揉一揉嗎?」

Sherlock還沒回答,Lestrade便發現了他們,然後揭開封鎖線走向他們,「早起運動的一位老先生說他養的狗發現路邊的垃圾堆裡有一具屍體,所以就報案通知我們過來,就目前初步的證據來看,我們覺得可能跟上周以及前天的命案有關連......話又說回來,你頭上那個耳朵是怎麼回事?」

「沒什麼,Sherlock昨晚和我打賭,而他輸了,這是他的懲罰。」John對著Lestrade笑笑,而Lestrade臉上的表情很快的從驚訝轉變成了然於胸的曖昧笑容,然後領著他們走進命案現場。

Sherlock懶得反駁,只是皺著鼻子低聲在John耳畔說:「這群蠢貨還真的相信這種愚蠢的理由嗎?」

「相信我,這個理由不會比你被下詛咒的說法更糟了。」

Sherlock不以為然的哼了一聲,「Lestrade,你知道我的習慣,在我推理的時候不能有閒雜人等待在附近干擾我的思考。」

「我知道,所以我已經讓Anderson到遠一點的地方去待命了。」

「不夠遠,我還是聽得見他腦子裡各種愚蠢的推理,不,那已經算不上推理了,只能說是一個笨蛋對於他不了解的狀況胡亂下的判斷而已,請你叫他退出這條街,否則我會被他干擾而無法思考。」

Lestrade不敢置信的看著他,最後也只有投降拿起對講機叫Anderson離開。

然而這次出動他們沒找到多少有用的線索,兇手正在每次下手的同時不停的學習精進,也變得更狡猾而難以捉摸。

Sherlock走在人行道上任憑自己的腦子高速運轉著,一邊喃喃自語,而John也只能跟在他身後拼命追上他的步伐,等到Sherlock發現John的腳步聲停止的時候,John早已消失得不見人影了。


又被迫坐進黑色轎車裡,John有些無奈的看著幾分鐘前才剛用熟練的技術箝制他的動作,並且將他拖進車內的Anthea,而此刻她依然帶著恬淡的微笑玩著手機,彷彿剛才綁架John的人不是她一般。

「下次可以不要用這種方式嗎?想見我的話可以直接打電話給我。」撫了撫剛剛被勒過的脖子,John看起來還有幾分驚魂未定的模樣。

「這是Boss交代的,他說只要你和Sherlock在一起一天,被綁架的機會就會大一些,所以這是幫你提早適應這樣的狀況。」

「不如請他多派些人隨時注意我們的安全算了。」John苦笑著想趕在自己的手機被Sherlock的簡訊塞爆前回傳他一切平安的消息,而Anthea則是轉頭看著他,臉上帶著有些詭譎的笑容。

「有啊,還蠻多的。」

「......」John已經不想去追究自從他搬進221B之後,有多少人隱藏在他身邊關注他的一舉一動了,他很快的下了車走到撐著傘用微妙的姿勢站立的Mycroft面前。

「聽說Sherlock遇上了一點小麻煩。」

「如果你覺得那種特異狀況只能算得上是一點小麻煩的話。」

Mycroft笑了,而那笑容總是讓John有種「他其實無所不能」的感覺,於是John開口問道,「如果你有什麼解決方法,我希望你能告訴我。」

「這其實非常的簡單,John,只要你願意吻他就好。」

「......什麼?」

「你沒聽錯,我是要你親吻他,我親愛的弟弟Sherlock」

「為什麼?」

「童話故事裡不是都這樣寫的嗎?真愛之吻的力量在很多篇章裡都受到歌詠而且證實了它的無所不能。」

「這開的是哪國的玩笑?」

「我沒有開玩笑,反正你也不會有什麼損失,何不試試?」


「Mycroft跟你說了什麼?」Sherlock蹲坐在沙發上,臭著一張臉看著剛從門口走進來的John

John愣了愣,注意到Sherlock是在和他說話,於是自然的脫口說出:「你哥叫我吻你。」

「......為什麼?」

「因為童話故事裡都是這麼寫的,關於真愛之吻,可是你的真愛是工作,真可惜。」John一邊說著一邊背對Sherlock掛起自己的夾克。

「是的,但那並不妨礙你吻我,我是說,我的工作不會介意的,而且跟你結婚並不會使我犯上重婚罪,不是嗎?」

John一轉身就發現Sherlock不知何時已經走到他身後站定,兩人之間的距離極近,John有些尷尬的仰著頭看著那張長出一對狼耳朵卻依然俊美的臉龐,「你能稍微退開一點嗎?留點空間給我?」

Sherlock伸手攬住John的腰,低頭將自己的唇覆上John的,短暫而溫柔的輕觸之後便退開。

「如何?」

「什麼?呃、還蠻軟的?」

Sherlock笑了,又再次親吻了還沒回神的John,這次的力道放得更重了些,舌尖也試探的掃過John的唇,「如何?耳朵消失了嗎?」

「天啊,這真不可思議。」John喃喃說著,伸手觸碰Sherlock頭頂明顯小了一些的狼耳。

「但還沒完全消失,而且尾巴也還在,是不是做得不夠?」

「什麼不夠?」

「身體的契合度不夠。」

聽明白了Sherlock的話,John覺得突然渾身上下都燥熱起來了,而Sherlock更大方的將手覆上了John的後腰,沿著背脊到尾椎的線條來回撫摸著。

「要去你房間還是我房間?」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