貫徹愛與真實的邪惡
關於部落格
此地髒話有.女性向有.慎入.DM在DM區
  • 154726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BBC Sherlock][HW]情人節快樂(下)

「他的公事包。」Sherlock知道Mycroft還沒走,於是他頭也不回的向他提出要求。

「你發現什麼了?」Mycroft接過Anthea從門縫裡遞進來的公事包交給Sherlock,然後看著他用力的將裡頭的東西全都倒出來看過一遍之後,從裡頭撿出了一個紙團,Mycroft湊上前去,看見攤開的紙上畫著歪歪扭扭的彩色圖形。

Sherlock按下手機擴音鍵接通了撥進來的電話,雙手還不停的翻轉剛剛發現的紙團。

『嘿,Sherlock,還喜歡我的禮物嗎?』

Sherlock看了一眼被放在桌面上的手機,沒有回話,於是那一頭得不到回應的Moriarty又帶著略顯興奮的語氣繼續說了下去,『你應該已經發現公事包的祕密了,要是你還沒注意到,我會對你退步的觀察能力感到非常失望。』

「把John帶走的是你的手下?」

『我才沒有那種品味低下的手下。』Moriarty嫌惡的皺了皺眉,『Mr.Rabbit......在某方面來說他也算是你的崇拜者,只不過他在犯罪這方面完全沒有天份,所以總是沒辦法吸引到你的注意力,所以我就告訴他:你最近收養了一條對你異常忠心的軍犬,而他也很快的聽懂了我的暗示,所以便策畫了這場綁架。』

「John不是我的狗。」

『我知道,我當然知道。』Moriarty咯咯笑了起來,『所以我這不是來幫你了嗎?要是讓那條軍犬死在兔子手下,我猜隔天一早整座倫敦城可能會被你毀的只剩一半。』

「你到底有什麼企圖?」

『我哪裡會有什麼企圖?我只是不爽看到是我以外的人欺負你和你的John而已,怕你動作太慢,所以給了你一個小小的提示,道謝的話就不必說了,我有感受到。』

回答Moriarty的是Sherlock掛斷電話的聲音。


太久沒練習,果然還是有些生疏了。

費了一番工夫好不容易才將綑著右手的膠帶稍微弄鬆了一些,John卻又聽見白兔的腳步聲緩緩逼近,他只好放棄繼續動作的念頭,假裝無奈的抬起頭望著他,而白兔身後還跟著一個男人,John皺眉想著他們該不會發現自己的意圖,白兔很快的抽出了一把明晃晃的刀子,刀尖在昏暗的室內微微閃著寒光,John試圖保持冷靜,卻無法克制的冷汗直流。

「其實我真的很不想讓你看見這種場面,但......我實在無法容忍這種事,請你見諒,Dr.Watson」

John瞪著白兔高高舉起了那把刀子,隨即用力往下一揮。


Anthea敲了敲被Holmes兄弟倆緊鎖的房門,「Boss,有一件給您的包裹送來了。」

Mycroft走出房間接過Anthea手上的紙盒,打開來一看才發現盒子裡躺著的是一隻鮮血淋漓的左手掌,「驗過指紋了嗎?」

Anthea搖頭,但很快的收回Mycroft手中的盒子準備送往實驗室,Sherlock卻突然打開門,因為怒意而顯得異常明亮的眼睛緊緊盯在盒子上,「給我。」

Mycroft伸手擋在兩人之間攔阻了Sherlock的動作,「你最好別看。」

「我沒這麼脆弱,只不過是一隻人手。」Sherlock瞪著Mycroft,「就算John真的殘廢了那又有什麼要緊,他還有我。」

沒等兩人反應,Sherlock便不客氣的搶過盒子看了一眼,然後將紙盒塞回Anthea手裡,「不是他的。」

「你怎麼能這麼肯定?」

「John手上的每一條皺紋我都認得。」說罷,Sherlock又鑽回了小房間去研究那張紙片。


John看著白兔刀起刀落,卻是砍下了屬下的手,白兔甩了甩手上的刀子,然後看著斷掌畫著血紅的弧線落在滿是灰塵的地板上。

「為什麼這麼做?他不是你的屬下嗎?」

「我不喜歡叛徒。」看出John的迷惑,白兔開始為他解釋,「Moriarty出手介入了這場只屬於我和Sherlock Holmes的遊戲,他派人混進了我的團隊裡,這完全不公平,遊戲已經被中斷,我不想再玩下去了。」

「呃?」John一頭霧水的看著眼前的大頭兔子用唐老鴨的嗓音聒噪抱怨,但仍注意防備著白兔可能隨時發動的襲擊,而他只是頂著大頭套搖搖擺擺的走到門邊,順便踢了一腳倒臥在血泊中打滾痛喊的另一隻白兔。

「我要離開了,我相信以Sherlock Holmes的能力,要找到你不過是遲早的問題,但在這之前就委屈你待在這裡與死人相處一晚了。」說完白兔就大搖大擺的走出門去,留下John傻傻的坐在椅子上。

「嘿!等一下,你們該不會在拍什麼整人遊戲的節目吧?」John錯愕的看著還躺在地上的男人,隨即發現房間外頭沒有半點聲響,不僅沒留下看守的人、甚至連門都沒好好的關上,「還有人在嗎?」

John努力的將自己挪動到傷患身邊,「你還好嗎?聽得見我說話嗎?聽著,我是一位醫生,我可以幫你,但你必須先替我鬆綁,好嗎?」


接到Lestrade發來的John獲救的消息,Sherlock幾乎是恨不得能立刻長出翅膀飛到John所在的地方,不待車子停穩,Sherlock很快的在減速的瞬間拉開車門跳出車外, 然後飛奔到正坐在救護車裡的John面前,死死盯著他的臉。

John一邊伸手讓醫護人員替他檢查傷口,一邊說道:「我知道你想說什麼,但我的回答是『不』,你別想用繩子或手銬把我二十四小時綁在你身邊。」

Sherlock沒說話,只微側著頭看他。

「不必裝無辜,你想說的話全都寫在你臉上了。」

「嘖。」Sherlock不滿的靠近John,開始把一條條毯子披在John背上,層層疊疊讓John看起來像是背了一個巨大的龜殼。

「我並沒有受到這麼大的驚嚇,Sherlock」

Sherlock沒理他,又不停的把毯子往他身上蓋。

等醫生確認完John的身體狀況,又被Lestrade拉住偵訊了一夜,John眨著惺忪的眼只想倒頭就睡,而到家之後Sherlock那個渾蛋卻又不肯放過他,他一聲不吭的將他推倒在沙發上狠狠幹了好幾次,直到兩人都累得沒有體力再動作為止。

傍晚的時候John被電話聲吵醒,這才發現自己還裸著身體躺在沙發上,Sherlock毛茸茸的頭顱就枕在他的腰間,而他滿身都是被Sherlcok咬出來的密密麻麻的齒痕,他嘆了口氣接起了Sherlock的電話,而對方似乎也不怎麼在意接電話的不是Sherlock本人,依舊自顧自的說著。

「稍早之前有人把一具屍體從車廂裡拋出來丟在蘇格蘭場的大門,模樣剛好是你描述的戴著兔子頭套打著紅綠兩色領帶的瘦小男人。 」
Lestrade頓了頓又問,「該不會是你跑回去做掉他的?」

「我才可沒有那種好體力,如果再年輕個十歲的話,也許我能完成這個艱鉅的任務。」John微笑,手指撫過Sherlock柔軟捲曲的頭髮。

「那....有可能是Sherlock嗎?」

「他也沒有那種閒時間。」畢竟他從回家之後就一直不肯離開他半步遠,而且不久之前他們還正忙著在彼此的懷抱裡磨蹭取暖。

「好吧,謝謝你提醒我千萬別問你們窩在家裡一早上都做了些什麼,關於這件案子我們還會繼續調查,如果有最新的消息我會再通知你們。」

「謝謝。」

「蘇格蘭場那群笨蛋是抓不到兇手的,那肯定是Moriarty下的手。」Sherlock懶洋洋的說完,就著枕在John肚皮上的姿勢,又拉過他的手往他手臂咬了一口。

「我知道,我也猜到了,還有你能別再咬我嗎?」

Sherlock沒吭聲,John推開他下了沙發,Sherlock這才終於抬起頭看向John問道:「你要去哪裡?」

「浴室,要一起來嗎?」
==========
完坑www
為了不撞梗撞得太厲害所以繞了好大圈
而且後半各種歪斜(揉臉
能三句話猜完我後半篇走向的雲娘是變態 我才不會說amazing呢討厭(yay)
自己很喜歡小夏一眼認出斷掌不屬於John那裡(blush)
記憶力超強的小夏還要每天都花很多時間來看著醫生
記住他身體的每一寸變化
雖然有點詭異不過我自己覺得還蠻浪漫的啦(欸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