貫徹愛與真實的邪惡

關於部落格
此地髒話有.女性向有.慎入.DM在DM區
  • 154721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BBC Sherlock][HW]情人節快樂(上)

 

 



 



 

返家途中,John繞到他常去的超市買了麵包還有Sherlock指定要的牛奶,不想再跟自動收銀機吵架,所以他選擇去排那慢吞吞的服務員結帳櫃台,等他抱著紙袋走出超市時,下班返家的人潮也已經差不多散盡了,他踏著有些疲累的步伐走在人行道上,然後在斑馬線前停步等紅燈。



 

身後突然傳來一陣鼓聲以及小喇叭熱鬧而高亢的樂聲,John好奇的回頭一看,只見許多巨大的白兔穿著黑色西裝背心一邊跳著舞一邊逼近,John看著那群每一隻都比自己高上一個頭的大白兔笑了,他記得上回和Sherlock去中國城的時候,他們正好在慶祝他們的陰曆年,據說是什麼兔年,難道這群兔子也是中國城為了舉辦活動才召來的?



 

正胡思亂想著,John瞥見燈號換了,他邁開腳步踏上斑馬線,而那群沒有一刻安靜的兔子也跟了上去團團包圍著JohnJohn有些無奈但還是只能任由這群兔子擋住他的去路,他慢吞吞的跟著兔群走,卻發現眼前盡是兔子身上的黑白兩色,他看不見路的前方。



 

他皺眉想從兔子隊伍的側面切過去,而一隻白兔卻突然伸出毛茸茸的手搭住他的肩膀迫他回頭。



 

John停步轉身,那隻兔子打著可笑的綠底紅心領帶,歪著腦袋用血紅色的眼睛對著他,手裡還握著一把黑色的槍,而槍口正對準他的心臟。



 

Dr.John Watson?



 

「就算我不承認我是,你們也不會放過我,對吧?」



 

「是的,感謝你的理解,現在請你跟我們走一趟。」白兔又上前一步,John想避開卻感覺冰涼的針尖從他身後扎進了他的胳膊,不明的藥劑被推進了他的血管中,John咬牙掙扎著伸手想去掏放在口袋裡的手機,手一滑卻將那隻雖然他不甚珍惜,卻也陪伴過他不短的時間的手機摔在地上。



 

他抓住了白兔膨鬆的毛外衣,而白兔對待他卻像對待一個毫無反抗能力的孩子般輕易的環住他的腰,將他挾在腋下往前走。



 

John沒有失去意識,他仍舊能感覺到腰部被箍著的疼痛,他努力的想透過白兔與白兔之間的空隙認出他們的所在位置,卻只能被那黑白的影子晃花眼。



 



 

Allen剛剛受訓完畢,他抱著滿腔熱血以及雄心壯志,期待自己會被分發到好單位,最好還能得到一份艱鉅但在他的能力範圍內可以解決的了的好任務,好讓他能在新人時期便受到上級的賞識。



 

所以當他滿懷期待的捧著他的履歷走向那位據說是負責分派他們工作的女主管,卻只被分配到一個負責監控某個特定人物的工作時,他內心的失望很快的轉換成了憤怒,而那位坐在大皮椅裡雙手和視線都一直死死黏在手機上的女主管頭也不抬,只說了一句讓他出去之後記得把門帶上的話。



 

Allen無法自制的用力摔上門,在眾人的指指點點中走出大樓。



 

但最後他還是接受了這份工作,負責監視一位叫做John Watson的醫生。



 

Allen覺得Watson的生活無聊平淡到近乎無趣,每天的活動僅有出門上班,下班回家,偶爾在下班途中繞路去買點生活用品,或者和他的室友一起出門吃飯,他進MI5可不是為了坐在椅子上啃三明治看著一個老男人日復一日做著相同的事情。



 

完全沒有要遮掩的意思,Allen對著監視器的黑白螢幕打了一個大大的呵欠,他看見有一大群白兔從螢幕的角落又唱又跳的舞到Watson的身後,而Allen卻連多看他們一眼都嫌煩,他掏出手機走到房門邊,撥通電話想告訴他的女朋友他今晚又加班的消息。



 

而從他起身離開到回到座位上,前後還不到一分鐘的時間,Allen卻發現螢幕上的畫面有些不對勁。



 

那群白兔已經越過馬路消失在電視螢幕的邊框外,而落在最後頭的一隻白兔彎下腰撿起了一隻手機,卻對散落滿地的物品視而不見,但Allen認出了躺在白兔腳邊的褐色公事包是Watson經常帶著出門的物品。



 

不祥的預感緩緩攀上心頭,他立刻撥了內線電話通知了他的主管。



 

十分鐘後,他看著一個高瘦的捲髮男子幾乎是猛力踢開了房間門走了進來,臉色蒼白的毫無人氣,緊抿的嘴唇像是在壓抑即將要爆發的怒意,Allen注意到他身上僅穿著一件單薄的睡袍,肩上勉強掛著的大衣隨著他每一次腳步的前進而逐漸下滑掉落在地板上,Allen發現自己竟然有些害怕與那人對上視線。



 

那雙灰藍色像野獸一樣冷靜的眼睛卻凝視著他的雙眼,銳利的眼神像是要穿透他的眼瞳、狠狠刨開他的靈魂般,Allen覺得大樓的空調系統肯定突然出現故障了,因為他在上一秒還感覺溫暖的室內,突然感受到刺骨的寒意漸漸從他的腳心與背脊同步往外擴散。



 

「他在哪裡?」



 

「什麼?」Allen發現自己的聲音竟然有些顫抖。



 

Mycroft說你是負責監看John的人員,他養你們這幫廢物為的不就是應付這種狀況嗎?」男人的聲音像一把冰冷的匕首刺進Allen的耳膜,而Mycroft走了進來,Allen這還是第一次看見他臉上沒有笑容的樣子。



 

Sherlock,你冷靜一點。」



 

「我很冷靜。」被喚做Sherlock的男人揮開Mycroft即將搭上自己肩膀的手,然後煩躁的來回踱步,「你們說John突然消失了是什麼意思,難道你們一向引以為傲的監視鏡頭都是裝好看的?」



 

「實際的情況我想可能讓你自己看一看會比較清楚。」Mycroft操作儀器播放出John遭到巨型白兔綁架的全部過程,而Allen只能縮在房間的一角,看著Sherlock身上的氣息越來越冷,如果他此時突然掏出槍來射殺他,Allen想他一點都不會感到意外。



 

而被遺忘在大衣外套內的Sherlock的手機突然震動起來,Sherlock飛快的撲了過去掏出自己的手機接收簡訊。



 

那是John的手機號碼,標題只有一句:Game Start,附件的照片卻是John被膠帶嚴密的綑在一張木頭椅子上,嘴巴被膠帶牢牢封死,溫柔的眸子裡卻透出了不服輸的堅毅眼神。



 

第二封簡訊很快的又發來了,Sherlock皺眉閱讀著訊息。



 



 

你可以用這張照片找出Dr.Watson的所在地

請把握這短暫的24個小時的時間

時限過後

我還是會把Dr.Watson送回你身邊

但我不能保證他是否還能像以前一樣活蹦亂跳且完整無缺



 

Mr.Rabbit



 



 

緊握著手機的指節已經透出蒼白,Sherlock得費很大的意志力讓自己不把手機狠狠砸爛,他抬眼迎向Mycroft擔憂的視線,「我需要尼古丁貼片,越多越好,還有,所有人全都給我滾出這間房間,我需要安靜思考的空間。」



 

Mycroft揮了揮手要眾人退出房間,而他也僅在關上房門前多看了自己的弟弟一眼,而Sherlock喃喃自語著坐在電視螢幕前,近乎自虐的逼自己反覆看著John被綁架的畫面。



 



 

巨兔開始脫皮,也許是覺得穿著那毛茸茸的布偶裝很難發簡訊吧,John看著他用手臂在背上來回摸索著拉下拉鍊,扯下上半身的毛皮後有些笨拙的試圖把自己的腳從纏人的兔腳裡解放出來。



 

最後出現在John眼前的是一個穿著黑色筆挺西裝的瘦小男子,頸上綁著的依然是綠底紅心的花俏領帶,頭上還戴著大大的兔子頭套,大頭小身讓眼前的綁架犯的身體比例看起來有些滑稽,而對方甚至還有禮的對John揚了揚手上的手機說:「借用五分鐘,謝謝。」



 

透過變聲器發出來的聲音有些像唐老鴨,John垂下眼瞼不知該笑還是該嘆氣。



 

被有著唐老鴨嗓音的大白兔綁架,好一個愉快的情人節。



 

John看著他傳完簡訊後細心的將手機關機平放在遠處他搆不著的地方,然後拉過一張椅子坐在他身前看著他沉默了很久,John瞪著他,試圖用眼神傳達一些訊息好讓白兔乖乖的放他走,而白兔起身走到他身邊,卻不是要鬆開他,而是一把撕掉了他臉上的膠布。



 

看著John疵牙裂嘴的喊疼的樣子,白兔道了歉,安慰似的說著如果他不快手撕掉會讓他更痛之類的話,John眨著眼睛有些困惑的望著白兔,最後開口問道,「我認識你嗎?」



 

白兔晃著他巨大的頭顱。



 

「我得罪過你?我拋棄過你妹?我在戰場上殺過你兄弟?」



 

「別瞎猜了,我知道你是個善良的人,Dr.Watson



 

「那你也該知道我唯一的親人是個酒鬼,而且他一定付不出贖金來救我的。」



 

「我綁架你的唯一理由:你是Sherlock Holmes此生唯一的真愛。」



 

John被白兔的話梗了半晌說不出一句完整的話,最後他也只能苦笑著回答:「你從哪裡打聽來這麼荒謬的消息。」



 

Moriarty



 

「既然是從他那裡聽來的,那這個消息絕對是假的。」



 

白兔用他血色的眼睛直直盯著John盯得他頭皮發麻,許久之後才終於開口,「你可以繼續否認你們的關係,但你不能假裝不知道Sherlock Holmes深愛著你的這個事實。」



 

「呃,我還以為你的身分是巨兔綁架犯,而不是光著屁股到處對人放冷箭的愛神邱比特。」



 

「謝謝你提醒我,我要先去確認一下情報,奉勸你最好不要有任何脫逃的舉動,否則我不能保證隔天我將你送還給Sherlock Holmes時,不會是開著靈車去的。」



 

John裝出害怕的模樣看著白兔,看見他滿意的點頭離去,John很快的垮下臉然後試著動了一下有些僵硬的指尖確認自己的身體狀況,大致上猜得到白兔打進他身體裡的是什麼藥,而漸漸回復的活動力讓John的心稍微安定了些。



 

他長長的吐出一口氣,想抱怨Sherlock帶給他這樣的大麻煩,卻也打從心裡感謝那些與Sherlock東奔西跑查案的日子,讓他體內軍人的本能不至於被無聊而平淡的日常生活消磨的太快。



 

John閉了閉眼,大致計算了一下他記憶中的白兔數量,他環顧這間空蕩蕩只有四面水泥牆的房間,確認過沒有什麼地方可以藏針孔攝影機監視他的行動後,John開始安心的動著手指想讓自己能更快一些恢復行動。



 

幸虧這回不是和Sarah一起被綁架,John苦笑想著,這樣他就不必擔心Sarah會被他拖累的問題。



 

他知道Sherlock肯定會來救他,但他也知道這幫兔子雖然有些精神不正常,但能和Moriarty交換無聊八卦的人,肯定也不會是什麼簡單人物,與其傻等別人的營救,不如自己先主動出擊,這樣勝算會來得大一些。



 

John的眼神很堅定,他努力回想受訓時曾經學過的脫逃術,一邊將注意力放在那扇隨時有可能開啟的門上。



 



 



 



 

============

這是情人節(遲到的)賀文(認真

好吧脫逃術什麼的真是一門神祕的學問

今天沒把這篇寫完估計就會永遠坑了喔耶(

吃飯先去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