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貫徹愛與真實的邪惡
關於部落格
此地髒話有.女性向有.慎入.DM在DM區
  • 154757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19

    追蹤人氣

[BBC Sherlock][HW]If I Was Your Vampire

 

與Sherlock同居了一年之後,John已經練就了一身處變不驚的好功夫,所以這天清晨Sherlcok對著睡迷糊的他說了:「其實我是個吸血鬼。」John也只是敷衍的嗯了一聲。

直到午休時間他與Sarah共進午餐時,John才突然想起什麼似的脫口而出,「吸血鬼?」

「什麼?你是指暮光之城?」Sarah正忙著用叉子叉起盤中的青豆,頭也不抬的散漫回應。

「不,沒什麼。」John敷衍的對她一笑,躺在褲袋裡的手機正好震動起來,John抽出手機一看,是Mycroft傳來的簡訊:「我想你應該已經知道了。」

John拿著手機思考著該怎麼回話,Mycroft又很快的發來一封簡訊:「餵食方法:每隔兩個月餵食一次,一次300c.c.鮮血,必要時可以加上一餐當點心。建議再餵食前先使用酒精消毒頸部皮膚,或者定時抽血存放在冰箱裡方便隨時取用。ps.我想Sherlock會更希望直接咬你脖子的。」

John不再思考如何回應簡訊了,他直接將手機往馬路上一砸,從自家姊姊那裡接手過來的手機伴著WTF的罵聲,在大卡車輪下碎裂。

回到家後,Sherlock還是維持著同樣的姿勢癱在沙發上頭,「桌上的禮盒是Mycroft送你的新手機,還有,他跟你說了什麼?」

「......沒什麼。」John掛好自己的夾克,然後走到桌前專心的拆起包裹。

「你該慶幸我其實不是個狼人,不然你就得時時忍受我的體臭、經常性的狂躁還有一個月一次的變身。」

John往沙發的方向看了眼,Sherlock沒看他,眼神直直盯著天花板像是那上頭突然出現了一具死因奇特的屍體。

「但我覺得現在的情況也沒有好到哪裡去。」John把玩著他的新手機,光滑的鋼琴烤漆面板冰涼的貼著他的掌心,「即使你不是個狼人,你仍舊有不定期的狂躁現象,特別是在沒有案子可以處理的時候。」

「好吧,至少我沒有體臭的問題,而且我也不會沒事就變成蝙蝠或是一陣煙霧讓你嚇得精神失常。」

John笑了,「這倒是真的,但說實在的,我從來沒想過我會和一個吸血鬼同住一個屋簷下......我的意思是,這整件事聽起來就像是個會在電視上播放的單集惡搞小短劇:一個平凡人每日過著平凡的日子,突然有一天砰的一聲,這個平凡人的平凡世界就完全變了樣。」

「聽著,我真的沒有要造成你的困擾的意思,如果你覺得跟我住在一起很不安全,你可以隨時搬離這裡。」Sherlock轉頭望向他的同居人,「我保證不會去你的新居騷擾你。」

「嗯,但你的房租怎麼辦?」

「總會有辦法的。」

「所以你希望我搬走?」

「我希望你能留下來。」

「噢,我懂了。」John擱下他的手機,然後頭也不回的爬上樓梯回到自己的房間去,Sherlock望著John的背影消失在他的視線範圍外,灰藍色的眼睛添上了一抹黯淡的陰影,而他親愛的哥哥正倒掛在落地窗前,手裡依舊抓著他那把從不離身的黑傘。

「你不該向他坦白的。」Mycroft訓誡似的說道。

「我想應該不必我來提醒你,萬一被路人看見你現在的模樣的話,會引起多大的風波,還有你真的該減肥了,那聲音真折磨人。」Sherlock沒好氣的看了眼正不停傳來怪聲的窗框。

「mommy會傷心的。」

「mother想必很困擾,她的大兒子有怎麼樣也改不過來的偷窺癖好。」

兄弟倆正說著,John就已經出現在樓梯上頭,手裡還提著一個手提箱,Sherlock嘆了口氣,雖然他已經對John保證絕對不會在他離開之後還繼續到他的新居騷擾,但一看見John提著行李的模樣,Sherlock便覺得自己的決心脆弱得還不如一張衛生紙。

「你果然還是要走。」

「話又說回來,我還是好奇一件事,你到底多久沒吃飯了?」

「最後一次沾血大概是半年前的事。」

「你每次都陪著我吃那些人吃的食物,腸胃不覺得辛苦?」

「只是沒辦法吸收能量而已,吃什麼都一樣。」

John點點頭,隨即坐了下來打開他的手提箱,然後取出裡頭裝著的酒精棉片與針筒比劃了半天,最後輕嘆一口氣然後將酒精棉塞進Sherlock手裡,「我不知道該怎麼做比較好,還是你動手吧。」

Sherlock看著John咬緊牙關將左腕伸到自己面前,正想說他比較習慣咬脖子,方便迅速又有效率,但Sherlcok最終還是握住了John對自己伸來的手,極輕極溫柔的,吻了John溫暖的手腕上搏動的血脈。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