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貫徹愛與真實的邪惡
關於部落格
此地髒話有.女性向有.慎入.DM在DM區
  • 154757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19

    追蹤人氣

[全面啟動][Eames/Arthur]優雅的野獸4

 

自覺上當受騙了,亞瑟板著臉快步走向教學樓,身旁的伊姆斯則依然維持著緩慢的速度在他身後不緊不慢的跟著,亞瑟不必回頭都能猜著他臉上帶著多麼可惡的笑容。

「薪水按照接案的酬勞比例分配,你大可放心,絕對比你在速食店打工賺得多很多。」

亞瑟正想回頭問他怎麼知道自己在速食店打過工,隨即覺得這是個問出口也只會被笑著隨意帶過的問題,所以亞瑟決定保持沉默。

「有工作上門的話我會通知你,當然如果你想我了,想來找我聊天喝杯小酒的話,隨時歡迎你打電話給我。」

「我才不會無聊到要找一個無賴幫我打發我的課餘時間。」

越走越急的亞瑟卻突然聽不見伊姆斯的腳步聲,他疑惑的停步回過頭,看見他的目光停留在自己身上,男人站在原地對他揮著手,無聲的動了動嘴唇,然後微瞇著眼笑了。

「玩什麼無聊的把戲,誰看得懂唇語啊。」亞瑟皺眉轉身繼續往前走,卻不能不承認他確實看懂了伊姆斯想傳達的『我們會再見面的』的訊息。


剛從打工的餐廳離開,亞瑟一邊思考著過兩天就要交的報告的架構,一邊讓腳踏車劃出優雅的弧線滑進宿舍的車棚,在那瞬間他似乎看見了宿舍門口站了一個穿著顏色搭配混亂的服裝的男人,不過亞瑟並沒有特別留意,
直到他低著頭踏上宿舍大門的石階時,他聽見有人用低沉沙啞的聲音喚了他的名字。

「hey,好久不見了。」

亞瑟站在原地瞪著他看了好半晌,沒有回話。

「才兩個星期不見,你就忘了我嗎?你真是薄情啊,我可沒有忘記我們共同度過的那美好的一晚......」

「是惡夢般的一夜吧。」亞瑟繃著臉冷淡的回答,隨即奉送了兩記殺人目光給正要走出宿舍、卻因為伊姆斯的話而訝異的看著他倆的一對情侶。

「我跟我darling吵架了,他現在心情糟得很,如果不想無辜被戰火波及的話,奉勸兩位還是趕緊離開的好。」伊姆斯笑著環住亞瑟的肩,對著那對情侶擺了擺手。

「給我滾遠點,誰是你的darling!」

「別生氣嘛,有什麼事情我們到了房間之後再慢慢談吧。」

伊姆斯笑得無賴,拖著亞瑟搭上了電梯,亞瑟已經懶得問他怎麼知道自己住幾樓幾號房、就連他從口袋裡掏出他的房門鑰匙像開自家門一樣輕易打開他的房門時,亞瑟也只是抬起手揉了揉發疼的太陽穴。

「被我完美的技巧給迷惑住了嗎?Darling」

「我房間沒什麼好偷的東西,所以就算你能來去自如,也沒辦法從中得到任何好處,還有,不要叫我darling,Mr.Eames」亞瑟在伊姆斯微笑注視之下無奈的走進了房間,「我今天要趕報告,有什麼事就快講。」

「我們接到新工作了。」

「喔,恭喜『你』。」

「為了慶祝你正式跨入盜夢這個行業,我特地買了件禮物送你。」獻寶似的從身後拿出一個銀白色的箱子在亞瑟面前晃了晃,伊姆斯隨即將之塞進亞瑟懷裡。

亞瑟抱著箱子瞪著伊姆斯在他房裡轉來轉去的身影,金屬箱冰涼的觸感貼著他的掌心,「我可沒說過我要加入。」

「但你也沒說你不加入。」

亞瑟啞口無言的看著伊姆斯站在他的桌前翻著他書架上的書,「你真的是我見過最無恥的人了。」

「如果這是對我的讚美,我很樂於接受。」伊姆斯舉起手中厚重的一本PASIV教學手冊,「想用『對盜夢沒興趣』這個理由說服我之前,先試著說服你自己如何?」

亞瑟一把搶過書隨手丟到床上,「難道我就不能只是買來看一看增長知識嗎?」

「當然可以。」伊姆斯攤手笑道,「不過你不認為實地操作會比紙上談兵來得有趣而且容易學習嗎?省點力氣,別再瞪我了,周末早上十點,我在家裡等你。」

「你就這麼肯定我會去赴約?」對於伊姆斯不知從何而來的自信不滿,亞瑟不悅的問道。

「我的確是不能肯定任何事,但不來赴約吃虧的是你不是我。」伊姆斯搖了搖頭,在那瞬間亞瑟以為自己看見了他臉上帶著嚴肅的表情,但是那短暫的一瞬消逝得太快,亞瑟還來不及辨認,伊姆斯又換上了他見慣了的痞痞的笑容。

「不打擾你寫作業,我先走了。」

「快滾。」

「周末見,我會想念你的darling」

回答伊姆斯的是房門被用力甩上的聲音。


「......我買了咖啡和蛋捲,要吃嗎?」

頂著一頭鳥巢般的亂髮的伊姆斯一推開門,就看見亞瑟抱著紙袋站在自家門前,用僵硬的語氣像背台詞一樣的念著咖啡和蛋捲這兩個單字。

伊姆斯搔了搔頭,無奈的一笑,「你還真準時。」

「如果你覺得我來得太早,沒辦法讓你的女伴及時穿好衣服的話,我可以半小時後再回來。」看了眼伊姆斯光裸的上身,亞瑟了然的點點頭。

「我也很希望一早起床時能發現懷裡抱著一個香噴噴軟綿綿的女孩子,可惜昨晚我只能抱著枕頭睡。」

「搭訕的招式太老套的關係?」亞瑟咧開嘴嘲笑道,隨即大方繞過伊姆斯走進客廳,然後對滿屋子髒亂的景象搖頭。

「今天有客人要來,我只好節制了。」

「我倒是不介意看見衣衫不整的美麗女性。」亞瑟拍掉雜誌上堆滿的開心果殼,隨即抬眼望著伊姆斯,「話說回來,能不能請你去把上衣穿上?」

「你這麼直接了當的說話方式會傷到不少人的心啊。」

「但傷不到你,我十分確信這一點。」

伊姆斯大笑著走回房間隨意套上了一件運動衫,洗過臉並且整理了頭髮,再次回到客廳的伊姆斯頭髮還帶著一點濕潤的感覺,雖然不像平時一樣梳整得極為服貼,卻讓他看起來有種更為狂野率性的氣質。

「所以你今天會過來,就是已經下定決心要和我搭擋了?」

「你說我不來會吃虧。」

「嗯哼?」

「你走之後我想了很久,但想不到我有什麼好吃虧的,不過要是我今天沒有過來,我永遠不會知道我可能錯過了什麼,對吧?」

伊姆斯靜靜的聽著,而亞瑟凝視著他的臉,看著那雙漂亮眼睛裡的戲謔漸漸退去,轉而換上了認真的表情。

「你比我想像中的還要聰明多了,亞瑟。」

「我不覺得你這是在稱讚我。」亞瑟皺皺眉,不過還是揚起嘴角與伊姆斯握了握手,「你有一個月的時間可以說服我與你合作。」

「當然,我的能力可比你想像的還要好上太多了。」

「那麼。」亞瑟微笑,「讓我看看你的真本事吧。」

 


============
寫到蛋捲時噗嗤的笑出來,因為想到蛋捲心了哈哈
知道我在說什麼的人,我們同一國(blush)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