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貫徹愛與真實的邪惡
關於部落格
此地髒話有.女性向有.慎入.DM在DM區
  • 154726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19

    追蹤人氣

[全面啟動][Eames/Arthur]Ben Amor

站在機場大廳看著柯柏滿臉掩不住的欣喜,亞瑟也露出了淺淺的微笑,對於老友多年以來一直執著的心願終於達成,亞瑟自然為他感到高興。

人群淹沒了教授與柯柏的身影,亞瑟望了眼掛在大廳上的時鐘,正盤算著回到自己那間久違的小公寓時,該先洗個澡再好好吃頓飯,一直沉默站在他身邊的伊姆斯卻在此時將手搭上他的肩頭。

亞瑟轉頭看了他一眼,而伊姆斯臉上卻露出了受傷的神情。

「你的表情像是在告訴我:抱歉,我沒注意到你一直在這裡。」

亞瑟聳聳肩,對伊姆斯的抱怨絲毫不在意,拉起行李箱就要往外頭走,而伊姆斯卻在此時對他揚了揚抓在手中的兩張機票,「要不要一起去度個假?」

「一起?是指誰和誰?」

「我可不會無聊到去邀請Saito或Cobb」伊姆斯彎起略顯豐滿的唇,露出了極其性感的微笑。

「所以是Ariadne了。」亞瑟望向正在免稅商店裡開心的挑著巧克力禮盒的嬌小少女,「如果你是真心的,我會祝福你們,但如果你只是想著要玩一玩......」

「我該感嘆你的遲鈍?還是應該要稱讚你曲解別人話中涵義的功夫無人能比?」看著亞瑟沒有表情波動的眼底閃過一絲笑意,伊姆斯覺得自己順利接收到亞瑟的讚許了,於是他伸手環住亞瑟的肩,拉著他又轉向辦理出境的櫃台,「再過半小時飛機就要起飛了,我們的動作要快點。」

「如果我拒絕,你會怎麼做?」

「噢,那就更好辦了。」伊姆斯的指尖輕輕劃過亞瑟的後頸,「我完全不介意迷昏你,再抱著你上飛機。」

「我想這個世界上可能找不到比你更無賴的人了,伊姆斯」

「我就將這句話當成是對我的恭維收下了,darling」


還來不及問清楚目的地便被伊姆斯拉著上了飛機;飛到西班牙之後,雙腳才剛踏上土地,又被伊姆斯塞進了服飾店內,雖然不是毫無反抗能力,但亞瑟卻希望偶爾放縱自己一次,暫時脫離精準日程表的掌控,想看看這個瘋狂的男人會帶給他多少驚喜......

......或者驚嚇。

「看著我幹什麼?快進去換衣服啊,還是你已經忘記三件式西裝以外的衣服的穿法了,如果是這樣,我不介意為你效勞。」

瞪著悠閒仰躺在籐編搖椅上笑看著他的伊姆斯,亞瑟再次在心中詛咒起自己愚蠢的放縱決定,如果他按照完美的時程安排,現在的自己應該早就在美國的家中好好的休養,而不是被一個瘋子拉來西班牙,甚至還要穿上這可笑的衣服!

亞瑟抓著手裡的服裝沒有動作,伊姆斯的低沉嗓音又越過了簾子傳了進來,「還沒穿好嗎darling?你再不給些反應,十秒後我就要直接闖進去幫你穿衣服了。」

亞瑟恨恨罵了一聲,心不甘情不願的開始解起了領帶,伊姆斯買下並強迫他換上的衣服並不難穿,只要簡單的套上再扣好幾顆疏疏落落的鈕扣就好,但一向習慣穿著正式服裝的亞瑟,一時間還是無法適應身上這套寬鬆的服裝。

「好了嗎?我要進去囉?」

亞瑟掀開簾子走到伊姆斯面前,臉上還帶著一些隱忍的神色,像是他正做著心理準備好應付伊姆斯隨時可能爆出的笑聲。

「你的表情為什麼這麼怪?」伊姆斯打量起換上了新衣服之後,連一向緊繃的氣質都稍微解放了的亞瑟,而亞瑟則是站在原地,雙手有些僵硬的垂放在身側,他想著如果伊姆斯現在叫他來回走個幾步,他很有可能會做出彆扭的同手同腳的動作。

「很好看,我很喜歡。」笑看亞瑟身上穿著的水藍底色繪著大朵扶桑花的寬鬆襯衫還有寬大的短褲,伊姆斯對著亞瑟招招手,要他到自己身邊坐下,「換上拖鞋吧,還有你的髮型也該稍微變一下。」

伊姆斯伸手將亞瑟梳得齊整的髮型撥鬆,幾縷凌亂的髮絲垂到了額前,這個動作像是個催眠暗示般,瞬間瓦解了亞瑟身上帶著的強烈排拒他人的嚴肅氣息。

亞瑟看著伊姆斯身上同款但顏色是大紅色的花襯衫,想開口問他為何要買兩套不同顏色的相同款式,但又擔心伊姆斯會脫口說出這是情侶裝之類的蠢話,於是亞瑟決定閉上嘴,任憑伊姆斯將他塞進計程車後座。

「我們現在要去哪?」

「Paradise」伊姆斯對著亞瑟一笑,轉頭望著車窗外飛逝的風景。


上帝保佑,他們沒真的蒙主寵召,在時速飆到一百二十公里的計程車在酒館前緊急剎車時,亞瑟才稍微放鬆了緊皺的眉,身旁的男人卻從頭到尾都悠哉的笑著,甚至和司機聊個不停,亞瑟站在車道上望著蓋在坡頂的酒館,霓虹燈閃爍的Paradise字樣在黑夜裡格外亮眼。

入夜後的小酒館很熱鬧,男男女女高聲談笑、飲酒,或是躲在陰暗的角落裡旁若無人的調情。

伊姆斯拉著他擠過人群來到吧檯前,老闆娘是位有著濃黑捲髮以及夜色般深邃眼眸的美人,她彎起性感的豐唇對著伊姆斯笑,兩人劈哩啪啦用流暢的西班牙文對談,有聽沒有懂的亞瑟只有坐在旁邊看著他倆,在老闆娘將眼神停留在他身上時適時的露出微笑。

隨後伊姆斯不知為何壓低了嗓音,老闆娘將上身探出吧檯,豐滿的上圍在伊姆斯面前展露風情,伊姆斯將臉湊近老闆娘耳畔細語,惹來她一陣嬌笑,隨後端給亞瑟一杯調酒,又對著兩人說了幾句話,隨即轉身招呼其他的客人去了。

看著伊姆斯臉上的笑,亞瑟皺眉問著,「你跟她說了什麼?」

「她對你很好奇,所以我就向她介紹說你是我的伴侶,我們剛剛完婚,現在來西班牙度蜜月了。」

「噢。」亞瑟連眉毛都不抬一下,平靜的喝起老闆娘免費贈送的調酒。

「你不驚訝。」對於亞瑟過於平靜的反應,伊姆斯反而覺得有些不可思議。

「如果你單純向她介紹我只是你的工作夥伴,我才會覺得你腦子有問題。」

伊姆斯大笑,隨即抱過亞瑟的頭在他右頰落下重重一吻,也許是酒精弄混了他一向自律嚴謹的腦袋,他居然沒有任何反抗的意圖,就只由著伊姆斯不停在他臉上印著響吻。

舞池的角落有一組小型的吉他樂團正在為吉他調音,一開始只是單純的吉他和絃演奏,卻引來了不少人的目光,隨即一位略胖的女士開始唱起了節奏明快的歌,圍繞著樂團的人們開始擺動身體,跳起舞來。

一曲奏罷,眾人的掌聲如雷,而此時有人拉著老闆娘走向了樂團,並且要求她也為各位表演幾曲,老闆娘笑著,也不推辭,便拉過一張椅子坐了下來。

亞瑟聽不懂西班牙文,卻被那略顯沙啞的嗓音所吸引。


安靜的街道上

回聲訴說著:「他的一生都是你的,他的愛戀都是你。」

在冷淡繁星充滿嘲弄的注視之下

今天我回來了


聽著伊姆斯為自己翻譯的歌詞,亞瑟轉頭頭看著他,而伊姆斯對他微笑,「這是我最喜歡的一個部分。」

亞瑟點點頭,而伊姆斯卻拉著他走向舞池中央,「不跳舞嗎?」

亞瑟皺眉,正要拒絕伊姆斯的提議,而眾人卻以為他們是要來表演,全部用力鼓掌起來,伊姆斯對老闆娘使了個眼色,樂團便開始演奏起Volver的前奏,伊姆斯抓著亞瑟的手搭上自己的肩頭,隨後大方的環住亞瑟的腰將兩人之間的距離收緊到幾乎毫無間隙,被緊緊箝制的亞瑟費力的瞪著他。

「我不會跳舞。」

「你都能在無重力空間與傭兵纏鬥兩分鐘了,跳舞想必簡單多了。」

「那是在夢裡,夢境中任何人都可以做到任何事。」

「那何不想像你正在夢境中?缺乏想像力正是你唯一的缺點啊,darling」

亞瑟有些慍怒的重重踩了伊姆斯一腳,然而後者卻只是對他露出微笑,「連踩腳都學會了,跳舞真的不難啊。」

亞瑟輕哼一聲,隨即彎起嘴角淺淺笑開,「既然要逼我學舞,那你得負責教到我會為止。」

「樂意效勞,My sweetheart......」

 

 

===============
告白:超愛阿莫多瓦,昨晚看玩美女人被Volver這首歌戳到
所以就把歌寫進去了www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