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貫徹愛與真實的邪惡
關於部落格
此地髒話有.女性向有.慎入.DM在DM區
  • 154732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19

    追蹤人氣

[全面啟動][Eames/Arthur]優雅的野獸3


亞瑟不記得自己是怎麼走出那棟破舊的大樓的,初次夢境分享的體驗讓他至今仍覺得有些飄飄然,手裡捏著那個男人的名片,硬紙卡的觸感很真實,但他並不確定自己是否依舊身在夢境中。

口袋裡的手機唱起了Edith Piaf的歌,亞瑟按了接聽鍵後數秒才想起自己應該回話,是他的女同事打來關心他的狀況,亞瑟隨口應了幾句,接著便打聽起關於那個男人的情報。

關於伊姆斯,壞的評價多過於好的,不用一分鐘的時間亞瑟便已經清楚了解到了伊姆斯不僅是個罪犯,而且耽溺酒精、賭博以及各種滿足人類欲望的事物。

但他卻是一個能讓女人笑著罵他是個壞傢伙、並且總是掛念的奇妙男人。

亞瑟覺得自己總是沒辦法明白複雜的女人心,但他知道伊姆斯是個危險人物,更明白他不該與伊姆斯有任何除了工作以外的牽扯,甚至不多加考慮,亞瑟揉爛了手中的紙片,毫不猶豫的拋進路旁的垃圾桶中。


假期結束後,亞瑟照常回到學校過他的學生生活,暑假時那一次的夢境體驗彷彿早已被他拋諸腦後,偶爾與事務所的同事連絡,兩方也總是有默契的不提起伊姆斯這個名字,直到某日他在報紙上看見了伊姆斯的大名,還有那總是從容優雅的笑臉。

看著標題上寫著無罪開釋的幾個大字,亞瑟擰起眉,翻閱起手邊一大疊厚重的心靈犯罪學,開始研究起伊姆斯的案件,專心到連午餐都忘了吃,他感覺有個重量正壓在長椅的另一端,亞瑟轉頭,就看見那個險些淪為階下囚的男人正悠哉的拿起他擱在長椅上的三明治咬了一口。

「嘿,好久不見,幹嘛那樣瞪著我看,不認得我了嗎?」伊姆斯笑看亞瑟簡直像是看到鬼一樣的反應,隨即對著不遠處還在對著自己微笑的女學生揮揮手,「說起來你還蠻有名的嘛,隨便抓一個人問都能問到你的行蹤。」

亞瑟不置可否的看了女學生一眼,隨即無視伊姆斯翻起報紙的動作,繼續低頭翻閱資料,而伊姆斯則是把拍那張照片的攝影師嫌到一無是處,就因為對方沒有拍出伊姆斯自認為最好看的角度。

「所以,你不問我為什麼來找你?」

亞瑟聞言總算是將視線從書本轉移到伊姆斯臉上,看著對方一臉期盼的樣子,亞瑟只好無奈的配合。

「為什麼來找我?」

「當然是因為我很中意你。」

亞瑟忍著翻白眼的衝動,不想去細究「中意」這個詞所涉及的範圍與深度。

「所以?」

「我昨晚做了一個夢,我夢到你穿著西裝上法庭,那個模樣看起來真的很迷人。」伊姆斯一笑,又繼續說道,「然後你從位子上站起來時,不小心腳下一滑就......跌倒了。」

亞瑟沒理他,伊姆斯又自顧自的說下去。

「我喜歡你站在法庭上的樣子,可是我更希望你站在我身邊,跟我搭擋。」
「依據心靈犯罪防治法規定,故意入侵他人夢境盜竊資訊、侵害他人隱私,最低可處一年以上的有期徒刑。」

伊姆斯笑著拿起一本心靈犯罪學的書籍翻著,對於亞瑟隨口念出法條來威嚇他這件事完全不以為意,「然後?你覺得這條法律能夠完全防治心靈犯罪的發生?」

亞瑟憤怒的瞪著他,伊姆斯微笑攤手,眼裡的神情卻像是在取笑亞瑟「你還太嫩了」,這讓亞瑟對伊姆斯的厭惡感迅速攀升了幾個層次。

「對於法條,我懂的也許沒有你多,但是在心靈犯罪學還有法庭實務的部分,我絕對能贏過你。」

「所以你是在炫耀自己曾經被控告過無數次,打過很多官司?」亞瑟譏諷道,卻在看見伊姆斯滿臉自得表情時,感覺一股無力感朝他猛烈襲來。

「我只是想跟你說,心靈犯罪是很難掌握確實證據的,你該怎麼證明被害人聲稱的在夢裡被盜取了資料?」

正想反駁的亞瑟瞪著眼睛,發現伊姆斯丟出來的的確是個難以確切說明的問題。

「沒有做過專業訓練的人,是很難在清醒之後還記得夢裡發生過的事情的,所以他們在清醒之後指認夢中見過的人物,這不是很可笑嗎?」

「但是能夠檢驗出體內殘留的Somnacin......」

還沒把話說完,亞瑟又把後半句吞了回去,就如伊姆斯所說的,心靈犯罪這方面還有太多難以界定的東西,亞瑟有些沮喪但沒有把情緒表現出來,決定無視身邊那個大老遠跑來找他就是為了打擊他的信心的混帳,他很快的收拾好東西,準備趕去上課,伊姆斯卻完全沒有離開的意思,逕自跟在亞瑟身邊邊走邊慫恿他加入自己的團隊。

「你放心,我的技術很好絕對不會讓你被抓去關的。」

「如果真的這麼有自信,那你昨天開庭的事件怎麼還會被登到報紙上。」

「不過我被判無罪,這不就證明了我的能力嗎?」

「所以你應該改行去當律師,或者檢察官也可以。」

「嘿,親愛的亞瑟,難道那次的夢境分享體驗還不足以讓你感覺到這份工作的有趣嗎?」

「噢,我只記得最後你說的那句話,以及你的夢中滿坑滿谷的女人,我不像某頭野獸對於慾望有無窮無盡的渴求,所以暫時感受不到當個夢境小偷所應該感受到的樂趣。」

「你會明白的。」伊姆斯微笑,征服的欲望在他心中燃起。

「我可不這麼認為。」

「所以,要不要來打賭看看?我敢保證三個月內讓你愛上這份工作。」

「你的能力果然糟到必須花上這麼久的時間?」亞瑟勾起唇,眼裡寫著的卻是挑釁,「一個月,我就只給你一個月的時間。」

「沒問題。」聽見時間被砍掉了大半,伊姆斯非但不緊張,反而笑得更為燦爛。

看著伊姆斯的笑容,亞瑟這才驚覺自己似乎被人逗著逗著就傻傻往陷阱裡頭跳了。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