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貫徹愛與真實的邪惡
關於部落格
此地髒話有.女性向有.慎入.DM在DM區
  • 154732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19

    追蹤人氣

[全面啟動][Eames/Arthur]優雅的野獸1

「嘿!亞瑟!」

聽見上司喚他的聲音,亞瑟自滿桌的卷宗之中抬起頭,「抱歉,你交代的工作還需要一點時間處理。」

「那些文件歸檔的工作先暫時放著吧。」兩手分別拿著甜甜圈與黑咖啡的微胖男人笑了笑,「待會Stella要去接一位客戶,你要不要跟她一起去?來我這裡實習一個禮拜了,你也不想一直待在辦公室裡做文書工作,是吧?」

亞瑟點了點頭,雖然現在的他只是個實習生,但他一直非常努力,為的就是希望在不久的將來能夠順利成為一位律師。

「決定要跟就快點動作!快快快!」連讓亞瑟收拾東西的時間都不給,踩著高跟鞋的美女律師很快的將亞瑟從柔軟的電腦椅中拉出來,一路拖著他衝進電梯裡。

亞瑟看著Stella對著電梯裡的鏡子梳整頭髮的動作微微一笑,隨即對方纖細的指頭便撫過他額前略捲的凌亂瀏海,「小子,找時間去把你的頭髮修整一下,亂七八糟的。」

亞瑟看了眼鏡中自己的投影,原先就略帶點稚氣的臉龐配上了微捲的短髮,再配上了簡單的襯衫與毛線背心,讓他的外表看起來比實際年齡還要小了幾歲。

電梯一到地下停車場,Stella就迫不及待的拉著他快速跑向停在不遠處的一台紅色轎車。

「為什麼這麼急著要趕過去?」亞瑟有些疑惑的望著發動汽車的同時便猛踩油門、讓還沒繫好安全帶的亞瑟嚇了一大跳的Stella

Stella不答,唇邊的美麗微笑一直沒有消退的跡象,亞瑟也只有沉默的將安全帶繫得更牢一些。


就在兩人趕到市警局後,Stella立刻去辦理保釋的手續,撇下亞瑟一個人和他們所要保釋的對象沉默的對坐著。

那個男人單手被手銬銬在牆上,而另一手卻還悠閒的翻閱著向員警借來的報紙,像是完全沒有意識到自己隨時有可能淪為階下囚的處境,他表現的甚至比只是跟來見習的亞瑟更為輕鬆自在。

注意到亞瑟的視線,男人抬起頭看了他一眼,蓄著鬍渣的臉龐浮現了淡淡的笑容。

「嘿,你叫什麼名字?」

沒有回答。

「我注意到你是跟Stella一起進來的,是她的小男友?」

亞瑟皺眉,覺得眼前這人的輕浮似乎更超乎他的想像範圍。

「我叫伊姆斯。」

亞瑟點點頭,算是有盡到與事務所的客戶打招呼的義務。

「不巧的是,我沒有和男人握手的習慣,所以就讓我們略過這個不怎麼必要的友好舉動吧。」伊姆斯又笑,卻發現那沉默的盯著自己看的大男孩一直沒有露出皺眉以外的表情或動作,「我說了這麼多,你該不會半句都沒聽懂吧?還是你剛才睡著了?哈囉?有人在家嗎?給點反應吧?」

「你還是一點都沒變啊,伊姆斯。」被警察領著走到兩人面前的Stella笑嘆,然後給了伊姆斯一個熱情的擁抱。

「妳倒是變了不少,變得更美更性感了。」伊姆斯的眼神掃過Stella的豐胸與纖腰,毫不掩飾的欣賞起她的美好身材,「不如我們現在一起去吃頓飯?敘敘舊?」

無視就站在兩人身後的亞瑟,伊姆斯抬手環住了Stella的腰,而亞瑟這才了然的點點頭,想通了Stella的急躁所為何來,亞瑟心想他還是早點回事務所去將堆積如山的工作做完比較好,正想和Stella打聲招呼,Stella的手機卻在此刻無情的響起。

亞瑟看著她斂去笑容的側臉,而一旁的伊姆斯看起來似乎比Stella更為失望,確認過那通電話是老闆要求她加班的通知後,伊姆斯無奈的重重一嘆。

「抱歉,我們另外約個時間吃飯吧。」

「沒關係,妳去忙妳的吧。」伊姆斯擺擺手,隨即拖住正想跟著離開的亞瑟的衣領笑道,「至於這小子,可以暫時借給我嗎?」

「可以是可以啦......」看著亞瑟拼命想掙脫伊姆斯掌控的模樣,她笑了笑,「不過......」

「妳放心,我不會把他抓去賣掉的,保證隔天妳去上班時還是能看到完整沒有缺角的他。」

「我還有工作。」亞瑟冷冷的吐出拒絕的話,拼命的扳著那緊扣在自己頸後的大手。

「偶爾休息不是壞事啊,亞瑟,今天就別加班了,我會幫你跟老闆說一聲,那我先走了。」

伊姆斯笑著對走遠的Stella的背影揮了揮手,隨即用力的環住亞瑟的肩膀讓他轉向他所指定的方向。

「放開我。」

「我還以為你不會說話呢,小男孩。」伊姆斯故作驚訝的眨眨眼。

「我還以為你不喜歡跟男人有擦肩而過以上的身體接觸。」瞪了眼正笑嘻嘻的觀察自己的反應的伊姆斯,「還有,我不叫小男孩,我有名字。」

「是嗎?你的名字叫什麼來著?我想起來了,剛剛你一直不肯告訴我,所以我只好再繼續叫你小男孩了,你應該不會反對吧,小男孩?」

「亞瑟。」

「什麼?我聽不清楚。」伊姆斯笑咧了嘴,卻還是故意裝作聽不見亞瑟的回答。

「我叫、亞瑟」有些咬牙切齒的將自己的名字擠了出來,亞瑟不悅的將還壓在他肩上的沉重手臂甩開,而那隻手卻在被甩開的下一秒鐘又主動環上了亞瑟的肩膀。

「很好,既然我們都已經自我介紹過了,接下來就跳過那些無聊的寒暄,直接去吃飯吧。」

「我不餓。」

「但我餓了。」

不顧亞瑟一路的踢打掙扎,伊姆斯強硬的拖著亞瑟走向他常去的一家墨西哥餐廳,輕鬆自在的模樣讓亞瑟恨不得能一拳將他臉上欠揍的笑容打掉。


「你敢吃辣嗎?」在擅自點了滿桌辛辣的食物後,伊姆斯才像突然想起還有個人今晚正與他同桌吃飯般笑問。

亞瑟沒有回答,極為不耐煩的以指尖輕敲著桌面,希望伊姆斯能夠盡快解決食物好放他回家休息。

亞瑟總有一種奇妙的感覺,陪著這個男人似乎比連續工作二十四個小時不休息還要讓人疲累許多,真搞不懂自家的前輩到底是看上了這個粗野的男人哪一點?

「快吃飯,不吃晚餐的小孩長不高。」

亞瑟強忍著將杯中的水全往伊姆斯頭上倒的衝動,執起叉子洩憤似的將食物送進嘴裡用力咀嚼,然而吃的太急太快的後果就是讓自己被辣椒嗆的滿臉通紅,差點連眼淚都被辣出來了。

而對桌的伊姆斯則是保持一貫的笑容問他需不需要喝點水,雖然語氣中不帶任何戲謔的成分,但亞瑟就是覺得伊姆斯讓他非常不爽。

「你真的很像小孩耶,到底幾歲啊?既然能在法律事務所實習,應該就不會還是高中生吧。」

笑看亞瑟猛灌水的模樣,伊姆斯完全不以為自己就是罪魁禍首,還在一旁拼命說著風涼話,「看你這麼瘦,該不會都沒在吃飯?」

咳了許久終於緩過氣的亞瑟抹了抹臉,用略微沙啞的聲音回嘴,「關你什麼事?」

伊姆斯輕笑,不再說話,兩人沉默著共度了一段不算短的用餐時間,就在餐後咖啡送上來之後,亞瑟很快的掏出錢包打算將自己的那份餐點的錢付給伊姆斯,伊姆斯示意他稍安勿躁,喚來侍者結帳過後,伊姆斯很快拉住正想離開的亞瑟。

「先別急著走,帶你去個好地方。」

亞瑟已經沒有多餘的心力可以用來與這個我行我素的男人對抗,他沉默的走在伊姆斯身後,即使伊姆斯不停的說話想逗他開口,亞瑟也僅是百般聊賴的看著沿途經過的街景,完全把伊姆斯當成空氣。

「到了。」領著亞瑟來到一間人聲鼎沸的小酒館,伊姆斯笑著回頭看了看亞瑟,「事到如今可來別告訴我:你還是未成年人,不能進酒吧......」

亞瑟沒好氣的瞪了伊姆斯一眼,像是嫌伊姆斯擋路一樣用力撞開伊姆斯,快步走進酒吧內,而被亞瑟撞了一下的伊姆斯則是挑眉笑著舉起雙手擺出投降姿勢,「嘿,我可沒惹你,火氣別這麼大嘛。」

跟上亞瑟的腳步來到吧檯,熟識的酒保迅速為伊姆斯送上了雙份純威士忌後,將視線轉向亞瑟,「你想喝什麼?」

「......有柳橙汁嗎?」

聞言,一旁的伊姆斯險些將酒噴到酒保臉上,「有沒有搞錯啊,這種東西連女人都不喝,來酒吧就點一些夠勁道的飲料,不要再點小朋友喝的果汁啦!」

亞瑟看了他一眼,在伊姆斯和酒保錯愕的眼神注視中,一聲不吭的便將伊姆斯那杯雙份威士忌一口乾掉。


「可惡,究竟是哪個笨蛋覺得看他出糗可能很好玩,還特地提議要帶小鬼來酒吧的。」攙扶著一具沉重癱軟的軀體站在路邊,伊姆斯沒好氣的低罵,然後抬手招來一部計程車,費了好大的力氣才將爛醉的亞瑟塞進了車後座,「這下可好了,這小子究竟住哪根本沒人知道,我也不想帶個男人回家......」

伊姆斯不悅的皺起眉,癱在一旁的亞瑟卻因為車子搖晃的關係,整個身子軟綿綿的便往伊姆斯肩上倒去,伊姆斯看了眼亞瑟紅的像快要滴出血的臉搖了搖頭,一切都是他愛玩才招來的後果,一人做事一人當這個道理他還是懂的。

無奈的調整亞瑟的姿勢讓他能更輕鬆的靠著他的肩膀,伊姆斯別過頭看著車窗外飛逝的風景,試圖讓自己遺忘有個男人正趴在他的肩頭呼呼大睡的事實。

今晚司機似乎心情很不錯,踩油門踩得很用力,轉彎也轉的相當猛,還清醒著的伊姆斯當然不覺得有什麼影響,然而老早就醉倒的亞瑟可就沒這麼好過了,他被來回甩著,臉還不時撞上伊姆斯的肩膀,最後更直接倒向伊姆斯懷裡,以側躺的姿勢枕上了伊姆斯的大腿。

被亞瑟這麼一嚇,伊姆斯差點從椅子上跳了起來,低頭才發現亞瑟的臉正貼在自己腿上,依舊睡得死沉沒有任何動靜,而亞瑟的體溫隔著西裝布料傳來,讓伊姆斯尷尬的發現自己的小兄弟似乎有甦醒的跡象。

望了眼窗外飛逝而過的旅館招牌,伊姆斯正思考著該叫司機立刻停車好讓他把醉鬼拖下車扔到路邊去,還是該請他加快速度讓他們早點到家。

「我很有良心。」伊姆斯喃喃念著像是咒語般的話,然後無奈的抬頭望向司機,「請你再開快一點。」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