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貫徹愛與真實的邪惡
關於部落格
此地髒話有.女性向有.慎入.DM在DM區
  • 154757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19

    追蹤人氣

[全面啟動同人]Dream A Little Dream Of Me


「嘿!男孩們!都來陪我喝酒吧!」伊姆斯渾厚的嗓音壓過了正在關閉的鐵門發出的噪音,在鐵皮倉庫內盪出一陣陣回音,伊姆斯抱著懷中的兩瓶威士忌,興高采烈的往眾人工作的地方走,「我剛弄到兩瓶好酒,你們一定會喜歡的......怪了,今天怎麼這麼安靜?」

伊姆斯有些疑惑的朝室內望了望,空蕩的空間裡沒有半點人聲,就連總是習慣關在自己的世界裡做些化合物實驗的尤里斯也沒有探出頭來對自己打招呼。

「怎麼回事?大家都出去了嗎?」伊姆斯有些無奈的搔搔頭,有好酒卻只能一人獨飲無非是世上最寂寞的事了,在倉庫裡轉了幾圈,連隻鬼都沒看見,伊姆斯無奈之下,只得繞到亞瑟專用的小隔間去找看看有沒有人在。

踏著悠哉的腳步朝隔間走去,伊姆斯繞過柱子開心的哼著歌,卻看見亞瑟正獨自一人坐在椅子上,手腕上還連接著造夢儀器,伊姆斯微瞇起眼看了看儀器上頭的剩餘時間,確認過亞瑟不會太早醒過來之後,伊姆斯逕自拉過一張椅子在亞瑟身旁坐下,開始仔細端詳起亞瑟的臉龐。

平時總是不苟言笑的臉龐此刻正因睡眠而換上了略微放鬆的表情,伊姆斯伸出手去戳了戳亞瑟的臉頰,亞瑟卻連皺個眉頭都沒有,獨自一人沉浸在夢的世界中,將伊姆斯隔絕在外。

伊姆斯輕哼一聲,套著皮鞋的腳勾上了亞瑟的椅子,正想使力弄倒椅子,眼角餘光撇到了造夢儀器之後的伊姆斯卻又改變了主意,嘴邊勾起了壞笑,拉過了注射針頭刺入自己的手腕,伊姆斯閉上眼睛,一心想著要到亞瑟的夢裡搗搗亂,看一看他氣急敗壞卻又拿他莫可奈何的有趣表情。


伊姆斯睜開眼睛,卻發現自己被關在一個陰暗的空間裡,他皺眉撥開那些披掛在自己身上的不明物體,指尖傳來的觸感讓他確定了自己很可能正被關在某個人的衣櫃裡,毫不客氣的踢開衣櫃木門,伊姆斯跨出雙腳後有些不悅的伸了伸懶腰,隨即悠閒的環視周遭的環境。

簡單卻富有設計感的家具與擺設,還有牆上掛著的英國戰後畫家畫的奇妙抽象畫,伊姆斯微微一笑,更加肯定了這裡就是亞瑟的房間。

「跟那時候一樣,幾乎沒什麼變化嘛。」伊姆斯在房間裡繞了幾圈,隨即拉開落地窗走到陽台往外看,戶外是一片蔚藍寬廣的海洋,潔白的沙灘環抱著大海,風聲與海鷗的啼叫並不惱人,反而還營造出了一股安閒自在的氣氛,而他要找的人正躺在躺椅上,緊閉著雙眼接受陽光的洗禮。

伊姆斯笑著離開陽台,在跨出房間的瞬間便改變了自己的外型成了一名有著金髮的妖艷美女,但伊姆斯很快的停步,心想亞瑟早已不知看過他這副模樣多少次了,就這樣頂著同樣的面孔下樓,亞瑟肯定會在第一時間就認出他是誰,伊姆斯面上的笑容僵了僵,走到穿衣鏡前仔細審視自己的扮相,隨即東修西改,讓原先燦金的長髮轉變為棕色的長捲髮,美麗的臉蛋少了點迫人的魅力,但卻更加親切可人,確認過一切完美後,伊姆斯才踏著自信的步伐走下樓去。


「亞瑟。」

聽見他人的呼喚,亞瑟睜開眼睛,看見一位穿著泳衣的女性逆著光,正微笑著遞過一杯飲料。

「謝謝。」抿了口冰涼的飲料,亞瑟正思考著為何他夢裡的投射人物會這麼主動的對自己搭話之際,那人已經躺上了他身側的躺椅,動作俐落自在的像是那原先就是專屬於她的位子般。

「你看起來臉色不太好,最近太累了嗎?」

「嗯,接了一個相當有難度的任務。」

「需要我幫你放鬆一下嗎?我的按摩技術很好喔。」

「不.....呃......」連拒絕的話都還來不及說,對方已經直接跨坐在他的腰上,亞瑟有些尷尬的看著那名美女對著他微笑,伸手想推開她,卻又因為她雙腿細膩的肌膚與自己磨擦時產生的熱火而有些遲疑。

就在他猶豫的同時,她已經彎下腰去捧著亞瑟的臉恣意親吻,對於因為工作的關係而甚少與他人有親密接觸的亞瑟來說,她的舉動無疑是在點燃即將燎原的烈火,本能的回應那熱烈糾纏的吻,亞瑟低喘著讓她的吻一路沿著下顎、脖子來到胸前留連,欲望來的如此迅猛讓亞瑟的腦子有些停擺,但一個盤踞多時的疑惑仍舊讓亞瑟保持一絲清明的神智。

然而她的吻已經印上了他平坦結實的小腹,就在亞瑟心想重頭戲快來的同時,她的唇卻轉了個方向,移到亞瑟削瘦的腰側用力一咬。

「呃!」

一聲痛呼讓她得意的一笑,隨即在被她咬傷的部位來回舔吻,像是要安撫亞瑟的痛楚般,卻又在亞瑟皺起的眉漸漸舒緩時又在同一個部位咬了一口。

亞瑟驀地睜開眼,用力推開她之後站起身退了數步,隨即咬牙切齒的瞪著摔倒在沙灘上無辜的望著他的她。

「伊姆斯!你在搞什麼鬼!」

「這麼快就被你識破了啊,真是可惜。」伊姆斯拍拍黏在自己身上的砂子站了起來,笑看正一臉防備的瞪著他的亞瑟,「這麼緊張做什麼?我們不是好夥伴嗎?快來給夥伴一個愛的擁抱。」

「見鬼的下地獄去吧。」亞瑟恨恨的罵道,對於太過沒有防備心的自己也是氣憤不已。

「是說你這麼快就能認出我的原因,難道是因為那個嗎?」伊姆斯輕笑,帶著欲望的眼神掃過亞瑟腰際那圈顯眼的紅色牙印。

「除了你之外,我想沒有人這麼愛隨便咬人。」亞瑟沒好氣的回嘴,「你來這裡做什麼?」

「你覺得還能做什麼?」伊姆斯攤手,「無非就是來找你敘敘舊、聊聊天。」

亞瑟冷哼一聲,沒有回話,卻摀著腰上的傷慢慢拉開與伊姆斯之間的距離。

「你怕我嗎?亞瑟。」

「我只覺得你很需要帶上面具。」亞瑟冷笑,「就像漢尼拔醫生用的那種一樣。」

「這些年來我一直很想你。」

伊姆斯突如其來的一記直球讓亞瑟差點絆倒自己摔在沙灘上,他略微皺起眉,看著斂去笑意的伊姆斯滿臉認真的表情。

「你呢?跟柯柏搭擋比和我相處愉快嗎?你有偶爾想過我嗎?」

「伊姆斯......」

「別急著拒絕我,這只是夢,記得嗎?」伊姆斯微笑,極有耐心的安撫著亞瑟,隨即一步步慢慢接近對方。

亞瑟覺得伊姆斯的嗓音就像是摻入迷藥的烈酒般,不知不覺中便麻痺了他的腦子,讓他渾渾噩噩的只懂得傻站在原地等著伊姆斯接近自己,在那雙健壯的手臂圈住他的身體時,亞瑟略為掙扎了一下,卻讓伊姆斯將力道放得更重,兩人就這麼半裸著身體貼近彼此,而伊姆斯卻不滿足於這樣不上不下的狀態,他很快的吻上亞瑟的唇,試圖勾起亞瑟的欲望。

而亞瑟只是被動的接受伊姆斯的親吻,直到他感覺有個硬硬的東西正抵在他的下腹,他使勁推開伊姆斯,泛紅的臉頰依稀可看出亞瑟動情的跡象,而伊姆斯則是不解的望著他。

「怎麼了?」

「你頂到我了。」

伊姆斯會意的一笑,「所以你會讓我做嗎?」

看著伊姆斯性感的笑容,亞瑟也報以微笑。

「想做?門都沒有。」


一離開夢境,伊姆斯便急忙拔掉手上的針管,隨即要往正在拔針的亞瑟身上撲過去,而亞瑟略為閃身便讓伊姆斯撲空。

「不要這麼無情嘛。」

亞瑟沒回話,沉默的收拾儀器,而伊姆斯則是來到他身後試探性的將臉貼上亞瑟的背,亞瑟沒有掙扎,伊姆斯便又大方的將手臂環上亞瑟的腰,兩人便維持著這樣的姿態,誰都沒有說話,直到一道充滿朝氣的女聲劃破這寂靜的氣氛。

「我上完課了,順路買了點吃的過來,有人在嗎?」

「她回來了,快放開我。」

「好,再等我三十秒。」

「現在、立刻、放開我!」

「噓,別吵,我還有二十秒的時間。」

愛莉抱著紙袋一路沿著聽見人聲的方向走來,卻看見亞瑟正揪著伊姆斯的衣領,然後揮動他略顯纖細的手臂一拳打在伊姆斯臉上。

「呃?發生什麼事了嗎?」愛莉眨眨眼,對於眼前衝擊性極高的畫面有些無法理解。

「沒事。」伊姆斯與亞瑟異口同聲的說道,兩人隨即對視了一眼,亞瑟很快的將視線轉開,轉身坐到電腦前開始工作,而伊姆斯則是摸了摸帶血的嘴角,曖昧的眼神投在亞瑟的背影上,笑得極其歡快。

「伊姆斯,你還好嗎?」愛莉有些擔心的看著他,被打成這副豬頭樣還笑得出來,莫非是給揍傻了?

「沒事!讓我看看妳都買了什麼好吃的。」伊姆斯笑著翻起了愛莉懷裡的紙袋,像是什麼事都沒發生過一般。

愛莉來回看著這兩人,總覺得有什麼她不知道的事情正在悄悄發生,然而亞瑟喚她一起做實驗的聲音又讓愛莉興高采烈的將疑惑拋在腦後,將這段團隊生活中的小插曲遺忘得很徹底。

 

 

=========
寫不出肉(欸嘿
想寫可是亞瑟掙扎的超厲害(乾笑

這邊的設定大概是他們在研究怎麼入侵費雪夢境的時候發生的一點小事www
之後很想再補寫伊姆斯跟亞瑟的妄想
關於亞瑟還沒跟柯柏搭擋之前都在跟伊姆斯做啥之類的(笑
大概會是架空長篇  大概

就先醬子
順便召喚同好www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