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貫徹愛與真實的邪惡
關於部落格
此地髒話有.女性向有.慎入.DM在DM區
  • 154757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19

    追蹤人氣

[瓶邪]返魂香12(完)

看見一個本該死了的人站在自己面前,那是什麼樣的感覺?

聽見吳邪在門外喊自己的聲音,老周面上閃過不可置信的神情,但隨即上前去開門迎接吳邪入內。

「小吳啊,你昨晚是跑到哪裡去玩了?村裡的人幫著找你找了好久,就怕你不小心摔到哪個山溝裡求救無門啊。」

細細凝睇著老周臉上的擔憂,吳邪勾起唇角,「沒什麼,昨晚我不知被誰撞了一下結果摔進湖裡頭,費了好大的力氣才從湖裡爬了出來,就為了讓推我下水的人也嚐嚐滅頂的滋味。」

「原來是這樣,我有事得出門一趟,你就待在這裡好好休息吧。」

兩人相對而笑,卻懷著不同的打算,站在門前對著老周的背影揮手,看他的身影徹底消失在路的盡頭後,吳邪深吸一口氣,轉身走進屋內開始尋找任何有價值的線索。

就在他一頭鑽進老周的房間翻箱倒櫃的時候,背脊突然竄過了一股涼氣,就像是有一隻冰涼的手掌正貼在他的後頸一樣,他回頭,只見那位少女幽靈正站在他身後對他招著手,並且指著一道空白的牆,吳邪在牆上摸索了半晌,卻找不到任何像是機關的東西,而少女則是搖了搖頭,稍微抬高了手又往同一個方向指。

弄了半天吳邪才總算懂得她是要自己到屋後的小屋去的意思,吳邪點頭,隨即動身前往那棟神祕的小屋。

這一回,小屋的門上不再掛著沉重的鐵鍊以及鎖頭,虛掩的木門簡直就像是在邀請他入內般,吳邪吞了口口水,小心翼翼的走進屋內。

沒有再浪費時間去一一翻找屋子堆滿的雜物,吳邪走到長桌前站定,深吸一口氣之後掀開覆蓋在上頭的白布,雖然猜測過種種可能,但吳邪卻沒想到老周藏在這間破屋裡的竟然就是引他來到這座村的少女的屍身。

嘻嘻嘻......

少女的笑聲讓吳邪猛地回過頭,而緊緊貼在自己右肩的那張蒼白的臉讓吳邪差點驚叫起來。

「你好啊,吳先生。」

「是妳。」吳邪瞪著斜倚著門框,笑得極為燦爛的柳蓉,吳邪自認生平除了倒斗之外沒有做過太多的壞事,更沒有得罪任何姓柳的人家,任憑他想破了頭也想不透為何她要害自己?

「因為你是張起靈唯一在乎的人。」像是看出了吳邪的疑惑,柳蓉微笑,「正如他所對我做的一樣,我也要奪走他最重視的人。」

「你說他在乎我?這是哪來的怪笑話。」吳邪咧了咧嘴卻沒有笑,如果他真的對自己有情,他就不必成天擔心他是不是又突然心血來潮決定搞失蹤,更不會為了一本根本不知道長的是圓是扁的長生譜讓他自己一個人冒險。

沒有理會吳邪,柳蓉走到長桌前輕輕撫摸著女屍冰冷的臉龐,「這是我姊姊柳蔓,她被張起靈殺死的時候我只有六歲,但我永遠記得那雙沒有感情的眼睛,冰涼涼的眼神盯在我臉上,就像一把錐子刺的我額心發疼。」

吳邪皺起眉,完全沒有進入狀況的想著悶油瓶其實是個不會老的大妖怪的可能性有多高?而柳蓉卻在那頭握著柳蔓的手,細聲講述起當時的狀況。

原來當時柳蔓有一個論及婚嫁的男友,卻在兩人結婚前夕生了大病死了,當時負責打理麒麟祠堂的柳蔓從祠堂裡偷了據傳是麒麟留下的半本長生譜,並且照著裡頭記載的方式,想利用返魂香讓他還魂,就在即將成功之際,老周帶了一個陌生的男人入村。

「那個男人就是張起靈?」

柳蓉看了他一眼,又自顧自的說了下去。

那個自稱是張起靈的男人,殺死了即將返魂成功的姊夫、害死了她的姐姐,還帶走村裡視為聖物的那半本長生譜。

面對柳蓉憤恨的眼神,吳邪輕嘆口氣,「所以說我只是一個無辜被牽連的倒楣鬼?」

「不,做為讓姊姊返魂的寄體,你是幸運的。」柳蓉微笑,漂亮的眼底有著異樣的狂熱,「算算時間也差不多該到了吧,快讓我看看返魂香盛開的模樣......」

柳蓉伸長了手就想去扒吳邪的衣服,而吳邪很快的格開柳蓉的手快步跑向出口,只是擋在那裡的老周卻雙手環胸,有些無奈的看著他。

「抱歉了。」老周苦笑,大手緊緊扣住吳邪的肩頭,吳邪正煩惱著該如何從兩個腦子有問題的變態手中逃出生天,一隻如疾電快速的掌來到老周身後,一記手刀便劈的老周兩腿發軟,昏沉沉的倒向一旁。

隨意跨過躺在地板上的老周的身體,張起靈伸手抓住吳邪的後頸將他一提,像是拎小雞一樣讓他原地站直了好讓他仔細檢查他是否有哪裡傷著了。

「你總算肯露面了,張起靈。」

對柳蓉的冷言聽而不聞,張起靈的視線落在屋子正中央的女屍上頭,即使正考慮著該用什麼助燃劑才能讓那具屍體燒得骨灰都不剩,那雙少有情緒的眼眸卻依舊平靜無波。

「你比誰都清楚返魂香是無法破解的對吧?就算你裝了那副雲淡風輕的模樣,也改變不了你愛的人將死的事實!」

聽著柳蓉的話,吳邪擔憂的望向張起靈,然而對方仍然沒有安慰自己的打算,只是拖著他的手往外走,徹底無視了正追出門外大吼大叫的柳蓉。

「殺人鬼!我就要害死你的愛人了!快像當年殺了姊姊一樣殺了我啊!」

張起靈頭也不回就淡淡的丟出一句話,「返魂香的毒素已經入侵心脈了吧。」

柳蓉瞪圓了眼睛滿臉不可置信的望著他的背影,濃黑的血液不停自嘴邊溢出,她隨即想通了什麼似的苦澀一笑,卻沒有了再追上他們的力氣。

吳邪一邊回頭看著柳蓉咳著黑血的模樣,有些疑惑的問著,「事情就這樣解決了?我可以繼續活到八十歲了?柳蓉為什麼吐血?她服毒了嗎?」

對於吳邪連珠砲似的不停丟出的問題,張起靈同樣以問題回應他。

「吳邪,你相信我嗎?」

吳邪瞪大了眼睛看著張起靈抽出從不離身的黑金古刀,刀尖竟是對準了他的心臟!

「&$^#@^*&......」

對吳邪連串的髒話毫無反應,張起靈又開口問了一次,「你敢把命交在我手上,完全信任我嗎?」

吳邪這回徹底的無語了,他垮著肩膀無力的盯著那已經快要戳破他胸前的衣服的沉黑刀刃,「除了你現在要用在我身上的這個方法之外,就沒有別的更好的方法了嗎?」

張起靈沒有回答,握著刀的手掌又緊了一緊,吳邪無奈的閉上眼睛,主動握住刀尖往自己胸口送,「既然橫豎都是要死,不如就讓我死得痛快一點吧。」

就在吳邪滿口胡話的同時,黑金古刀的刀刃刺穿了吳邪的心臟,從傷口處湧出來的卻是泛著詭異艷藍的液體。

「小哥,很痛耶,你要下手也不事先通知一聲讓我有個心理準備啊......」低頭看著平常總是插在那些怪物身上的刀刃此時卻插在自己的胸膛上,吳邪覺得那個畫面荒謬怪誕的可笑,劇烈的疼痛讓他握緊了拳頭只想往張起靈臉上砸下去,可是逐漸逸散的意識讓吳邪沒辦法對準焦距。

看著那雙總是漾著各式各樣古怪念頭的眼睛慢慢失去神采,張起靈微涼的掌心撫過吳邪汗濕的額頭,「我會救你的,不用擔心。」

他現下的情況可不比在斗裡安全啊,吳邪掀起嘴皮想抗議,下一秒便感覺張起靈的掌心冰涼涼的貼在自己的胸口上,舒服得他都想閉起眼睛美美的睡上一覺,而吳邪的確這麼做了。

小心的將一塊紅黑色厚實的板狀物貼上吳邪胸口,確認過傷口不再出血之後,張起靈總算放鬆了些許,看著在生死關頭還能眼一閉睡得昏天黑地的吳邪,張起靈微微拉開嘴角的弧線,然後輕輕的將吳邪抱進懷裡。


經過大半個月的休養,吳邪的戰鬥力已經回復到滿格的狀態,只不過三叔還是擔心他的傷勢,所以勒令他不准外出亂跑,只能乖乖在家養病。

而向來閒不住的吳邪空有滿腔的精力卻無處發洩,只好去將目標轉向還待在他家裡當食客的張起靈,打著病人有資格任性的旗幟不停的對著張起靈問東問西。

「小哥,你用來救我的那塊玩意兒是什麼?」

「......」

「對了,你上回說過是麒麟血,可是麒麟不是只存在遠古的傳說中嗎?就算你想去殺神獸取血,也不見得就能找到神獸吧,難不成那是你的血?」

張起靈閉著眼睛,完全不給任何反應,而吳邪又自顧自的問了下去,直到張起靈再也不想聽到某人在耳邊聒噪不停,直接以吻堵住他的嘴為止。

 


=========
喔耶,完坑
中間好像歪來歪去的詭異的很,民那請有愛的無視吧(打
因為太愛寫架空又太愛塞自創人物鋪劇情,結果好像有點重心偏移
寫得很心虛

下次如果還有機會寫瓶邪同人的話,我會努力寫兩人世界的(笑
感謝隔了兩年還在追坑的親,還有之前有給過支持的親們都是好人,愛你們
俺圓滿的爬開了(頂鍋蓋閃板磚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