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貫徹愛與真實的邪惡
關於部落格
此地髒話有.女性向有.慎入.DM在DM區
  • 154732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19

    追蹤人氣

[瓶邪]返魂香11

黑暗的樹林中,破敗的小屋門鎖被卸了下來,從木板間隙以及窗戶的破口中洩出昏黃的燭光,而老周就站在房間一角,任憑少女的手掌拍向自己的左頰。

啪的一聲脆響,老周的左臉很快的便出現了五指紅印,他咧咧嘴正要開口,下一個巴掌隨即印上了右臉。

少女繪滿黑色蔓藤圖紋的右手極為纖細,然而在盛怒下所能發揮的力氣卻不容小覷,老周苦笑著望向她,看著她揚起了手卻又氣急敗壞的跺了跺腳,終究沒有將那第三個巴掌甩上老周的臉。

她理了理頰邊沾黏的髮絲,一雙漂亮的眸子帶著怒意瞪著老周。

「不想幫忙的話你就直說,我和姊姊都不會怪你的。」

「如果我不打算幫妳,我又何必把那小子送進村裡?」

「那你為什麼還要把他推下水!我費了多大的力氣才說服村裡的人幫忙打撈,忙了大半夜卻連根頭髮都沒撈上來!」

「不是我推的。」

少女瞇細了雙眼來回掃視著老周的臉,隨即冷哼一聲,「你想做什麼我不管,但是絕對不准妨礙我的計畫。」

「小蓉......」

「不要叫我!」一把揮開老周正欲搭上她的肩膀的手,柳蓉望著平躺在木桌上那位面容與自己有幾分神似的少女。

「妳真的要做?萬一失敗了?」

「那又怎麼樣?我就賭這麼一個微薄的機會。」柳蓉俯身將臉頰貼上了柳蔓冰冷的胸口,緩緩的閉上眼睛,「就算失敗,我也要拉著吳邪一起陪葬。」

「跟妳有仇的不是張起靈嗎......吳邪他是無辜的啊。」

「正因為跟我有仇的是張起靈。」柳蓉歪了歪嘴角勾起扭曲的笑容。

就在柳蓉開始與老周談論起接下來的計畫與佈局時,窗外一抹黑色的人影無聲無息的融入了昏暗的景色後,悄聲離開了。


呆坐在冰冷的石頭上,吳邪有些茫然的瞪著眼前黑暗的空間,而張起靈從山洞外走了進來,手裡還握著一隻山雞,看見吳邪發呆的模樣,張起靈依舊沉默,只是將手裡剛死不久的山雞甩進吳邪懷裡。

吳邪愣愣的看著躺在自己懷裡早已氣絕的山雞,「這是讓我生吃的意思嗎?」

張起靈看了他一眼,隨即熟練的生火、拔雞毛,然後將山雞掛上烤架開始烘烤的動作,吳邪抱著膝蓋坐在一旁看著張起靈的動作,一向多話的他竟然在此時選擇了靜默,而不是揪著張起靈的衣領刨根究柢的問問題。

「小哥,我好像做了一個蠻奇怪的夢。」

張起靈看了他一眼,沒有回話,而吳邪也早已習慣他的惜字如金,逕自說了下去。

「我夢到我快死了,為了找解藥我翻山越嶺跑到一個小山村,最後居然在看女孩子跳舞的時候被推下水,差點淹死。」

張起靈還是沒說話,凝視著火焰的眼眸沒有半點情緒波動,吳邪隨即解開胸前的衣扣往左胸看了看,那幅冷艷妖異的罌粟圖還在原處,連葉子都沒有少半片。

「不是夢啊。」吳邪輕嘆口氣,學著張起靈的動作凝視著架在火上的那隻烤雞。

「等天亮你立刻走。」

吳邪疑惑的轉頭看了眼張起靈,然而那張英俊的臉蛋還是沒有表情,以為自己是打擊過大出現幻聽了,吳邪掏掏耳朵將視線轉回。

「不要讓我說第二次。」

吳邪這回可就肯定他聽見的絕對是張起靈的聲音,然而說的並不是他一直想知道的關於返魂香與長生譜的解釋,吳邪皺起眉頭,「讓我走我就走?憑什麼讓我聽你的。」

張起靈不說話,手掌朝著吳邪的方向伸過去,以為自己就要挨揍的吳邪嚇的急急閉上眼睛,然而張起靈卻只是越過吳邪,執起了放在吳邪身旁的幾枝枯木。

睜開一隻眼睛偷瞧著張起靈的反應,見他沒再有其他動作,吳邪又壯著膽子開口問道:「長生譜究竟是什麼?」

「你不必知道。」

「那個女人說了,想要活命就找你討要長生譜。」

「放毒害你的人說的話你也信?」

「呃......」被張起靈的話堵得無語的吳邪鬱悶了半晌,隨即不畏艱難的繼續發問,「小哥,你身上真的有長生譜嗎?」

「......」

「那這裡有?」

等了許久還是得不到回答,吳邪積了許久無處發洩的怒火此刻也熊熊燃燒起來,他折著手上的枯枝,並且將其一截截丟入火中,靜默在兩人之間迅速擴大成難捱的詭異氣氛。

然而張起靈卻像是完全不受這氣氛的影響,或者該說他根本不在意,他伸手取下了烤熟的雞肉遞給生著悶氣的吳邪。

「吃。」

「不要。」

「那算了。」不理會吳邪憤恨瞪視自己的眼神,張起靈隨意撕扯著雞肉塞進嘴裡,看著張起靈的動作,吳邪愣了愣,決定不再忽視乾扁的肚子的抗議,硬是從張起靈手中搶下一塊肉吃了起來。

「吳邪,你回家。」

「沒把返魂香這事解決掉我怎麼能安心的走?」

「你留在這裡會死得更快。」

「是啊,八成是被你氣死的吧。」吳邪冷笑,隨即抬手隨意抹了抹嘴邊的油漬,「既然橫豎都要死,不如就當個明白鬼。」

張起靈不說話了,只用冰冷的眼神盯得吳邪頭皮發麻,吳邪重重哼了一聲,隨即繞過張起靈往山洞外走去,只不過他才走沒多久就後悔了,目前他唯一掌握的線索與關鍵全都繫在張起靈身上,如果不跟著他一起行動,也不知道自己要瞎闖多久才能理出頭緒來。

吳邪走走停停,猶豫了許久,決定還是回頭去找張起靈好好談一談。

不過當他再次踏進山洞時,洞內早已空無一人,就連燃燒營火的痕跡也一併被清除,雖然已經不是第一次遇上張起靈鬧失蹤,不過吳邪覺得自己從來沒有像這一次一樣這麼生氣過。

嘴裡叨叨念念罵著,吳邪也只有選擇回到村裡繼續尋找線索。

然而就在他所不知道的某個陰暗角落處,張起靈正安靜的守望著他的背影,從來不曾遠離。

 

===========
雖然過十二點了不過硬要說這是二更(咳血
一個人也很快樂啊哈哈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