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貫徹愛與真實的邪惡
關於部落格
此地髒話有.女性向有.慎入.DM在DM區
  • 154726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19

    追蹤人氣

[瓶邪]返魂香10

明亮的日光隨著老周推開窗戶的動作灑進室內,塵埃混潮濕的臭味撲鼻而來,吳邪環顧周遭髒亂的環境,在看起來像是飯廳的一個角落擺著一張圓桌和三張椅子,桌面還擱著一鍋稀飯還有幾碟小菜,老周小聲嘟囔著,一邊走向左邊開著門的小房間。

「不好意思啊,因為太久沒有人來拜訪,客房都積滿灰塵了,你先在四周隨意逛一逛吧,等我把房間整理好再通知你。」

吳邪點點頭,照著老周的話將行李往門邊一擱,隨即走出屋外呼吸新鮮空氣,站在門邊往村裡望去,便可以發現老周的屋子和其他居民的房子離了相當遠的一段距離,究竟是他被眾人孤立,抑或是他生性不愛吵鬧就不得而知了。

吳邪繞過用木片簡單製成的圍籬往外走,屋後是一片不算濃密的樹林,微風滑過樹梢時帶起了一陣清爽的氣味,吳邪深吸一口氣,覺得疲憊的身體又重新清醒過來了。

乾燥的枯葉不停在吳邪腳下發出破碎的聲音,他漫無目的的在樹林內走著,直到眼角餘光瞥見了樹林深處有一棟更古舊的小屋,好奇心一起便難以抑制的吳邪加快速度,很快的便來到掩藏在林木之中的木屋。

從外表看起來像是一棟廢棄倉庫,腐朽的木材像是勉強使用糨糊黏合般鬆散卻又奇異的擁有彼此支撐的力量,破裂的窗玻璃一直沒有修補完成,上頭積滿厚厚一層泥灰,吳邪快步走上前,從窗玻璃的破洞往裡頭望進去,小屋內光線昏暗不明,他只能勉強看出屋子的正中央似乎擺放了一架長桌,上頭擺放用布裹著的某種「物體」。

無論他如何瞪眼都還是無法看清掩藏在髒汙布料下的物體的真面目,吳邪不死心的又將主意打到木門上掛著的被嚴重鏽蝕的鎖上。

儘管這片樹林如此寧靜安和,絲毫感覺不出有任何足以危害生命的危險存在,但吳邪仍不由自主的屏住氣息,緩慢移動的腳步沒有發出聲音,就在他的指尖即將觸碰到掛鎖的同時--

「你在這裡做什麼?」

被身後突如其來的聲響嚇得差點跳起來,吳邪拍拍胸口安撫急速跳動的心臟,回過頭才發現站在自己身後的是沉著臉、語氣兇惡的老周。
有別於初見時老周滿臉親切笑容的樣子,此刻的老周渾身散發著異樣凶狠的氣息,彷彿只要吳邪再多碰到那鎖半次,他便會打斷他那雙恣意妄為的手一般。

吳邪尷尬的張口正欲解釋,卻發現老周瞇起爬滿魚尾紋的眼睛,微笑著拍拍他的肩膀,「嚇著你了嗎?真不好意思啊。」

「不、是我的錯。」

「沒關係,古人說的那句話叫什麼來著:『知錯能改,善莫大牛』嘛。」

吳邪乾笑著不知該不該糾正老周的錯字,然而老周臉上的笑容越來越親切。

「希望這件事不要再發生第二次了,否則會發生什麼事情我可不敢保證。」斜著眼睛看了呆住的吳邪一眼,老周眼底溫和的笑意卻讓人不自覺的渾身發冷,「你聽明白了嗎?」

吳邪點點頭,滿臉真誠的表示他絕對不再犯,而老周則是來來回回仔細審視了吳邪的表情,最後才終於滿意的一笑。

「走吧,天色要暗下來了,我準備了一點吃的東西,雖然是粗食不過還能稍微填填肚子,吃飽之後我再帶你去看今晚舉辦的祭典。」

吳邪沒敢說話,只能亦步亦趨的跟在老周身後,然而那棟破敗的小屋的身影卻盤據在吳邪腦海中,像隻調皮的貓兒般不時的伸出爪子抓撓,勾引吳邪的好奇心。


飯後老周果然如約帶著吳邪前去參加村裡的祭典,無月的夜色裡,僅有湖心的平台燃著明亮的燈火,橘紅色的光芒映照著漆黑的天空,湖畔早已站滿了參觀祭典的村民,吳邪站在外圍墊腳張望了很久,卻還是被層層疊疊的村民的背影遮掩了視線。

「小吳,來這邊。」

原本已經鑽進人群裡的老周又突然探出頭來對著吳邪招招手,吳邪握著他的手使勁的擠過許多人,不過那些人卻沒有一個開口抱怨,反而是將全副心神都放在即將開始的祭典上。

吳邪好不容易在湖邊站定,還來不及向老周道謝,祭台上有人便敲起了一面大鼓,渾厚的鼓聲震盪湖面清冷的空氣,也打碎了村民們的喧鬧聲。

山林之間尤如沉睡般寂靜,僅有鼓聲還迴盪在其中,突地鼓聲一停,取而代之的是竹笛高亢清亮的聲音,笛聲乍響之際,一抹披著雪色薄紗的身影便像憑空出現一般翻上祭台,從那頭披肩的長髮以及曼妙的身材可以辨認出那是一名少女。

而此時的少女卸下了原先披掛在身上的薄紗,光著身子隨意的在祭台上行走,由於距離的關係,吳邪只能隱約看見少女身上似乎畫滿了某種特殊的黑色花紋,那些彼此蔓延糾纏的黑色圖型就像是活生生的藤蔓一樣,緊緊束縛著少女的身體。

少女揚起手,腳尖不停輕點跳躍,時而扭腰在半空中翻轉自己柔軟的身體,輕靈優雅的動作讓人不禁懷疑少女是否沒有體重,否則如何能抗拒大地強烈的引力作用,而跳出那些令人驚嘆的舞步。
吳邪轉頭原本想詢問老周,少女的祭舞以及她身上繪著的花紋是否有什麼特殊的意義?老周卻不知在何時離開了,身邊所見盡是一張張陌生的臉孔,然而他們全都和吳邪一樣,雙眼綻放著興奮的光芒,目光不肯稍稍離開少女半刻。

吳邪又將視線調轉回到湖心,此時少女的舞步已經越來越繁複,中途加入的小鼓敲擊的節奏也越來越快,少女手腳上掛著的鈴鐺甩動時的清脆聲響彷彿能蠱惑人心,吳邪看得極為入迷,背後卻突然被人撞了一下,他原先就站得有些靠近湖岸,由於太過專心在於觀看表演上頭,因此後頭的人這麼一撞,吳邪便直接摔進了湖裡。

吳邪落水的聲音沒有引起任何人的關注,而他驚嚇之餘連嗆了幾口水之後,試圖划動手腳想游回岸上,卻發現自己的身體不聽指揮,腳踝更像是被什麼東西緊緊揪住一般,一股拉力直直將他往下扯。

這是葬著麒麟的湖。

吳邪腦中突然閃過了老周說過的關於這座湖的故事,他睜大眼睛試圖在濃黑的湖水裡找到糾纏著自己雙腳不放的東西,卻隱約只能看見水底生著大量的水草,就像女性的墨色柔軟長髮一樣,在水流之中輕緩的流動著,然後一絲絲糾纏上吳邪的腿,直至他無法動彈為止。

吳邪潛下水去試圖要將綑在自己腿部的水草撕開,只是他所摸到的那些滑膩水草的質感柔韌,並非使用人力便能輕易扯斷的。

感覺到肺部存積的空氣含量越來越少,吳邪更用力的掙扎希望有人能注意到水流的異樣,然而隨著祭典的樂聲逐漸緩和,吳邪的意識也慢慢的渙散......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