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貫徹愛與真實的邪惡
關於部落格
此地髒話有.女性向有.慎入.DM在DM區
  • 154757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19

    追蹤人氣

榆樹街靈能偵探14


「要再來一杯紅茶嗎?劍子先生。」

「好,麻煩你了。」

榆樹街的某間偵探事務所內,一對男女正在桌前對坐著享用熱騰騰的早餐,黑髮少女望向自家主人的睡房,「要不要請主人起床用餐呢?」

「沒關係,讓他多睡一會吧。」阻止了少女起身的動作,劍子搖了搖頭。

「不知道主人究竟碰到什麼可怕的事,居然連劍子先生的事都忘了。」穆仙鳳輕嘆一口氣,「當初主人費了那麼大的力氣才終於讓您點頭了,現在居然忘得一乾二淨......」

劍子沒有回話,墨黑的眸裡浮出無奈的情緒,他作夢也沒想到那個費了極大的心力就為了讓自己搬進來與他同居的男人,會在他入住的當天失蹤,劍子還記得他終於回應他的要求時,那人唇邊漾著的是比蜜糖更甜美的笑容,而今他看向自己的眼神雖然帶著依賴,卻仍舊有些許防備,面對個性全然不同卻有著相同的一張臉的龍宿,劍子仍然有些不習慣,更心疼他這段時間的遭遇。

從龍宿手腳上被綑綁過的痕跡推斷,龍宿很有可能被不知名的人士綁架並且囚禁了相當長的一段時間,只是他與穆仙鳳卻從來沒有接到對方要求交付贖金的訊息,可見對方要的並不是錢,而除了某個堅持著自己的正義、與龍宿有過幾次不愉快的衝突的男人,劍子實在想不出龍宿還有什麼可以稱得上是仇家的人了,只不過買兇綁架實在不像那個人會做的事。

既然犯人的動機不是為財也不是為仇,那到底是為了什麼?

劍子正皺眉苦思著,從龍宿房內傳來重物落地的巨響卻打斷了他的思考,他與穆仙鳳對視一眼,隨後起身走向龍宿的房間。

「你沒事吧,龍宿?」

「什麼事都沒有!汝可別進來!」

聽見龍宿慌張的聲音,穆仙鳳掩著嘴笑了起來,「想不到主人也會拒絕劍子先生的關懷,這真是太不可思議了。」

「被這樣無情的拒絕,我覺得有點受傷。」

也許是聽見了劍子的玩笑話,木門很快的開啟,龍宿從門縫探出頭來,然而視線才剛與劍子對上,那雙燦金的眸子馬上就浮現了詭異的的神色,隨即又砰的一聲把門關上了。

劍子苦笑著正想回去用餐,龍宿卻開門走了出來,看見還站在房門前的劍子,他伸手扒了扒凌亂的紫髮,欲言又止的望著他。

「怎麼了?」

「不......我只是......我好像想起了一些事。」

「所以想找我求證?」

龍宿點點頭,而穆仙鳳很快的跑來,興奮的看著他,「您想起什麼了,主人?」

「這個、有點兒童不宜。」

聽見龍宿的自言自語,劍子對穆仙鳳安撫的一笑,隨即拉著龍宿走進房間裡,將正在好奇的望著兩人的少女隔絕在房門外,「是有關我的事嗎?」

龍宿盯著房內的大床,在夢裡所見的發生在這張床上的那些事讓龍宿的臉染上了些許粉色。

夢中的他將劍子推倒在柔軟的床褥上,他渴望擁有劍子的一切,光是擁抱似乎還不足以安撫他體內翻騰的強烈欲望,然而即使龍宿一次又一次的占有了劍子,棲息在體內的欲求卻彷彿從無饜足的時候。

視線落在劍子豐潤的雙唇上,龍宿又是一愣,下定決心要問清楚的問題很快的又被他拋到九霄雲外去了。

「你想問什麼事?我的身高體重還是年齡?」

明白劍子是開玩笑好讓他擺脫尷尬,龍宿很快的開口問道:「吾們究竟是什麼關係?」

「上司與下屬、朋友、室友、戀人,你比較喜歡哪種關係?」劍子眨眨眼,墨色的眸子很快的漾滿了笑意,他望著還在原地發愣的龍宿,隨即心情很好的離開房間。

龍宿站在原地消化他拋出的選擇題,半晌之後才終於回過神,「他列出的選項裡有『戀人』這項,由此可見吾會做那樣的夢並非沒有原因啊......」


「龍宿還好嗎?」

「剛睡醒,看起來精神還不錯。」

佛劍點點頭,同樣為好友能夠順利回歸這件事感到高興,但佛劍這次來訪卻還有別的目的,他拿出一個褐色的信封交到劍子面前,看著對方拆封倒出了沾滿暗褐色污跡的懷表。

「這是?」

「阿格尼絲.哈金斯。」

一聽到這個名字,劍子的眉心很快的糾成一團,數個月前哈金斯夫婦曾經委託過他尋找獨生女阿格尼絲的下落,只是阿格尼絲就像人間蒸發一般,無論是警方或者是哈金斯夫婦委託的各個偵探事務所都無法查出關於她的任何消息,而哈金斯夫婦也從未放棄尋找女兒的念頭,看著那隻沾著污漬的懷表,劍子心頭浮動的卻是強烈的不安。

「在哪裡找到的?」

「阿格尼絲最後一次被人看到的地方。」

「你開玩笑的吧?」阿格尼絲失蹤的那座公園幾乎每一寸土地都被員警以及私家偵探們刨開來搜尋過一次了,只是佛劍嚴肅的臉上看不見半點笑意,劍子有些無力的垂下肩膀。

佛劍沒有回話,抬頭看著正端著茶水走進客廳裡的龍宿,「好久不見。」

龍宿對著突然向自己打招呼的男人點點頭,隨即求助的望向劍子。

「他是佛劍,我們三人是很好的朋友。」劍子招手要龍宿坐下,知道他是特意去找穆仙鳳並且搶了她端茶的工作,索性就讓他留下來聽他們談話,而龍宿則是好奇的看著桌上的懷表,若不是那位名叫佛劍的男人表情太過嚴肅,他很有可能就會伸手拿起懷錶把玩了。

「你通知阿格尼絲的父母了嗎?」

「阿格尼絲是名字嗎?姓氏呢?」龍宿突然開口,語氣急切的問道,而佛劍雖然覺得疑惑但仍然為他解答。

「哈金斯,她的全名是阿格尼絲.哈金斯。」

劇烈的心跳聲震動著龍宿的耳膜,他愣愣的看著懷表,銀質表面上的暗褐色污漬正對自己張牙舞爪。

「目前我們只找到懷表,還不能輕易的判定阿格尼絲是生是死,只不過她失蹤了這麼長的時間,很有可能......」

「她死了。」

龍宿的話打斷了正在對談的佛劍與劍子,兩人不約而同的轉頭望向龍宿,並且看見他臉上完全不像在開玩笑的表情。

「你知道你在說什麼嗎?龍宿。」

「她死了,已經死了。」無暇顧及他們的反應,龍宿像是被人掐著脖子逼迫一般不停的強調阿格尼絲已死,極為肯定的語氣讓佛劍臉色一沉。

龍宿卻滿臉不知所措的表情,就像他也不明白自己究竟從何導出這個結論,但龍宿卻非常肯定這個答案是正確的。

令人背脊發涼的笑聲在龍宿腦中迴盪,他伸手摀著眼睛卻在一片漆黑中看見了刀尖冰冷的光。

 他看見一雙恐懼的眼睛直直瞪著自己。

舉著斧頭的強壯手臂猛地揮下--


==========
喔啦啦,阿靈超不給面子不讓我好好的寫開頭
後來發現他根本不在戀愛模式,一寫到大師的部分她整個精神就來了
所以明顯看得出前後落差(躺

巽巽兒生日嗨皮
拿這篇送你蠻沒誠意的哈哈
所以就口頭祝福了-3333-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