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貫徹愛與真實的邪惡
關於部落格
此地髒話有.女性向有.慎入.DM在DM區
  • 154726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19

    追蹤人氣

榆樹街靈能偵探13

13

「除了右手的骨頭裂傷之外,手腳上的擦傷並不嚴重,細心照顧幾天就會好了。」穿著白袍的醫生提筆在病歷表上刷刷寫下幾行文字,望了眼坐在另一頭等著診療結果的劍子之後,又看了看自己身邊一直很合作的病人,「話說回來,我還真的是看不太習慣你這副模樣啊。」

龍宿低頭看著自己身上破爛的衣裳有些尷尬,而劍子則是在一旁插話,「無塵醫生,關於龍宿失去記憶的問題有什麼更好的解決方法嗎?」

「這種病症沒有特效藥,只能靠著身邊熟識的親友幫忙引導。」無塵說著,別有深意的眼神便在劍子臉上轉了一圈,然而對方總是古井無波的平淡表情讓他唇邊的笑紋更深,「他的記憶有可能突然間就恢復,也可能永遠不會恢復,這段期間最好能讓他在熟悉的環境中慢慢適應,如果你能陪在他身邊,多告訴他一些和他喪失的記憶有關的事情的話,他恢復記憶的機率也會提高不少。」

「我明白了,謝謝您。」

「不用客氣,待會記得到櫃檯去領藥,還有,有空的話找個時間回家吃飯吧。」

「知道了。」劍子對著從小拉拔自己長大的養父一笑,隨即轉身輕拍龍宿的肩膀,「走吧,我們回家了。」

龍宿率先跨出了診療室大門,安靜的走在長長的醫院走廊上,而劍子始終和他維持著三步左右的距離緊緊跟在自己身後,被人照看守護的感覺讓龍宿覺得非常安心,他與那名叫做劍子的男人今天才第一次見面,但是他總會覺得那人是可以放心讓他依靠的人。

只要他陪在身邊就會覺得心情很平靜,這種感覺究竟是屬於被他拋在某個角落的「以前的龍宿」所有?或是專屬於他對他的真實感受?

「龍宿,你傷口還痛嗎?」看著一路沉默的龍宿的背影,劍子開口問道,但龍宿遲遲沒有轉過頭,劍子還猜想著他是不是沒有聽到他叫他的名字,於是又多喊了幾次,龍宿這回才終於反應過來,轉身面對劍子。

「抱歉,吾一時間沒有意識到汝是在喊吾的名字。」

「沒關係,我想你還不太習慣吧。」劍子笑了笑,隨即走上前去與龍宿併肩走著,「我可以問一下你這段時間究竟都在哪裡做些什麼嗎?我和佛劍都很擔心,還有鳳兒她......」

劍子沒有把話說完,但從那位少女的反應就能看出她是真的非常關心他,雖然龍宿也很想解釋清楚自己這一個月的行蹤,但腦子卻一片空白,偶爾掠過的一些畫面也僅是破碎模糊的片段,龍宿考慮許久,決定要把他在木屋醒來之後的經歷告訴劍子,但是刻意省略了那段詭異的幻象。

劍子邊聽邊點頭,一邊詢問著他認為有必要仔細探查的細節,偶爾側著頭思考的表情非常迷人,龍宿就這麼邊走邊盯著他的臉,竟然也不覺得無聊,反而還看得津津有味。

「我知道了,我會去和佛劍商量看看,請他派人去搜索你說的那棟小木屋,言歆會送你回家,你就好好的休息吧。」對著等在馬車旁的默言歆點點頭,劍子伸手撫順龍宿頰邊零亂的髮絲,而龍宿則是內心糾結於該不該閃避劍子親暱舉動而顯得表情僵硬,但劍子似乎不以為意,揮了揮手就算是道別,隨即穿越馬路走到對街。

「主人,請上車。」

被默言歆的話喚回遠逸的心神,龍宿這才驚覺他的視線緊緊追隨著那抹白白的、漸漸小到就快遠離他的視野的身影,而身旁默言歆似是習以為常的反應讓龍宿皺了皺眉。

「習慣這種東西真是可怕啊。」一直盯著那人的背影瞧,這肯定是以前的自己常常做的事情吧,龍宿搖頭嘆息著,隨即在默言歆的幫忙下鑽進馬車裡,才剛坐定他又伸手將車廂的小窗打開,又朝著那人離開的方向望去。


一看到龍宿手腳包滿繃帶、右手甚至打上石膏的模樣,一直等在門口的穆仙鳳眼眶很快的就紅了,龍宿正想開口安慰她幾句,穆仙鳳卻又露出開朗的笑臉,拉著龍宿就往浴室裡走,龍宿乖乖的讓她把自己的衣服剝光,坐進浴盆裡任由少女擺布,而穆仙鳳細心的用毛巾一次又一次輕柔的擦拭龍宿的身體,龍宿則忙著四處張望,欣賞起這間寬大且佈置得頗為豪華的浴室。

穆仙鳳手上的動作越來越慢,最後她終於克制不住自己的情緒,低垂著臉任由淚水不停落下,龍宿皺起眉,少女的淚顏讓他的心一陣陣的揪疼,他抬手抹去穆仙鳳臉上的淚水,溫濕的液體卻依然不停的滑落沾濕他的雙手。

「您能回來真是太好了。」

聽著穆仙鳳哽咽重複著同樣的一句話,龍宿只有緊緊握著穆仙鳳的手,像是安撫不安的孩子般溫柔的說道,「吾回來了。」


費了好大的力氣才哄得穆仙鳳終於破涕為笑,洗了個香噴噴的澡又換上了乾淨的衣服的龍宿心情顯得格外的好,在用過簡單的晚餐之後,穆仙鳳便領著他來到他的房間,而龍宿站在門邊往裡頭望了眼那張比雙人床還要大上幾個尺寸的大床,笑容瞬間凝固在唇角。

「吾是不是睡相很差,因為常常睡到摔下床所以才特意買了這麼大的床?」

「主人的睡相好不好要問劍子先生才知道。」穆仙鳳朝龍宿曖昧的眨眨眼。

「為何要問他?」

「因為主人和劍子先生共用一個房間啊。」

「......汝的意思是:吾倆不僅住在同一個屋簷下,還同床共枕?」

穆仙鳳點點頭,有些猶豫該不該將兩人的關係在自家主人面前點明,不過看主人的反應,劍子先生可能還沒提過,穆仙鳳考慮了一下,決定還是不要對兩人之間的事情涉入太多為妙。

「但吾們不是單純的朋友關係嗎?睡在同一張床上也未免太......」

「主人這是在害羞嗎?」穆仙鳳輕笑著,帶著調侃意味的眼神落在龍宿身上。

龍宿愣了愣,這才發覺他可能被穆仙鳳逗著玩了,龍宿板起臉佯怒說了她幾句,而穆仙鳳則是看透了自家主人並不是真的在對自己生氣,反而俏皮的吐了吐舌頭,很快的笑著退出房間。

躺上舒適的大床,龍宿隨意抓過一個軟枕枕在腦後很快的便睡著了,在他睡得迷迷糊糊的時候似乎有人打開房門走了進來,並且坐在床沿對著自己說話,不過因為他實在太過疲累,就連睜開眼睛回應的力氣都沒有,那人也只是伸手撥了撥覆蓋在他臉上的零亂髮絲,隨後輕嘆一聲,龍宿想挽留那雙溫柔的手,想讓他再多陪自己久一點,然而龍宿最終還是沒有做出任何反應,只是安靜的躺在黑暗中。

房門再次被開啟,那人走到門邊對著門外的人說著話,明亮的光線照進房內,龍宿微微抬起眼皮,卻只能看見一抹逆光的模糊影子,也許是察覺到他的視線,那人轉身望向自己低聲說道:「安心睡吧,我會陪著你。」

龍宿勾起唇角滿意的一笑,隨即沉入更深更甜的睡眠中。


=========
我有很乖Orz(持續肩膀痛ing)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