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貫徹愛與真實的邪惡
關於部落格
此地髒話有.女性向有.慎入.DM在DM區
  • 154726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19

    追蹤人氣

榆樹街靈能偵探12

他在黑暗的空間中醒來,在視覺無法正常運作的狀況下,其餘感官便顯得更為敏銳,他可以感覺自己的每一次呼吸震動周遭的空氣,以及腳踝和手腕上傳來的難以忽視的刺痛感,側過身想用右手撐起上半身時,彷彿從骨髓裡鑽出的劇烈疼痛讓他倒吸了一口冷氣,某些不雅的字眼險些就要飆了出來。

「有人在嗎?」他試著喊了一聲,小心的探出左手在四周摸索著,除了帶著霉味的空氣之外,他的指尖並未碰觸到任何實體,右手骨頭傳來的痛楚讓人越來越無法忽視,坐以待斃也不是他的行事風格,他決定主動出擊,想辦法離開這個詭異的地方。

沒有任何光線可供導引,他只得一步步緩慢而小心的向前走著,直到感覺左手掌觸上了某種粗糙的表面,他才停止了前行的動作,指尖傳來的扎手的觸感,就像他正摸在一片未曾細心修整過的木板上,他站在原地摸索了片刻,但沒有任何值得一提的新發現,他只有繼續扶著木板往前走,就在繞過第三個轉角後,他終於摸到了某樣異於木板的冰涼觸感。

從指尖的觸摸與探索的動作得來的資訊,他猜想著也許自己終於找到了離開這個怪異空間的關鍵--門鎖,他試著轉動門把,但是從門把上傳來的阻力讓他皺起眉,他不悅的抬起腳踢了面前的木板一腳,而那片看似單薄的木板卻依舊無動於衷的立在他的面前,他又試著踢了幾腳,但全是浪費力氣的行為,他嘆了口氣,隨即往後退了幾步,藉著助跑的衝力將自己的身體狠狠往木板上撞去。

碰的一聲,門板應聲而倒,然而由於一時煞車不及,他也跟著那片木板重重的摔倒在地。

「痛......」他躺在門板上呻吟著,戶外明媚的日光正溫柔撫觸著他周身,他眨著刺痛的雙眼,有些狼狽的抹著眼角的水分,左手腕上一圈鮮紅色的擦傷與暗色瘀痕勾起了他的注意力,他低頭拉起褲腳一看,雙腳的腳踝上同樣裹著類似的傷痕,右腳上的皮鞋雖然有些髒,但仍舊好好的套在他的腳上,至於左腳則是光溜溜的連一隻襪子都沒有套上,他有些好笑的看著自己奇裝異服的模樣,卻怎麼也想不起為何他會淪落到這種淒慘的地步。

回頭往方才的小房間望去,那是一棟外表就像是農舍倉庫的木造平房,透過陽光照射的內部空間裡沒有任何擺設,就連屋頂都是隨意的用乾草堆疊而成的,長年的風吹雨淋讓小木屋看起來有些老舊,他揉了揉腳踝上的傷後站了起來,被太陽曬得昏昏沉沉的還有些傻楞的腦袋裡空無一物,但總是傻站在原地並不能解決任何問題,望了眼小木屋後頭成片的濃密樹林,他決定先離開,只要記得路線的話,事後想再回來就隨時可以回來的,他沿著開滿了黃色小花的小路走了幾步,又回頭就著陽光往小木屋裡張望。

霎那間他耳邊響起了巨大的嗡嗡聲,彷彿有無數的蒼蠅正忙碌的貼著他的耳畔繞飛,而那本該只有純木色澤的牆壁染著血一樣的鮮紅色澤,空曠的小木屋裡此時堆滿了人體,或男或女皆被人隨意丟棄般堆疊成了一座小山,暗紅色的血液自人堆底部緩緩流出,眼看著那血就要淌出小木屋的門了,他摀著嘴將臉轉開,強壓下欲嘔的衝動後,再回頭看了一眼那棟木屋,方才的恐怖景象卻像是一場夢境般消失的一乾二淨,就連耳邊蒼蠅煩擾的拍翅聲都停歇了,時間彷彿在瞬間凝結。

一朵蒲公英的絨毛緩緩順著微風自他面前飄過,他這才像是終於想起自己必須呼吸才得以生存一般重重的喘了一口氣。

看著空無一物的小木屋內部,他不禁開始懷疑方才所見的有如地獄一般的慘狀只是一場短暫的白日夢境,只是那令人窒息的濃厚血腥味至今彷彿還殘留在他的鼻腔內,久久不散......


坐在辦公桌前的劍子此刻顯得有些煩躁,手裡握著的鋼筆正有一搭沒一搭的輕輕敲著記事本的紙頁,被塗塗寫寫了許多文字的頁面上標示了許多數字與日期,而劍子則是盯著頁面開頭的第一行字發著愣,就連穆仙鳳端著茶走進房間都沒有注意到。

「請休息一下吧,劍子先生。」

劍子抬頭看了容貌稍顯憔悴的穆仙鳳一眼,微笑著點點頭,隨手接過的蜂蜜餅乾咬沒幾口就被他擱在一旁,視線再度像是受到牽引一般停留在記事本上的一行字上頭。

四月五日,龍宿外出,至今未歸。

穆仙鳳輕嘆一口氣,看著劍子有些消瘦的臉龐低聲說道:「不知道主人現在究竟在哪裡?有沒有每天吃飽睡好呢?」

「放心吧,我了解你家主人,以他事事要求華麗與完美的性格來說,就算他現在在荒郊野外,他一樣會想辦法讓自己的生活過得舒適自在的。」

聽了劍子的玩笑話,穆仙鳳轉頭悄悄抹掉眼角的淚水淺笑,為劍子的體貼而感到窩心的同時,也為自己居然讓劍子擔憂這件事感到愧疚,這一個多月來,劍子為了自家主人的失蹤案忙得焦頭爛額,卻從來不讓他們看到他的疲憊,反而總是帶著笑容安慰她:「龍宿這回只是貪玩過頭了,玩夠他自然會回家的。」

而劍子嘴上說得輕鬆,心裡卻總是感覺不踏實,拜託佛劍進行的搜索行動也一無所獲,他知道龍宿一定是碰上什麼事情才會不與他們連絡就突然消聲匿跡,劍子不願意往不好的方向想,但是日復一日不斷累積增生的失望卻開始逼迫劍子做好心理準備,以便面對隨時可能出現的最糟糕的結局。

看著穆仙鳳的背影,劍子無聲的嘆了口氣,隨即起身決定再去找佛劍談一談,希望能夠得到一些有用的消息,而穆仙鳳也忙著整理好情緒,準備送劍子出門。

就在大門開啟的一瞬間,那抹黯紫的背影便躍入了劍子的眼底,劍子張了張口,正在猶豫該不該喚出那個名字,只因為此時站在他面前的那人全身的衣服幾乎沒有一處完好的地方,不僅沾滿灰塵泥垢,有許多地方更是破損的極為嚴重,只是那頭蓬亂糾結的紫髮以及略顯消瘦的身形都不停的讓他想起那個失蹤許久的男人。

「是你嗎?龍宿?」略為遲疑的開口喊道,但是那人卻沒有任何反應。

「劍子先生,別忘了您的手杖......主人?」穆仙鳳瞪著前方那個穿著紫色衣服、渾身髒兮兮的男人,「主人?是您嗎?您回來了嗎?」

紫髮的男人對於劍子和穆仙鳳的呼喚完全沒有任何反應,只是微偏著頭望著天空,劍子快步走上前去扳過男人的肩膀,在看見男人的臉龐的瞬間,一直緊繃著不曾放鬆過的眉心也終於鬆動。

「龍宿,你終於回來了。」

「主人!您讓仙鳳擔心死了!」少女略顯嗔怒的跺跺腳,但是掛在她美麗臉龐上的卻是絕美的笑容,她跑向男人一把抱住他的手臂,對方卻只是掙動了一下,抽回自己被緊緊環抱的左手,隨後疑惑的望著劍子。

「......龍宿?」

「龍宿,你怎麼了?是不是哪裡不舒服?」

「龍宿......那是吾的名字嗎?」

「主人您別開玩笑了,那當然是您的名字啊!」少女在一旁笑著回答,甜美的笑容卻在對上了男人迷惑的眼神時漸漸退去。

「吾名叫龍宿?那汝們呢?汝們又是誰?為什麼會知道吾的名字?」

劍子皺起眉,與穆仙鳳對望了一眼,眼前這個無論是長相或是聲音全都與他熟識的疏樓龍宿一模一樣的男人,卻以更為無辜的眼神在他倆之間來回移動。

 

 

====================
嘿嘿,我沒梗廢柴煌又回來挖坑啦
之前的蝴蝶因為拖太久就忘了後續要瞎扯甚麼東西
所以直接放棄(毆打)

因為前陣子看了很多有關記憶喪失的小說
所以就莔了這個感覺超難寫的題材

嗯我會努力不棄坑的,真的,大神保佑能夠早點填完(躺)
今天肩膀痛,就暫時到這了Orz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