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貫徹愛與真實的邪惡
關於部落格
此地髒話有.女性向有.慎入.DM在DM區
  • 154726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19

    追蹤人氣

【福爾摩斯】上帝的惡作劇

寫在前面:

此為穿越惡搞文,如不能接受穿越者請不要再往下拉了謝謝。寫這篇的起因是某次跟朋友聊天時,他們說到小說版跟電影版的W個性差很多,於是某隻無聊的就想:如果能把兩邊的華生交換過來,福爾摩斯的反應一定很有趣,於是就鬼上身敲打出來了,咳......雖然我寫得不太好笑啊,抹汗

華生是怎麼穿越的?關於這點我也不知道,請容我使用「前略」二字代替(毆)

至於版本問題就不要太糾結了,硬要說的話只能說這是小說電影打散之後的亂七八糟雜燴Orz

配對為:電影H/小說W

不想踩雷的親現在可以趕快按小紅叉或上一頁了XDDDDDDDDDDDDDD

 

 

 

 

 

 

 

 

 

 


【上帝的惡作劇】


「嗯?怎麼好像發生了很不得了的事......」險些讓橫在房間中央的木椅絆倒的華生嘆了口氣,隨手將椅子扶好,隨後探頭看著沙發裡沉睡著的大偵探。

「福爾摩斯,醒醒。」抬手搖了搖福爾摩斯的肩膀,只得到了幾聲意義不明的輕哼,「在這裡睡覺會感冒的,回床上去吧。」

「床......我昨天在房間裡做實驗時不小心把床弄垮了,那時候你不是還罵了我一頓嗎?」睜開酸澀的眼睛看向華生,福爾摩斯有些疑惑的盯著華生的臉,也許是他剛睡醒眼睛有點花,不然他怎麼可能會在華生臉上看到這麼溫柔的表情?

 「垮了?真拿你沒辦法,不然你今晚跟我一起睡吧,這麼冷的天氣如果感冒可是很難好的喔。」

「華生,你真的願意讓我跟你同床?」福爾摩斯臉上的喜色很快的被不解的神情取代,「不過你不是嫌我睡相不好,還有不愛乾淨,所以不肯讓我睡你房間嗎?」

「你不愛乾淨也不是一天兩天的事吧。」 華生微笑說著,福爾摩斯卻露出了比看到怪物還驚恐的表情,他很快的甩開了華生朝自己伸過來的手沉聲問道:「你是誰?」

「我是你的室友,約翰.華生啊。」

 「不......你不可能是華生,可是那張臉還有身材全都一模一樣,不太可能是變裝,要單靠化妝變成另一個實際存在的人實在太困難了......」福爾摩斯從沙發上跳了起來,點燃了他從不離身的菸斗邊抽邊來回踱著步子,「可是總覺得某些地方很奇怪、非常奇怪......」

 牆上的掛鐘敲響,向兩人宣示了現在時刻是半夜三點,而華生卻沒有對自己明顯是在製造噪音擾人清夢的舉動有任何意見,反而是站在一旁微笑的守望著陷入深思中的他,福爾摩斯猛然抬起頭,抓著菸斗狠狠的指向華生。

「你到底是誰?」

「我說過了,我是約翰.華生。」華生攤手無奈的道。

福爾摩斯有些煩躁的抓亂滿頭鳥巢似的捲髮,最後皺著眉走到一直堅持自己就是華生的那個陌生男人面前,揪著他的耳朵把他的臉左右翻轉、毫不客氣的伸手探進他的衣服裡找出皮夾翻看,最後抽走了男人一直拿在手上的軍刀拐杖確認過後輕嘆一口氣,「我認得這些東西,全都是華生的。」

「這下你該相信我了吧。」

「我不是不信。」福爾摩斯揉著發疼的額角,讓自己重重跌進柔軟的沙發中,順手又接過了華生遞過來的止痛藥片和一杯水,「看吧,我的華生居然也有如此貼心的舉動,真讓我懷疑你的腦袋是不是哪裡出了問題?需不需要我請一位醫生幫你檢查一下?呃,抱歉,我忘了你也是一位醫生啊,你自己身體的狀況應該自己最清楚,對吧?」

抬起眼皮想偷看華生被自己激怒後的反應,不過華生似乎對他的話無動於衷,仍舊關切的凝視著他,「還有哪裡不舒服嗎?」

「有......你的態度讓我蠻難適應的。」

「如果你不希望我在場,我可以先回我的房間。」華生沒有對他的挑釁話語做出反應,只是轉身準備離開,「如果有任何需要,我就在隔壁,隨時喊我一聲就行了。」

「喂、呃,抱歉,雖然你長得跟華生一模一樣,但我真的不認為你就是華生,至少不是我認識的那一個。」福爾摩斯握著手中的杯子,銳利的眼神直直釘在華生的臉上,「可以麻煩你解釋一下現在的狀況嗎?」

「我也不知道該怎麼向你說明才好,其實我也不是很了解這件事情發生的原因,以及即將產生的後果。」華生拉過椅子坐下,換了個舒服一些的姿勢後,他開口了,「你相信有平行世界嗎?福爾摩斯。」

 

【認真你就輸了】


「平行世界?」福爾摩斯有些想笑,他沒想到身為醫生的華生也會相信這種超乎科學理解範圍的事。

「是的。」華生點點頭,「也就是說,在我所在的世界裡,還有另一個跟你長得一模一樣,同樣聰明且有魅力的男人,另一個夏洛克.福爾摩斯。」

「好吧,我就姑且相信你是從......另一個世界過來的,但是你來這裡的理由是什麼?又是透過什麼途徑?你可別想告訴我說兩個世界的接壤處有一扇門,只要輕輕一推就能到達另一個空間了。」

「關於這一點,我只能說我真的不知道。」

「難不成你是一覺醒來之後就發現自己身處在並非自己熟知的這個空間裡,世上還有這麼詭奇的事嗎?」

「差不多就是像你說這樣。」華生苦笑,「我也希望能夠早點回到我的世界,但是我並不知道回去的方法。」

福爾摩斯將頭靠上沙發椅背輕吁了一口氣,「所以說,這個世界的華生,我認識的那個嘮叨又粗暴的華生是到了你的世界去了?」

「我想應該是這樣沒錯。」華生的表情有些古怪,也許是在想像自己「嘮叨又粗暴」的模樣,不過從他臉上的表情看來,顯然他不太能夠適應自己另一個面貌。

福爾摩斯癱在沙發上若有所思的盯著華生瞧,最後他終於放棄去理解眼前的華生所提出的怪異想法,相信華生是出門時跌倒撞壞腦袋比相信他是來自另一個世界來的容易許多,「明早我會去請一位醫生來替你看診的,早點休息吧。」

「福爾摩斯?」

「我睡了,晚安。」捲過毛毯窩在沙發上,福爾摩斯背對著華生喃喃自語,「這一切只是夢,認真你就輸了,夏洛克.福爾摩斯。」


【我想我是還沒睡醒】


「赫德森太太送早餐來了,你要起來吃嗎?福爾摩斯。」

「......不要。」

「那我請她先收走了。」華生的聲音漸漸遠離,福爾摩斯眨了眨眼,還沒能對焦的視線範圍內一片模糊,關上房門後走回他身邊的華生則是開始彎腰收拾起被他扔得滿地都是的衣服以及各種雜物,「真是的,不是告訴過你有髒衣服就要拿出來請人清洗嗎?我真的不知道你究竟是怎麼從這一片混亂中找到你想要的東西的。」

「當然是靠推理技巧。」福爾摩斯轉身嘟囔著,期待能聽見華生的怒吼,可惜回應他的只有華生的低笑與特意放輕力道收拾東西時發出的極輕微的聲響,於是他又皺眉翻過身對著正在他面前忙個不停的華生,「你去看過醫生了沒?」

「你不必為我擔心,我身體健康的很,倒是你不改掉不吃早餐的習慣的話,胃總有一天會被弄壞的。」

「不,我覺得有問題的是你的腦袋。」

「我知道你很難相信我昨晚所說的話,因為連我自己都不太能夠理解了。」華生輕嘆一口氣,「不過既來之則安之,慢慢找,總有一天能找到回去的辦法。」

福爾摩斯在沙發上呆坐很久,看著華生臉上那除了溫柔之外再也找不到別的形容詞的表情,撫了撫手臂上的雞皮疙瘩後,他隨手從髒衣服堆裡撈出一套比較沒那麼骯髒的衣服換上,隨即走出房間。

「你要上哪去?」

「下樓冷靜一下......」福爾摩斯抹抹臉,深吸一口氣後往赫德森太太的廚房裡走去,而正站在爐邊忙碌的赫德森太太一看見福爾摩斯,便抬手招呼他讓他坐下。

「餓了?要不要吃點東西?」

「不了,謝謝。」福爾摩斯單手支著臉頰,看著赫德森太太的背影在小小的廚房裡轉來轉去,「赫德森太太,您有沒有覺得今早的華生看起來有些古怪?」

「古怪?他看起來不像生病也不像受傷啊。」

「不,我指的是他的態度,似乎比起以往更加溫文有禮,十分客氣。」

「華生醫生一向很親切又溫柔,不是嗎?身為他的室友的你應該更清楚這件事吧。」

福爾摩斯乾笑,為了替華生保持他在赫德森太太面前的紳士形象,他沒有說出華生常常在家裡大聲吼他、囉哩囉嗦的指責他又偷穿他的衣服、或是在他又毒死他們的狗時作勢要拿軍刀拐杖痛揍他一頓的事情。

「唉,我好想念華生。」

聽見福爾摩斯的喃喃自語,赫德森太太輕笑指了指廚房的木門,「他來了,你可以當著他的面把這句話說給他聽。」

力度適中的敲門聲響起,門外傳來的是華生溫和的聲音,「福爾摩斯,你的委託人來了,不出來見一見嗎?」

「不了,我想我是還沒睡醒......」疲倦的揉了揉臉,福爾摩斯無力的將沉重的腦袋擱上餐桌。

「真是難得啊,福爾摩斯先生。」赫德森太太微笑著在福爾摩斯身邊坐下,優雅的啜飲早餐茶,「您不是最喜歡辦案子了嗎?而且這次華生醫生也在,我還以為您會興高采烈的衝出門去和華生醫生會合呢。」

「因為那不是華生啊。」福爾摩斯無奈的嘆息,面對赫德森太太疑惑的表情,他也只有苦笑的份,「至少不是你我熟知的那一位約翰.華生。」


【我想要他回來】


福爾摩斯窩在沙發上,一邊看著一旁正在振筆疾書的華生一邊點起菸斗,大量的煙霧很快的在密閉的室內擴散,簡直就像是突然起了一陣濃霧般,兩人陷入了伸手不見五指的狀態,他可以聽見從濃霧那端傳來了華生的咳嗽聲,以及腳步聲,而華生卻只是走到窗邊將窗戶打開,似乎完全沒有動氣。

「華生。」

「什麼事?」

「你看,我在抽菸喔。」

「我知道。」

「我正在把這棟房子弄得像是火災現場。」

「別真的燒起來就好,赫德森太太會很傷心的。」筆尖在紙面上一頓,華生稍微思考了一下,隨即開始另一段文字書寫。

「最近天氣太冷了,所以我決定到天氣回暖之前都不要洗澡。」

「是嗎?那你要注意別得了難治的皮膚病了。」

「對了,我昨天從你的衣櫥裡拿走了一件大衣,兩條褲子還有一件襯衫。」

「記得洗乾淨還我就行了。」

「全都被我弄破了,你還記得吧,我前幾天跟著瓊斯警探去辦案了,因為過程太過兇險,所以衣服弄破純粹是不可抗力,你能理解吧?」望著華生的臉,福爾摩斯心裡期盼的卻是否定的回答,然而華生卻很快的打破他的期望。

「當然,下午我會再請裁縫過來一趟,你也該多做幾件外出服了。」

徹底被華生的回應擊倒的福爾摩斯無力的垂下頭,「你為什麼都不生氣啊,華生。」

「為什麼要生氣?」華生微笑看著比起他所熟知的那位還要更加孩子氣許多的大偵探。

「因為我抽菸、我不乖乖吃飯、我不洗澡、我偷拿你的衣服穿,這樣你全都不生氣?你該生氣的吧!」

「只要我知道你是位紳士就夠了,這些都是能慢慢改進的小缺點,不是嗎?」

看著華生臉上溫和到似乎有些刺眼的微笑,福爾摩斯又把自己縮成一團倒在沙發上,有些欲哭無淚的想念他那位粗暴又愛嘮叨總是「身體力行」表現出他對自己的關心的華生了。

「你們什麼時候才能交換回來啊?」

「我也不知道,一切全憑上帝的旨意吧。」


【好日子】


華生出門去了,沒案子可辦又沒有室友可鬥嘴的福爾摩斯穿著睡袍無聊的躺在地上,抽著菸斗伸手抓取身邊的雜物,試圖讓自己在無事可做的日子裡找到一點樂趣,房門卻在此時突然被來人用力打開,門板差點撞上他橫放在門前的腳,「小心點,華生。」

對他的抱怨充耳不聞,華生皺眉俯視著正在灰塵與雜物上頭亂滾的福爾摩斯,「你在做什麼,福爾摩斯。」

「我是在做實驗,看看這樣在地上滾一圈能讓身體黏住多少灰塵。」

「你真的想做的話,我不介意幫你在全身上下塗滿膠水,再做一次對照組的實驗。」華生冷笑,隨即踢開腳邊的玻璃空罐以及髒衣服,「我真的不期待你改掉邋遢的習慣了,福爾摩斯。」

「呃,你昨晚不是還說只要你認為我是位紳士......」

福爾摩斯話沒說完便被華生打斷,「我從不認為你是位紳士,至少是不合格的紳士。」

聽著華生對自己的貶抑,福爾摩斯非但不生氣,垮下的嘴角卻有隱隱上揚的跡象。

「一位紳士所該具備的良好品行在你身上似乎都找不到啊。」華生搖頭嘆氣,「所以現在你是打算繼續躺在地上,等我把你跟其他垃圾一起掃出去,還是你要自己爬起來,下樓去洗澡把自己弄得乾淨點?」

看福爾摩斯依舊沒有動作,而是躺在原地笑著看他皺眉責罵他的模樣,華生疑惑的用腳尖頂了頂福爾摩斯,「你怎麼回事?可別告訴我,我離開的這段時間裡你每天都用古柯鹼麻醉自己的大腦,我跟你說過多少遍了,要戒掉!那東西對身體的傷害太大了,我可不希望看到我的好友福爾摩斯變成一個意志軟弱、沒有古柯鹼就活不下去的人。」

「我知道,我會戒掉。」福爾摩斯笑著朝華生伸出手,而華生雖然無奈卻也乖乖的伸手拉起福爾摩斯,藉著拉扯的力道,福爾摩斯順勢來到華生面前,一把抱住那似乎比記憶中要瘦削幾分的男人。

「華生,我好想念你。」

「我知道,你能不能先去洗個澡......」

「你能回來真是太好了。」不顧華生的掙扎,福爾摩斯又將華生擁得更緊,而華生抬起手拍了拍像個孩子般任性而不肯放手的福爾摩斯笑了笑。

「我回來了。」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