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貫徹愛與真實的邪惡
關於部落格
此地髒話有.女性向有.慎入.DM在DM區
  • 154757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19

    追蹤人氣

【福爾摩斯】貝克街邋遢偵探(上)

「現在該我大顯身手了。」

說了這句話的名偵探福爾摩斯手上仍舊端著不離身的菸斗,上身卻趴在窗沿上伸長了脖子朝樓下張望,正好瞧見了華生與瑪莉走出公寓門口,瑪莉對著華生說了幾句話,而華生則是帶著溫柔的笑容回話並且攙扶瑪莉上了馬車。

福爾摩斯瞇起眼睛,動也不動的凝視馬車車窗宛如耐心等待獵物的獵人,就在馬車車門關上沒多久後,車伕便驅策馬匹們快跑離開了貝克街。

他沒有抬頭看看我,一次都沒有。福爾摩斯扁著嘴回過頭,發現警探還站在房間門口疑惑的望著他。

「怎麼了嗎?福爾摩斯先生。」

「華生跟瑪莉小姐看起來感情很好。」咬著菸嘴喃喃自語的福爾摩斯一邊搔著微捲的頭髮,一邊坐上堆滿雜物的沙發,「根據我的分析,他們感情好的原因可能是華生單身了太久,終於出現了一位年輕貌美的小姐對他表示好感,所以他沒有遲疑便直接考慮到共同生活的可能性上。」

「呃......」

「第二點可能的原因,雖然說這個華生會生氣......因為華生是個紳士,而且是個開業醫生,也就是說他是個有錢又長得不錯的紳士。」

「我可以打斷一下嗎?」

「第三點可能的原因......唔、唔......果然是因為那個嗎?」皺眉扭頭望了望還尷尬的站在原地的警探,「你覺得華生夫婦感情好的可能原因是什麼?」

聽著福爾摩斯連珠砲且不用換氣似的拼命講完一長串的話,警探的臉上浮現了既佩服又覺得有些好笑的表情,「您難道不覺得華生夫婦感情好是件好事?為什麼還要特意去分析這種理所當然的事呢?」

「理所當然?為什麼這麼說?」福爾摩斯難得端正了坐姿,目光在警探臉上來回梭巡。

警探一笑,「華生夫婦感情好,當然是因為他們很相愛嘛。」

喀咚一聲,福爾摩斯手上的菸斗墜落在腳下的波斯地毯上,將上頭華麗的織紋燙出了一個小小的黑印,福爾摩斯慢吞吞的彎下腰撿起了菸斗重新塞回嘴裡,滿臉若有所思的表情又望向書桌上擱著的華生送給他當作生日禮物的鋼筆。

「是嗎?你是這麼想的啊。」

「是,所以我們現在可以去現場蒐證了嗎?」警探掏出手帕抹了抹額頭,不知道是不是自己出現了幻覺,總覺得福爾摩斯在肯定了他的意見之後,那雙總是充滿自信的眼睛一瞬間浮現了近似落寞的情緒。


遞過抹上果醬的炸麵包片,瑪莉帶著幸福的笑容看著對桌自己的丈夫邊看著報紙邊露出微笑,「怎麼了?有什麼有趣的報導嗎?」

「妳看這個。」華生笑著將手上的報紙交給瑪莉,並且示意她看頭版新聞上的照片,「福爾摩斯大鬧倫敦,這標題下得真不錯。」

瑪莉也笑,那次在餐廳被福爾摩斯用高超的推理技巧羞辱的事情她雖然已經不在意了,但是福爾摩斯的無禮與直接了當的說話方式還是讓她難以忘懷,她低頭看著照片上那名偵探遠遠的站在離警探有一段距離的地方,彆扭的側著頭,很不給記者面子的用濃密的後腦頭髮與耳朵入鏡。

「福爾摩斯先生真是個有意思的人。」

一聽瑪莉這麼說,華生臉上的笑容很快收斂起來,「上次的事情,希望妳不會介意,他一向對別人不太客氣。」

「我知道,我已經不生氣了。」瑪莉微笑將手覆上華生的手背,「對他而言我只是個不知道從哪裡冒出來的女人、一出現就打算搶走他的好朋友,所以他會在意很正常吧。」

聽見瑪莉的話,華生明顯鬆了一口氣,反手握住瑪莉那雙並不算柔嫩的小手輕聲說著,「謝謝妳能理解,也謝謝妳答應成為我的家人,我會盡我所能好好愛護妳,絕對不讓妳受苦。」

「約翰,我現在非常幸福喔。」瑪莉走到華生身邊輕吻他的額頭,對著他露出燦爛的笑臉。

相較於這頭的濃情蜜意,貝克街那頭的福爾摩斯日子過得可就不太順心了。

少了華生在身邊,福爾摩斯不停的往菸斗裡裝填菸草的動作也就沒人能勸阻,黑暗的房間裡充滿了煙霧與焦油的臭味,他的視線停駐在被他隨手扔在房間角落的報紙上,回想著上次偵辦案件時的情況。

推理依舊一如往常的順遂容易,只是總覺得心裡空空的、身邊空空的,像是少了點什麼?

再拿起兩份報紙比較,福爾摩斯也只能看出一張照片有華生挺直著背站在自己身旁,另一張照片只有警探與自己,中間的空白地帶冷清的讓人介意,福爾摩斯揉了揉發疼的額角,伸手往抽屜裡翻攪想找出華生離開前留給他的常備用藥,只是因為雜物太多,尋找的過程並不順利。

就在福爾摩斯動了氣,準備將整個抽屜的東西全倒出來再好好的翻找一番的同時,門外傳來了急促的腳步聲,隨後響起的是敲門的聲音,沒等他回應,門外的人便逕自開了門走進房內隨意走動,偶爾伴隨幾聲輕咳,也許是因為被煙霧嗆著了的關係,福爾摩斯連忙熄了手上的菸斗,看著對方模糊的身影在黑暗中走來走去,然後在落地窗前站定,刷地一聲將窗簾全數拉開。

抬手擋去窗外刺眼的陽光,福爾摩斯眨著被明亮的光線刺得生疼的眼睛,有些遲疑的喚道:「華生?是華生嗎?」

那人大力推開窗戶讓新鮮的空氣進入房內,隨即轉過頭看向福爾摩斯,「有案件想請你幫忙,福爾摩斯先生。」

福爾摩斯愣了愣,皺起的眉心像是打上了許多死結般緊鎖,「......原來是你啊,瓊斯警探。」

「怎麼?您不樂意見到我?」瓊斯一笑,隨即有些驚異的看著自己每踏一步便能揚起一陣飛塵的骯髒地板。

「不,沒什麼。」福爾摩斯笑了笑,又掏出火柴重新點上菸斗,「有工作上門,我怎麼會不開心呢?」

第二天早上,福爾摩斯順利破案的報導又上了報紙頭條,只是這次的照片顯得有些古怪,福爾摩斯就躲在瓊斯警探的背後,只伸出手來對著鏡頭打了一個意義不明的手勢,而瓊斯警探則是扭過頭拼命的想看福爾摩斯究竟在自己背後做什麼?導致兩人出現了同時不露臉的情況,雖然照片拍得不好,但是並不妨礙報紙熱銷的程度。

福爾摩斯捧著房東太太剛送進房內的報紙得意的笑,嘴裡的炸麵包片被他咬得咯吱作響,隨後舉著叉子對著房門大喊:「這下你總該知道了吧,華生!我根本就不在意你是不是不在我身邊,我一個人辦案也可以辦得很快樂,哈哈哈。」

福爾摩斯笑得得意,古怪的笑聲還嚇著了正在樓下準備午餐的房東太太,只是他沒想到華生家這天的報紙會因為他失手打翻了咖啡而整份毀掉,所以他根本沒有看見他在拍照時做的那個只有他倆才懂得的小暗號,也就完全沒有接收到福爾摩斯自得其樂的挑釁。


「瓊斯警探?真是好久不見了。」看著走進診療室的最後一位病人居然是跟福爾摩斯關係不錯的瓊斯警探,華生有些訝異的一笑,「身體不舒服嗎?先坐下來再說吧。」

「咳,我是沒什麼不舒服,只是有點事想要拜託你,又不好意思直接去你家找你談。」

華生有些疑惑的掃了他一眼,「有什麼不方便?你想來隨時都可以來的。」

「我也就不拐彎抹角的浪費時間了,能不能請你再與福爾摩斯先生聯手辦案?」

「找我再跟他搭擋?為什麼?我只是一個平凡的小醫生,又不是名滿全國的大偵探。」華生微笑等著瓊斯警探說明理由。

「唉,其實是這樣的。」瓊斯警探轉著拿在手上的帽子,有些無奈的回想著當時的情況,一邊試圖委婉的措詞,「福爾摩斯先生最近的狀況不太好。」

「不好?他生病了?」

「不,不是那樣的。」瓊斯警探苦笑,「自從華生醫生搬離貝克街之後,房東太太也常常在我去拜訪福爾摩斯先生時跟我抱怨了他幾句,而最近他的『生活不懂自理』的狀況似乎又變本加厲了,房東太太說他不僅好幾天沒洗澡、就連飯量也減少許多,好像也有兩三天都不曾進食的狀況。」

「是這樣嗎?能麻煩你和房東太太說一聲嗎?請她幫忙多照顧福爾摩斯,那傢伙如果放著不管的話還真的有可能會餓死,也請你有空的時候多去貝克街走動、與他討論案情。」

「我也有拜託過房東太太,只是房東太太也拿他沒辦法,所以她才要求我來這裡拜託你走一趟貝克街。」看著華生慢慢皺起了眉心,瓊斯警探立刻補上一句,「房東太太也說了:只有華生醫生能勸得動福爾摩斯先生......」

華生輕嘆一口氣,「我明白了,下午我會過去一趟,謝謝你特地來通知我。」


華生搬出貝克街一個月後,福爾摩斯已經完全像離水的魚般毫無生氣的攤倒在堆滿髒衣服的沙發上發呆,咬著菸斗一邊磨牙,一邊思考著華生不回來找他的可能理由,推理了幾個可能的原因,不外乎都是跟瑪莉小姐有關的猜測,福爾摩斯翻身又在髒衣服堆上滾了一圈,連敲門聲都不想理會。

不想被人打擾,不想吃飯不想出門不想動。

福爾摩斯現在只想要躲在這個黑暗的空間中努力思考,看能不能讓腦袋轉出點什麼有用的結論,只不過來人似乎不願意實現他這個小小的願望,在發現門被鎖上之後,馬上大腳一抬將那扇可憐的門板踹倒在地,聽著皮鞋踩上木板的聲音,福爾摩斯心想這回瓊斯警探可真是暴力,早上出門前吞了辣椒醬嗎?

而那人則是熟門熟路的走到兩扇窗前不顧房間主人的意願逕自將窗簾和窗戶全都打開,然後轉身看著因為窗外明亮的日光而原形畢露的髒亂房間。

「我的天啊!你到底在搞什麼啊,福爾摩斯!」

嗯?嗯嗯?這聲音聽來怎麼有些耳熟--

「我有沒有說過要常常出門走動、不要躲在房間裡才能保持身體健康?我有沒有說過不要再抽你該死的菸斗省得你某天直接被煙嗆死?我有沒有說過要定時吃飯省得你胃出血被抬進醫院裡?」

「呃、那個......」

「我確定我全都說過了,而且重複了不知多少遍。」瞇著眼睛在沙發前站定,華生俯視著縮在沙發一角仰頭望著他的名偵探福爾摩斯,「我的天啊!我的天啊!這是什麼,我居然又在你房間裡發現了大量細菌的溫床!你可別告訴我自從我離開之後你就決心改行當一個科學家,而且還是專職培養研究細菌的那種!」

「我沒有養什麼細菌啊,華生。」福爾摩斯吶吶的回話。

「閉嘴,你給我馬上離開這張沙發。」像是嫌福爾摩斯的反應速度不夠快,華生又伸手揪住福爾摩斯的衣領將他扯離那張骯髒的沙發,將他趕到窗邊去做日光浴,華生環顧四周之後,發現這累積了整整一個月的髒亂可不是他一個人就能處理得來的大工程,於是華生又轉身面對福爾摩斯,語氣仍舊兇惡的喊了他的名字。

「什麼事?」知道華生現在很生氣,而且讓他如此火大的原因絕對是出在自己身上,大偵探無辜的回望華生,完全不敢頂嘴省得又被一陣砲轟。

「來吧,把你的錢包交出來。」華生怒極反笑,朝著他伸出手掌。

「為什麼要錢包?是因為瑪莉小姐平常的開銷太大,導致你們生活拮据嗎?」

「閉嘴,你再給瑪莉亂扣帽子,我就馬上離開這裡。」

「好啦。」乖乖的從髒衣物堆裡翻出錢包交給華生後,福爾摩斯又可憐兮兮的看著華生走到房門口和正站在房外探頭張望的房東太太客氣有禮的說著話。

「能請您幫忙雇用兩位身體健壯的婦人來幫忙處理福爾摩斯的衣服嗎?另外還要再聘請一位專業的管家,最好會武術、不會聽狡辯、而且要足夠強壯到能將主人從他的房間裡拖出來,至於費用的問題您可以不必擔心。」華生回頭望了眼福爾摩斯微笑說道,「我們的大偵探說他會負責清帳。」

「華生!你想做什麼!我可不准......」......閒雜人等進我房間。

在華生一記狠瞪下被迫消音的福爾摩斯又往窗簾裡擠了擠,臉上的表情委屈的像是個剛被責罵過的小孩。

房東太太點點頭,正要下樓時又被華生喊住,「能請您順便幫他燒熱水好讓他洗澡嗎?麻煩您了,謝謝。」

看著房東的身影消失在樓梯盡頭,華生這才輕吁了一口氣轉身面對前任同居人,「準備好了,我們走吧。」

「你為什麼對我這麼兇,對他們這麼親切?還有我們要去哪?」福爾摩斯皺眉任由華生拉著自己下樓,最後在不情願的狀況下被華生推進瀰漫著白色蒸氣的浴室中。

「房東太太已經請人過來清理你那堆髒衣服了,你現在要做的事就是跳進浴缸裡好好洗個澡。」看福爾摩斯沒有要動作的意思,不顧他的掙扎,華生伸手便扒光了福爾摩斯上身,然後將視線停留在他的下半身,「快點動作,褲子也要脫。」

「不要吧,至少給我留一件......」

「我的衣服借你!馬上給我脫光!」

聽見華生的話,福爾摩斯臉上的笑容簡直比聽到他繼承了三輩子也花不完的遺產還要燦爛,順著華生的意思乖乖進入浴缸裡泡熱水,福爾摩斯抬眼看著準備走出浴室的華生的背影,想叫他留下來陪著自己,但最後他還是什麼都沒說。


癱坐在剝光了椅套的沙發上,華生瞪著天花板重重吐了一口氣,雖然早就知道前任室友的生活習慣糟糕到極點,但處理這一團髒亂還是耗費了他大量的精力,而搞得自己累得半死的罪魁禍首裹著浴巾笑嘻嘻的走進房間,一點都沒有悔過的意思......雖然他也不指望他能突然良心發現、對自己誠心道謝就是了。

從福爾摩斯身上飄來混著肥皂香味的熱氣,福爾摩斯在華生身邊坐下,然後轉頭看著他有些疲憊的側臉。

「華生。」

「什麼事?」

「華生。」

「你到底要幹嘛?」

「我的衣服在哪裡?」

「是我的衣服,我借你的。」華生壓下自己想揍人的衝動,抬手指了指房間角落的小櫃子,心想他如果再說他找不到,他可就要用手上的柺杖狠狠敲他聰明過頭的腦袋了。

從空空如也的小櫃子裡拿出了唯一一套乾淨的衣服,福爾摩斯毫不在意華生也在場,便隨手扯掉了圍巾直接在華生面前換上衣服,華生撇過臉,有些無奈的望著窗外,「真想見見指導你紳士禮儀的人。」

「你真的想見他嗎?他現在已經躺在墓場冰冷的泥土底下了,你想去的話我可以帶你一起去。」

「免了,快穿好你的褲子,不要光著屁股在我面前晃。」

「華生,你能回來真是太好了。」

「你可別搞錯了,我沒打算回來長住。」看著眼前的人已經恢復到往常乾淨整潔且精明幹練的大偵探模樣,華生也終於鬆了口氣。

「咦?」

「咦什麼,我可是有家室的人了。」強制截斷話尾不讓福爾摩斯繼續在這個話題上糾纏,華生揚了揚手上福爾摩斯的錢包,「一起去吃飯吧,你請客。」

「挑我喜歡的餐廳?」

「當然。」

「沒有瑪莉?」

「沒有瑪莉。」

「太好了!」福爾摩斯立刻從沙發上跳起來衝到衣帽架前拿了兩人的大衣,一邊拉著華生的手一邊將大衣往身上套,「快走吧,我都快要餓死了!」

華生苦笑著任由福爾摩斯將自己推上馬車,然後劈哩啪啦拼命講著這個月來幾次辦案的經過,像是要把整整一個月份的閒聊時間全都濃縮在這短暫的相處時光中,華生一邊想著要多安排幾個人去照顧這個邋遢偵探的生活起居,一邊心不在焉的點頭回應福爾摩斯。

他畢竟已經成家了,不可能再像以前單身時三天兩頭往福爾摩斯那裡跑,福爾摩斯也該為自己未來的生活方向多作考慮了,也許幫他介紹相親是個不錯的選擇?

看著華生一副若有所思的模樣,福爾摩斯總覺得有些不太好的預感隱隱在自己心頭浮現,只是他現在完全不想分心去思考那些虛無飄渺的雜念。

華生現在就在他身邊,這樣很好。

世上沒有任何事比這個事實更讓福爾摩斯覺得開心了。

 


-tbc-

應該吧(笑)
其實是完全按照電影萌出來的小花文
原著在很小的時候有看過一點,不過現在已經完全沒有記憶了,我腦子有破洞
話題轉回電影,這兩隻的相處模式太可愛了
我從預告片開始播送時一路花癡到看完電影,當天晚上就一直抓著我家雲娘(這可憐的娃)拼命開花發萌
萌著萌著就有了這篇文章的大綱出現
下篇(如果有)就會慢慢找時間敲完
感謝正在看我廢話的親們(笑)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