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貫徹愛與真實的邪惡
關於部落格
此地髒話有.女性向有.慎入.DM在DM區
  • 154757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19

    追蹤人氣

榆樹街靈能偵探11

大門上掛著的銅鈴就在龍宿即將陷入夢鄉的同時響起,龍宿十分不悅的皺起眉頭,劍子的手掌也像是要安撫他的情緒般撫了撫他的臉頰,卻是要讓他起身回房的意思,龍宿鬧起了孩子脾氣,腦袋穩穩的擱在劍子腿上怎麼也不肯挪開。

「龍宿,有客人來了。」

劍子輕聲提醒,抬眸對著正站在門邊一臉不知所措的女孩微笑,「請先坐下吧,妳一直緊挨在門上,我怕門會興奮過度噴鼻血的。」

安娜試圖回應劍子的冷笑話,只是驚嚇過度的她還無法對一個陌生人的善意表達感謝,她有些遲疑的緩步走到沙發椅旁,最後還是坐了下來。

龍宿順著劍子的目光望向安娜所在的位置,再轉頭看了看劍子,最後還是死心的起身在劍子頰邊輕吻,「吾去泡茶。」

「謝謝。」

安娜瞪著眼睛,有些訝異的看著面前兩名俊美的男人親密無比的動作,而銀髮的那位卻毫不在意她無禮的目光,反而讓安娜更加坐立難安。

努力思考著適當的措辭,安娜輕咬著下唇,眸光停留在茶几上頭的一份早報上,報紙頭版的斗大標題寫著在城郊撈起一具無名女屍的消息,她伸手想取那份報紙,方才離去的紫髮男人卻又回到客廳,隨手將一杯冒著熱氣的紅茶往她面前一放,正好阻止了她的動作,安娜抬頭向那人道謝,但那人卻一聲不吭的走回銀髮男人身旁放下第二杯紅茶,最後在男人身旁低語了幾句之後便轉身離開了。

「對不起,我是不是打擾到你們了。」

「不用在意,他只是沒睡飽。」銀髮男人笑了笑,作了個手勢要她品嘗茶點,「吃點餅乾吧,龍宿的手藝可是不會輸給飯店主廚的。」

安娜聽話的取用了一些看來極其精緻的小點心,溫暖的茶水總算讓她惶惶不安的心情安定下來,她靜靜凝視著那位有著一雙深邃黑眸的男人,他身上像是有種能夠安撫人心的氣質,只要待在他身旁,就覺得全世界的喧囂彷彿都在一瞬間沉澱下來,令人覺得非常安適,如果是他的話,說不定他會願意聽她說那些沒有人願意相信的可怕經歷。

安娜輕吐一口氣,總算打起精神向劍子搭話,「請問......?呃,我叫作安娜。」

「你好,我是劍子。」

安娜又遲疑了一會兒,微偏著腦袋像是在思考如何開口,而劍子也沒有催促的意思,平靜如水的眸光輕輕落在安娜臉上,安娜一開口,她所有的恐怖經歷便滔滔不絕的化為語言從她口中流洩出來,而劍子僅是專注的聽著,沒有嘲笑或是打斷她。

「所以說,剛才追趕妳的女人和妳長得一模一樣。」劍子頓了頓,「會不會是長相相似的人,湊巧讓妳遇上了?」

「不!你一定要相信我說的!看著她就像是站在一面鏡子前面的感覺一樣,那是我看了二十幾年的臉和身體,我怎麼可能會認錯呢!」安娜情緒激動的揮著手臂,而左腕上掛著一塊寬大的男用手表也很快的引起了劍子的注意,察覺劍子正看著她的左手,她很快的噤聲,隨即將手收到背後。

「失禮了。」劍子收回目光,「那麼現在你有什麼打算?要查出對方的身分嗎?」

安娜搖搖頭,「我好害怕,如果她才是真正的我,而我不過是一場幻覺,那我該怎麼辦?」

「別想太多了,你現在要做的就是躺下來好好的休息。」

安娜極其疲倦的點點頭,緊繃到極限的精神讓她無法抗拒劍子的好意與溫柔,她躺上長沙發,像個嬰孩般蜷縮成一團後靜靜的睡著了。


「龍宿,睡了嗎?」

聽見劍子的聲音,再睏也要作出回應,龍宿睜開眼睛看見劍子就端坐在床沿望著自己,他伸手將人攬進懷中,將臉埋進劍子頸窩磨蹭,「吾睡了。」

「說夢話也好,我待會要出門一趟,去找佛劍拿點資料。」

「不要去,陪吾睡覺。」

「這可是事關你的偵探事務所的信譽,接到手的工作就讓我完成吧。」

龍宿低吟了一聲,最後還是皺眉有些不耐的看著劍子滿臉期盼的表情,「要吾作什麼就直說。」

「安娜睡了,剛才她說的那些事情讓我有點擔心她的安全,所以想請你稍微幫忙照顧她一下。」

「又不是小孩子了,她會自己照顧自己的。」

「安娜說,有人正在追趕她,是一個和她長得一模一樣的人,而且似乎還有其他不知名的力量想要致她於死地。」

被吵得睡不著的龍宿索性坐起身,將全身重量都往劍子身上壓,「那又怎麼樣,這裡可是大名鼎鼎的靈能偵探的事務所,那些東西再高強也不敢闖進來鬧事吧。」

「不怕一萬,只怕萬一,就當是幫我個忙,好嗎?」劍子的話不是命令不是請求,卻是龍宿無法抗拒的、絕對使命必達的任務,龍宿輕嘆口氣,隨即扳過劍子的臉,性感的雙唇覆上劍子的柔軟唇瓣。

雖然感覺不到劍子有抗拒的念頭,但龍宿還是習慣性的先開口,「就當是補償吾的睡眠時間,先讓吾收點利息。」

劍子輕笑,隨即回應龍宿的吻,反守為攻與龍宿唇舌糾纏。


那人的眸光極為銳利,刺得安娜連睡覺都不甚安穩,睜眼便看見那有著一頭微捲紫髮的華服男人坐在茶几另一頭的沙發上,目光的確是落在她的方位,卻不是望著她的臉,而是凝視著劍子蓋在她腰側的一條毛毯。

「龍宿先生?」

沒有反應,不知道是不是因為自己突然闖入打擾了兩人獨處的時光,那位名喚龍宿的男人似乎不太願意搭理她,她連喚了數聲卻都得不到龍宿的半點回應,她有些難受的坐起身子,隨手將毛毯摺好放在一旁,龍宿卻有些驚奇的看著那條毯子,臉上滿滿的寫著不可置信。

安娜疑惑的望著龍宿,正要開口詢問,身後的大門便傳來了一陣劇烈的敲打,龍宿望著鑲著毛玻璃的門板後頭的模糊黑影,好看的眉緊緊擰在一起。

「劍子?汝沒帶鑰匙嗎?」

對於龍宿的問話不予理會,敲門聲來得更快更急切了,龍宿起身走到門邊,卻只引來了更瘋狂的敲打聲。

「是誰?快回答!」

敲打聲在瞬間止息,一陣靜默過後,自門縫裡頭緩緩洩出一道濕黏的女聲:『她是我的,快還給我......』

原本一直站在龍宿身後探頭觀望的安娜很快的發出淒厲的慘叫聲,像是以這道尖叫聲為信號般,毛玻璃很快的被打碎,一隻滿是傷口的腫脹手臂探了進來摸索著門鎖的位置,並且很快的開啟了那扇阻礙它的門,龍宿緊張的退了一步,從門後緩緩走出的是一道鮮紅的身影。

低垂著的臉被濕淋淋的褐髮掩蓋,微敞的衣襟裡隱約可見解剖過後的手術痕跡,它抬起一直偏著的頭,露出被濕髮遮掩的臉,混濁的灰白色瞳孔只看得見安娜的存在,裂開的唇角扭曲著一抹淒厲的笑容,它伸出一雙滿是割腕傷疤的手腕,直直朝著安娜走去。

「找、到、妳、了。」


「佛劍,你確定真的是這張照片?」劍子面色鐵青的看著桌面上的黑白照,照片裡的女性緊閉著雙眼,雖然面孔斑駁但仍能看出她生前清秀的模樣。

「有什麼問題嗎?」

「問題可大了。」劍子苦笑著搖搖頭,目光停留在證物袋中裝著的一隻男用手表,「抱歉,我還有急事要先走了,晚點再跟你聯絡。」

不等佛劍回話,劍子便急忙走出辦公室。


隨著女屍步步進逼,龍宿也只能頻頻後退,從來不曾親自應付過這類靈異現象的龍宿看似鎮靜,但其實還是有些慌了手腳,而安娜則是一直躲在龍宿身後,不敢直視那張熟悉的臉孔。

「安娜小姐,汝在哪裡?」

「我就在你背後......」安娜看著龍宿的背影,不懂為何他會突然丟出這個奇怪的問題,只見龍宿左看右看,就是沒有轉身看向自己的打算,安娜慌張起來,伸手想去扯龍宿的衣服,告訴他自己就躲在他的背後,然而她卻無法碰觸到龍宿的背,不管怎麼努力,她的手指都像一陣煙霧般一觸上便消融,隨即在她退開的同時再次凝聚成形。

安娜不敢置信的望著自己的手,而女屍猙獰的臉上一直不曾消逝的笑紋更是加深不少,像是在嘲笑她無謂的努力一般緊緊盯著她的動作。

「安娜小姐,汝真的還在這裡嗎?」

安娜拼命點著頭,淚水隨著哽咽的聲音不停滑落,卻只換回了龍宿無奈的回覆。

「抱歉,吾真的沒有那種特殊的能力可以看見汝。」

安娜張了張口,話語梗在喉間卻無法吐出,龍宿的話究竟是什麼意思......?

「安娜.夏爾,今年二十六歲,獨居,父母雙亡,擁有一棟兩層樓高附庭院的小房子。」微喘的嗓音背誦似的念出一長串安娜的基本資料,安娜抬起頭,只見劍子正站在門邊望著自己,溫柔的眼神混著難以言喻的哀傷。

安娜想要走上前去尋求劍子的庇護,而劍子的話又像根釘子般將她緊緊釘在原地動彈不得。

「死因是失血過多,從打撈地點尋獲的證物看來,應是在河岸上先以剃刀割斷兩手動脈,再投河自殺。」

「劍子,我還在這裡,我還活著啊,你為什麼要說那些話呢?」

「龍宿看不見妳,但我可以。」劍子搖搖頭,輕嘆一口氣,「他看不見鬼魂,但我可以。」

「不......不......」

『妳就是我啊,安娜,妳已經死了。』

「說謊!我才不相信!」

『把手錶拿下來吧,看看妳把自己傷成什麼樣子了?』

聽見女屍的話,安娜輕顫著卻不由自主的遵從了她的指令,被手錶遮掩的左腕縱橫交錯、全是一道道扭曲糾結的猙獰傷痕,早該癒合的傷口卻在此時湧出了大量的鮮血,染紅了她的裙襬,她哭了起來,想起自己在數天前的深夜獨自一人走到那條河畔,割開手腕後走進河裡,卻在被河水完全吞沒的前一刻開始害怕死亡的感覺,於是拼命的掙扎......

等到她恢復意識時,她已經回到自己的房間內,躺在房間裡靜靜聽著熟悉的木床的吱嘎聲。

『走吧,我們走吧。』女屍溫柔的牽起安娜的手,兩人便像感情很好的雙胞胎姐妹一般緩緩步出事務所,只是每走一步,安娜的身影就更淡幾分,直到完全消逝的那一刻,女屍也像是被剪斷了細繩的提線木偶般頹然倒地。

應劍子要求而來的佛劍靜默注視著倒臥在自己面前的失蹤多日的無名女屍,臉上依舊是那副平靜無波的表情,他指揮著警局的人員將安娜的屍身運走,和龍宿與劍子打過招呼後便趕回警局處理後續的事情。


喪禮那天下著傾盆大雨,出席的僅有寥寥數人。

龍宿撐著傘站在劍子身旁,望著他的平靜的側臉沒有說話,而佛劍則是安靜的聆聽著神父為安娜念誦的祈禱詞,大雨打濕了致意用的玫瑰花枝,鮮紅色的花瓣零零落落的散了一地,龍宿隱約見到了一抹穿著漂亮裙裝的身影,站在遠方微笑著對他們揮揮手,隨即轉身走進細密的雨幕之中,轉瞬之間便消失了。。

「別擔心,她會回到她該去的地方。」

龍宿點點頭,輕輕拍撫著劍子的背。

 

=============
file3 Lost
恭喜以鬼上身的速度敲完-w-
是說我一直覺得把標題先掛上的話應該會有不少人就猜中結局了吧
嘿嘿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