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貫徹愛與真實的邪惡
關於部落格
此地髒話有.女性向有.慎入.DM在DM區
  • 154732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19

    追蹤人氣

石頭

隨著運煤車滑行的隆隆聲消失在隧道盡頭,忙碌了一天的眾人也終於舒了口氣,停下手邊的工作稍做歇息。

「喂,準備收工囉!」工頭的一聲吆喝,在場的工人們全都歡呼起來,紛紛收拾工具準備離開。

「嗯?什麼東西?」年輕的礦工粗魯的抹去額上的汗水,卻一不小心撞歪了頭燈,順著頭燈照射的光線路徑望過去,只見在滿地的碎煤渣中,有一絲極其微弱的紅芒閃現,他彎下腰去凝神看了一會,確定自己不是眼花,他伸手撥開灰黑的塵土,讓原先被掩蓋住的東西露出真面目。

看起來只是一塊普通的暗紅色石子,沒什麼特別的嘛。

青年撿起石頭翻看了遍,卻沒想到石頭的重量比他想像中的還要沉一些,約只有嬰兒拳頭大小,卻讓他必須同時使用兩隻手才能將它穩當的捧在手心中,暗紅色的表面有些凹凸不平,青年失望的正想將石頭擲回坑道中,卻在不經意中讓頭燈的光線掃過那顆石子。

就在光線接觸到石頭的同時,原先醜陋的暗紅石子在光線照射下泛著濃豔的紅,不平整的表面也變得光滑許多,青年將石頭捧到面前更仔細的對著光源探看,石子的中心有某種軟質的東西正在流動,折射出美麗的紅彩。

「大頭,發什麼愣?該走了。」大掌拍上青年的肩,正專注於欣賞石頭的青年被嚇了一大跳,隨手把那顆石頭塞進口袋裡。

回頭看見自己的上司正帶著滿臉困惑表情望著自己,青年笑了笑,隨即跟著上司的腳步踏出礦坑。

「對了,大頭啊,你是新來的,有些關於礦坑裡的禁忌你可要記清楚了。」

男人的步伐穩健的踏在不平整的地面上,腳步聲迴盪在長長的隧道中,撞出層層疊疊的回音,「那些基本的工作守則想必你們都應該背得滾瓜爛熟了,但是我要提醒你的是最重要也是絕對必須遵守的一點。」

青年心不在焉的點點頭,長著薄繭的手指早已探進衣兜裡,一遍又一遍撫摸著那塊美麗的石頭。

「千萬不要在礦坑裡亂撿東西,就算撿了也不可以把它們帶出礦坑,最好把它們扔回原地。」

「嗯,知道了......」心想這也許是公司怕員工偷帶煤礦回家,所以才立下了這麼一條規矩吧,青年沒有多想,自顧自的跟在工頭身後慢慢走著。


「我回來了。」帶著滿身汗臭與髒污回到與妻子同住的小屋,青年微笑看著正站在廚房裡忙碌的苗條背影。

「回來啦,快去洗洗手,準備吃飯了。」

「老婆,妳先別忙,看看我帶了甚麼好東西給妳。」從口袋裡掏出了那顆石子,青年寶貝似的小心翼翼的將它捧到妻子面前。

「這不就是顆石頭嗎?雖然顏色怪了些。」女人疑惑的將視線投在丈夫掌心那顆石頭上。

「這不只是顆石頭,還是非常漂亮的石頭。」青年微笑著,在燈火映照下,將石頭隱藏的美麗呈現在妻子面前。

果然不出青年所料,妻子很快的便對這顆石頭愛不釋手,就連洗澡時也一起帶進澡盆裡,說是要替石頭好好洗個香噴噴的澡,聽了妻子的話,青年不禁失笑的搖搖頭,白日工作累積下來的疲憊很快的讓他墜入夢鄉。

夜半時分,青年卻突然被身旁妻子的異樣吵醒,他一向是個容易入睡的人,平日也總是一覺到天明,今晚卻格外反常的突然醒了過來。

「喂,妳還不睡嗎?在做什麼啊?」

「唔。」

聽見身旁的床位傳來咀嚼、以及吸吮液體的細小聲音,青年有些無奈的笑笑,「這麼晚還偷吃消夜啊,小心發福之後我就不要妳了。」

「呵......」輕哼聲傳來,聽來既像是嘆息,也像是模糊不清的笑意,青年搖搖頭,低聲念叨了幾句,最後還是不敵周公的強力召喚,闔上眼皮又墜入夢鄉中。

黑甜的夢境裡卻一直隱隱約約傳來嚼食的聲音,規律的牙齒磨合聲像是另類的催眠曲,讓青年睡得更沉了。


也許是前一夜睡得特別早,天才剛亮,青年便清醒了,他坐在床上愣愣的看著梳妝鏡前,妻子散著烏黑長髮、輕輕用烏壇木梳梳理秀髮的動作。

「喂,朱茱,天亮了,妳也該去準備早餐了吧。」

聽見青年喊自己的名字,朱茱一愣之後回過神,是啊,我「現在」是朱茱了。

望著鏡中年輕秀緻的臉龐,女人輕輕勾起唇淡笑。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