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貫徹愛與真實的邪惡
關於部落格
此地髒話有.女性向有.慎入.DM在DM區
  • 154757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19

    追蹤人氣

榆樹街靈能偵探08

「你知道知更鳥是誰?」

「算不上清楚,不過吾想應該有人可以為吾們解答疑問。」

馬車在夜色中疾馳,劍子看著窗外的街景不斷飛逝而過,沉默了好半晌之後才開口,「跟你的校長有關?」

龍宿輕嘆口氣,「汝也清楚,吾一向奉行的是不淌混水的原則。」

「所以你選擇隱藏一部份消息不告訴我。」

「生氣了?」龍宿伸手將劍子被風吹得有些凌亂的銀髮撥順,然後看著那人側著臉沉思的模樣微微皺眉,即使劍子正處在頂著滿頭飛揚的亂髮、緊繃著臉蛋生他的悶氣的狀態,龍宿卻依舊覺得那樣的劍子非常迷人,鬼迷心竅似的,無法停止愛戀的心情。

龍宿低笑幾聲,引來劍子好奇的注視,「想到什麼好玩的事情了?」

拉著劍子下了馬車,龍宿敲了敲門上的銅環,隨即側過臉貼上劍子耳畔低聲說了幾句話,然後作勢要吻他,入夜後的街道雖然少有行人,但劍子也不會思想開放到想和龍宿在別人家門口開始一段火熱的法式深吻,就在劍子與龍宿一攻一守扭打成一團時,兩人面前的紅木門扉突然開啟,從室內流洩而出的溫暖燈光映在兩人的鞋尖上,而門後那穿著睡袍、頭上還罩著一頂髮罩的男人微瞇著雙眼來回看著因為反應不及而愣在當場的兩人,漂亮的桃花眼尾摺出了幾道洩漏年齡卻十分勾人的魚尾紋。

「嘖嘖,年輕就是好啊。」搖頭晃腦的用唱歌似的歡快語調說著話,睡袍男很快的踩著拖鞋往屋內走去,「進來吧,記得把門鎖好。」

聽話的在門上落了三道鎖,龍宿這才領著劍子進了客廳,睡袍男則是笑瞇瞇的對著劍子招招手,要他隨意找個位子坐,然而那人只拿下了頭上那頂罩子,身上穿著的還是先前所見到的那套睡袍,似乎沒有為了客人登門拜訪而特地換上正式一點的服裝的想法,男人手上捧著的卻是繪滿了花樣、高貴華美的茶具,兩相對照之下,便顯得有些古怪了。

「已經很晚了,喝茶容易睡不著覺,喝點熱牛奶吧。」男人微笑著為劍子倒了杯還冒著熱氣的香濃牛奶,一雙美麗的眸子更時不時往劍子身上飄去,「我們的龍宿也終於長大了,懂得交男朋友啦。」

男人一席話聽得劍子差點嗆著,他輕咳幾聲掩飾過尷尬的表情,而一旁的龍宿則是帶著滿臉燦爛笑容,「您就別再開玩笑了,校長先生,吾們是來請教汝近來校園裡盛傳的那則謠言的相關消息的。」

「哦,可是今早似乎有人還信誓旦旦的說他絕對不會幫我處理這種麻煩事,要我這個老人家自己去想辦法解決呢。」慢條斯理的喝著牛奶,男人譴責的眼光總有意無意的落在龍宿身上。

「是誰這麼過分,居然不肯花一點時間幫助『老人』。」狀若痛心的搖搖頭,龍宿又轉頭看向正端著一臉「我在看戲」的表情的劍子,「事實上,吾們正是為了幫汝找出謠言的真相而來的。」

看著男人滿臉不信的表情,龍宿又補上了一句,「還有為了幫助死去的愛麗絲.法瑞納小姐。」

一聽見愛麗絲的名字,原本還嘻皮笑臉的與龍宿鬥嘴的男人很快的歛起笑容,「可憐的愛麗絲,願她早日安息。」

「您知不知道法瑞納小姐平日是否可能與誰結仇?」

「愛麗絲?不可能,她們都是好孩子,溫文有禮又善良體貼,在師長與同儕之間的評價也都不錯。」

「那麼關於近來在學校裡極其盛行的謠言,您是否能透漏一些消息,比如那夜夜徘徊校舍之間的幽靈究竟是誰?」

男人輕嘆口氣,「那是麗茲,麗茲.卡默爾。」

男人閉口不再言語,悠遠的眼神投入正熊熊燃燒著的壁爐中,半闔的眸子彷彿在做一場憂傷的夢,短暫的沉默過後,男人終於再次開口:「兩周前,小城車站發生了一起事故,死者就是麗茲,因為現場目擊者聲稱她是自己跳下月台才會被火車撞上的,所以警方很快以自殺事件結案,但是在那之後,校園裡便開始傳出有關於麗茲的幽靈出沒的消息。」

「她平日有抑鬱、或是有意尋短的表現嗎?」

「不,麗茲雖然沉默寡言,但還算得上是個樂觀向上的好孩子,她也曾經告訴過我,她的夢想就是成為有名的童謠作家,讓世界上所有的孩子都能同聲傳唱她的作品。」

「那些看著麗茲小姐自殺的目擊證人,是恰巧同在一個上月台的乘客嗎?」一直保持靜默的龍宿開口問道。

「為什麼問這個?」男人奇怪的望了眼龍宿,「當時的證人全都是我們學校的學生,也是麗茲的同班同學。」

「伊莉莎白.希爾、愛麗絲.普瑞納與瑪莉.科普倫?」

「......你想暗示什麼?愛麗絲是被麗茲殺死的?不可能!這實在太荒謬了!」男人突地起身,踩著拖鞋在客廳裡來來回回走著,此刻他的心煩意亂全都寫在臉上,參雜著些許霜白的銀紫髮鬢讓龍宿看得直皺眉。

「請您冷靜下來。」劍子勸道,並且示意龍宿攙扶他坐下,「我有證據可以證明兇手絕對不會是麗茲小姐。」

聽了劍子的話,男人這才終於鬆了口氣的癱坐在沙發上,「首先就是出現在法瑞納小姐陳屍地點旁的那排腳印,可以確定的是那不可能是法瑞納小姐走過而留下的痕跡,反而更像是兇手的故佈疑陣。」

「如果是幽靈殺人,何必大費周章的製造出法瑞納小姐獨自一人前往陳屍地點的腳印,混淆警方調查的方向?」

男人愣愣的望著皺眉將劍子的結論簡潔的整理出來的龍宿,而龍宿卻只是強壓下心中的翻騰的情緒,繼續說道:「有時候,活著的人永遠比死去的人更可怕。」

縮在沙發裡的身影似乎變得更小了,男人維持著低頭沉默的姿勢良久,最後才重重嘆了口氣,搖了搖頭,「謝謝你們告訴我這些,夜深了,我想你們也該回去了。」

男人擺擺手要兩人自行離開,而龍宿站在沙發旁俯望著他,「謝謝您,龍琰校長,有機會的話吾會再來拜訪汝的。」

掩上門將一室溫暖隔絕在身後,龍宿將雙手插進大衣口袋內,仰望著黑暗的天色,劍子伸手探進龍宿的口袋內握住他的掌,感覺那人回握的手掌一如往常的溫柔而寬厚。

「屋裡的那個人。」龍宿笑笑,又轉頭看了眼正認真凝聽的劍子,「龍琰校長,他......」

感覺握著自己掌心的力道又緊了些,龍宿索性將頭靠上了劍子的肩膀,以極低的音量在風中低喃著。

「疏樓龍琰,他是吾今生無緣相認的父親。」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