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貫徹愛與真實的邪惡
關於部落格
此地髒話有.女性向有.慎入.DM在DM區
  • 154757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19

    追蹤人氣

溫暖的夜色01

龍宿一直想要擁有一間專屬於自己的酒吧。

並不是想要透過酒吧賺錢營生,他親手創立的服裝品牌十年來所獲得的利潤足以讓他躺著吃上三輩子,只是他一向非常嚮往那樣的場景:名家設計的富麗堂皇的舒適空間裡,獨自一人坐在吧台前享受美酒與調酒師適切體貼的服務。

為了完成心願,龍宿開始四處打聽起關於酒吧創立的種種必要資訊,就在此時,他貼心的秘書給了他一位要頂讓酒吧的老闆的連絡方式,龍宿很快的撥了電話去詢問有關於店址以及酒吧經營的消息,最後決定提早放自己下班,開著心愛的銀紫色蓮花跑車來到T市的鬧區。

按著那位老闆給的地址,龍宿在T市找到了某棟商業大樓,寬敞明亮的接待大廳,進了電梯上到七樓後面對電梯大門的第一間就是他要尋找的目標:Bar一千零一夜。

霧面玻璃遮擋了龍宿的視線,龍宿抬手轉動門上光滑的黃銅門把,很快的聽見自己頭上傳來一陣細碎的風鈴聲,店面並不大,吧檯與兩張四人桌總共只有七個座位,龍宿踏入店裡的時刻正好是T市的人們正要開始夜生活的時段,但店內卻不如龍宿所想的一般冷清,三名西裝筆挺的上班族正坐在桌前低聲聊天,店內較為陰暗的一角還隱約可見一對正擁著對方互訴情衷的情侶。

龍宿朝吧檯張望了一眼,卻沒有打算坐上店內唯一的一張空椅,而進了門卻什麼也不作,僅是呆站在大門前四處張望,龍宿的行為已經能和怪異劃上等號,而吧檯後穿著西裝背心的男人卻沒有對他投以嫌惡或是好奇的視線,那雙眸子定定的朝他望過來,目光不在他的高貴衣飾上頭梭巡,僅是帶著尊重與客氣的笑意望進他眼底。

「歡迎光臨。」

龍宿微微一笑,他喜歡這人的聲音,雖然並不洪亮卻很有朝氣,龍宿忍不住又多打量了他幾眼,整潔的白襯衫上搭著一件純黑的西裝背心,頸下盤著的領結算不上完美,但也跟邋遢二字扯不上關係,暈黃的燈光灑落在那人淺色的肌膚上,為他的雙頰與裸露在外的靈活手掌刷上一層可口的蜜糖色澤。

龍宿終於邁開腳步往那空位走去,雙手撐在光滑的木質吧檯上,龍宿目不轉睛的看著男人身手俐落的調好一杯又一杯色澤鮮嫩的酒液,被盯著看的那人似乎也非常習慣別人的注目,在他對上龍宿緊追不放的眸光時,微微抿著的唇偶爾會極輕的勾起淺淺的弧度。

店裡的客人三三兩兩來了又去,直到那人微笑送走第二批客人後,龍宿始終還是維持著單手托著下巴,深深凝望他每一個細微動作的姿勢,燦金眸子裡隱隱閃爍著愉悅的光澤。

「你不想喝點什麼?」劍子淡笑,手裡擦拭酒杯的動作仍舊輕柔又迅速。

「吾曾經聽說過,作為一名調酒師,敏銳的觀察力是必備的條件之一。」龍宿收起擱在桌面上的手肘,直起背脊,略為上揚的長眸瞇起,以十足的挑釁姿態向那人下了戰書,「汝覺得此刻的吾,最適合喝什麼樣的酒呢?」

「我覺得你應該非常需要這個。」以沉默接下了挑戰書的劍子很快轉身啟動果汁機,隨後為他端上了一杯橘紅色的飲料。

龍宿疑惑的看了劍子一眼,再對著杯口嗅了嗅,「胡蘿蔔汁?」

「維生素A能有效預防乾眼症,你盯著我看了那麼久,眼睛難道不乾不澀嗎?」看著龍宿有些遲疑的動作,劍子揚了揚眉,「難不成你不敢吃胡蘿蔔?」

「不敢和討厭完全是兩回事。」輕哼一聲,龍宿面無表情的推開胡蘿蔔汁,又朝幾乎沒有裝飾的店面望了幾眼,「沒有飛毯也沒有神燈,雖然這間店名叫一千零一夜,不過一點也沒有一千零一夜的感覺。」

「怎麼會?在這間店裡,每天都有許許多多的客人來來去去,每個人身上都背負著屬於自己的故事,而我就在站在這裡傾聽那些憂傷或歡欣的故事,不正也應和著一千零一夜的典故?」

龍宿沒吭聲,隨手拿起裝在小碟子裡的三明治啃了起來。

「我聽品客說了,想必你就是那位想收購這間店的買主?」

「品客?」龍宿疑惑的看了眼劍子。

「你沒見過啊?他有兩撇像這樣的翹鬍子。」劍子隨手拿起剛剝下的洋芹硬皮在自己唇上擺了擺。

龍宿被劍子的動作逗笑,「今天來的客人這麼多,汝怎麼能確定吾就是那名買家?」

「比起酒的口味,你似乎更在意店內的氣氛,以及員工的素質。」

「就只是因為這些理由?」

「一般的客人可不會用像你那樣刁鑽的眼神一一研究店內擺飾的。」劍子笑著取下那明顯被龍宿嫌棄的純白瓷碟沖洗,一邊回應龍宿的問題。

「那不過是一種習慣而已。」

「但是剛才我問你是不是買主時,你卻對品客這個名詞提出疑問,如果你不是有意收購這間店的買主,最先讓你感到疑惑的應該是買主這個名詞吧?」

龍宿沉默了,而逕自在吧檯裡洗洗刷刷的那人也沒有主動重開話題的意思,一直沒有引起龍宿注意力的大提琴演奏曲此刻清晰的傳進龍宿耳裡,看了看腕上的表,龍宿抬眸想在那人身上找出名牌之類的東西,卻只有在漿燙的平整的背心上看見細緻的布料紋路。

「吾還不知道汝叫什麼名字?」

「劍子仙跡。」

「吾是疏樓龍宿。」

看著那隻停留在半空中似乎堅持非與他握上一握的手,劍子也覺得非常有趣,他很快的抹乾手上的水分,握住那隻細心保養過的細白手掌。

握手是種禮貌,但是究竟需要讓對方的掌停留在自己掌心多久才在禮儀的範圍之內,似乎沒有一個準確的定論,劍子雖然不討厭和人握手,但時間太長還是會讓人覺得有些不自在,他朝龍宿拋去一個詢問的眼神,而龍宿這才總算是接到了鬆手許可似的,終於放鬆了力道,卻惡作劇的弓著手指,在劍子抽手的同時指尖輕輕刮過他的掌心。

雖然正在作可以定義為騷擾的舉動,但龍宿的表情卻十分自在,唇邊與眼底的笑讓原就有一副好長相的龍宿更添了幾分容易親近的氣質,劍子微偏著頭專注的凝望那張坦然面對他的注視的男人,平靜無波的臉龐雖然沒有洩漏心緒,但對於龍宿突如其來的舉動,劍子還是忍不住在心中思考起最適當的解釋。

盯著劍子那雙靈動的墨眸好半晌,發現劍子似乎也陷入了自己的世界中,他索性又將手搭上了吧檯,上身微微朝劍子的方向傾斜過去,臉上還帶著燦爛無比的笑意。

看著龍宿臉上過份愉悅的笑,劍子默默的在心裡找到了最適合的解釋:龍宿在對他惡作劇。

「汝幾點下班?吾送汝回家。」

「邀請一個第一次見面的人共乘一輛車可不是什麼好習慣。」劍子一邊作著打烊前的收拾工作,頭也不抬的應答。

「吾更希望汝明白一件事,吾從來沒有對汝以外的人做過這樣的邀請。」龍宿淺笑,目光在劍子臉上兜著圈,想找出那人平靜臉色下暗藏的些許情緒波動。

「嗯?原來不是惡作劇嗎?」劍子喃喃自語,手上的工作卻沒有停下片刻,似乎也不打算為龍宿的疑惑作出解釋,「我們準備打烊了,關於收購的事,歡迎你隨時與老闆連絡詳談細節。」

龍宿有些失望,這樣簡單的幾句話卻將他的邀請拒絕得很徹底,不過這間店就開設在這裡,也不可能在一夜之間長腳自己溜掉,龍宿也只有嘆息著起身離開,並且在隔夜的行程安排上多添一筆「訪友」記錄。

「謝謝光臨。」

 


===================
工商服務時間

劍受相關周邊製作預訂http://mhwm.blogbus.com/logs/34545405.html

詳情請透過以下方式連絡

QQ:12016728
MSN:mhwmyang@hotmail.com
QQ群:9925435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