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貫徹愛與真實的邪惡
關於部落格
此地髒話有.女性向有.慎入.DM在DM區
  • 154726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19

    追蹤人氣

秋收冬藏(上)

蟠桃宴上,受邀的眾神皆歡喜的坐在宴客的大圓桌前享受美食佳餚,卻沒有人發現下位神祇共用的餐桌旁平白多出了一個空位,就在眾神暢飲蟠桃美酒至有些微醺之際,耳邊卻傳來一陣轟然巨響,原本該是平穩的雲層地基也隨著那聲響動而劇烈晃動起來,眾神有些慌張的望向傳來巨響的方位,只見太上老君的丹房被爆炸的氣流掀翻了屋頂,一陣烏黑嗆鼻的濃煙不斷的從中竄出。

被兩名小童攙扶著從地板上狼狽的爬起,太上老君皺著臉撫著自己摔疼的屁股,隨著正喧嘩著的眾神往事發地點一望,自己的寶貝丹房的慘狀又讓他梗在喉間的一口氣提不上來,雙眼一黑差點昏了過去,不過他畢竟已經不是第一次遇到這種慘狀,他拄著拐杖慢騰騰的往丹房移動,拐杖每一次擊在地面發出的聲響都像是老君的哀嘆。

「吾的丹藥、吾的八卦爐啊......」走進被炸得半毀已搖搖欲墜的丹房,太上老君狠狠瞪著站在煙塵之中、一身雪白的衣飾卻染不上半點髒汙的劍子,「又是你!劍子仙跡!你到底打算炸毀吾多少丹藥才開心!」

揚了揚手中半片銀紫龍鱗,劍子無辜的望了望橫躺在自己腳邊的八卦爐,「我不是故意的,我只是想試試看加了這味藥之後會煉出什麼樣的丹藥?」

壓住在自己胸口翻騰的怒氣,差點被劍子氣得吐血的太上老君持杖往地面一擊,很快的打出了一個半徑三尺左右的大洞,往洞裡看去,人間熙來攘往的熱鬧景象皆歷歷在目,劍子有些疑惑的望了望老君,從他跟在老君身旁學習煉丹開始也過了將近百年的時光,這些日子以來他從不曾看過老君對於煉丹以外的事情起過太大興趣,而這樣的太上老君卻突然打穿了自家丹房,讓人間的景象浮現在眾神面前,劍子不禁開始懷疑他也許是因為丹藥被毀而打擊過大,而決定下凡去再修煉一個輪迴。

而太上老君卻早在劍子好奇的望向人間的同時繞到了他身後,用乾枯的掌推向他的背心,猝不及防的劍子便這麼直直從天庭墜落到人間界。

「給吾下去好好反省!這回別想吾會再心軟下凡接你回來了,你自己好自為之吧。」

強烈的氣流刮過自己耳畔,劍子突然意識到如果他是以正面朝下的方式著地,他一向引以為傲的好嗅覺很可能會因為鼻子撞壞而毀去,輕巧的在半空翻了個滾讓自己成為背部朝下的姿勢,劍子微瞇起被風吹得有些乾澀的眸子望向那離他越來越遙遠的雲層,以及正被法術填補起來的洞。

老君這下真的是氣壞了呢。

劍子閉著眼睛感覺自己的背脊撞上地面時劇烈的疼痛,肯定碎成可怕的數字了,放棄數清自己的骨頭究竟斷成了多少碎塊,劍子仰躺在因為墜落的衝擊力撞出來的大坑洞中,安靜等待身體自我修復的機能開啟,好讓他的碎骨完好的接回原處。

四周非常安靜,除了蟲鳴鳥叫之外,只有偶爾飛過劍子視野範圍內的飛鳥是能讓劍子辨認出來的活物,劍子轉了轉有些痠疼的頸子,指骨仍然動彈不得,並且不斷傳來彷彿被細細嚙咬的痛楚,劍子輕嘆一口氣,心想老君還算厚道,沒讓他摔在人群聚集的大城內,讓他隨便一摔都摔出個殺傷人命的罪名。


紫龍龍宿在龍族裡算是出了名的叛逆與難馴。

就在族長領著族人一同向天庭那位神皇臣服之時,只有他依舊故我的過著的逍遙生活,僅管同伴接二連三的下凡來向他勸說,並且闡述天庭的美好和樂試圖誘惑龍宿動心,龍宿卻連眼皮也不曾抬過一下,只懶洋洋的窩在自己藏身的山洞中,任憑眾龍在背地裡用流言中傷、言語苛責,甚至連族長都曾經揚言要剝奪他身為龍族的一切能力。

但龍宿其實清楚,少了那人的命令,族長就連手指都不敢多抬半下,更別說是要向他宣戰,擊敗他、奪取他的自由了。

龍宿更明白,他們對於自身必須聽令於人的無奈,以及對於他自由生活的妒忌與嚮往。

龍宿轉了轉流光燦燦的眸子,張開嘴吐了口長長的氣,方才那聲將他從深眠中喚醒的巨響與震動似乎離自己藏身的這座山並不遠,下顎擱著被拿來當作枕頭使用的雪白軟玉,龍宿甩了甩頰邊的長鬚,眼皮又漸漸沉了起來。

該不該出門去巡視一下他的地盤,順便教訓一下那些三不五時便來惹事生非的老鼠?

......算了,睡醒再說吧。

闔上眼皮,龍宿又蜷起身子,倚著軟玉再次陷入夢境中。

只是那不知從何處傳來的氣息卻一直干擾著他的睡眠,龍宿覺得有些困擾的抬起半隻眼睛望了望正透出些許陽光的山洞洞口,隨即攤開爪子伸了伸懶腰,轉動睡了十數年都有些僵硬的關節,再下個瞬間,龍宿的身影早已不在洞內,而是飛升在飄邈的霧裡雲間,陽光隱隱穿透了薄霧照在龍宿身上,讓那身細緻的銀紫鱗片閃爍著細膩而華美的微光。

象徵性的在山頭旋繞了一圈,除了某塊地方出現了十幾年前還沒有的大洞外,似乎找不到入侵者的痕跡,龍宿懶懶的橫在雲霧鋪成的軟墊上,燦金的眸卻以不同於他慵懶姿態的凌厲眼神仔細探究著每一寸土地。

秋風輕輕吹落了一片枯黃的葉,那葉片在風中旋舞著,最後落進了那個大坑中,龍宿的視線一直追隨著那片葉子飄落在坑底的雪白物體上頭,隨即是一聲響亮的噴嚏聲。

龍宿瞇起眸子,仔細凝望那正在動作的雪白物體,只見那人類外貌卻擁有妖狐精魄的雪色身影緩慢的爬出坑底,每一步動作都無比的遲緩,看起來那頭狐狸似乎受了點傷,走起路來一跛一跛的不是太靈活。

確認過闖入者並不對他的隱居生活構成太大威脅,卻也少了一個活動筋骨的機會,龍宿從鼻子哼出一口氣,正要回山洞繼續睡個回籠覺,一顆約有人類拳頭大小的石頭卻以極快的速度擦過頰邊,削掉了幾絲柔軟的銀紫毛髮。

一向秉持著「人犯我,我必加倍奉還」的原則,龍宿輕巧的扭轉身軀,快速俯衝到那狐狸的身前,不等狐狸開口解釋冒犯的理由,龍宿的銳爪便死死的卡著他的喉管,只要他稍微有動作,龍宿便可以在同時壓破他的喉嚨,讓他早死早投胎。

而被壓制在地的劍子原先還能維持人型的模樣,但被龍宿不輕不重的壓住要害,進入肺裡的空氣逐漸稀少,劍子脹紅著臉蛋,維持人身的力量也逐漸消退,化回九尾妖狐的原始型態。

自己的生命就掌握在他人手中,面對這樣的狀況劍子卻依然冷靜,不似龍宿所想的那般哀聲求饒,劍子墨色的深眸反而浮現了笑意,「嘿,你有空嗎?幫我個忙如何?」

龍宿略微鬆開爪子,想聽這隻不知死活的狐狸想說些什麼,而劍子卻只是笑了笑,舉起毛茸茸的爪子指了指湛藍的天頂,「我想要回天庭,你能送我一程嗎?」

龍宿沒有說話,伸爪揪住了狐狸的後頸將他提在半空中,就在劍子努力想扭頭稱讚他真是一尾善良的龍的同時,龍宿爪子一鬆,便讓劍子直直往山中那片清澈如鏡的大湖裡墜下。

湖面開出了漂亮的一朵水花,在空中映出了一道微型的彩虹,龍宿伸出爪子往彩虹出現的地方撈了幾把,同時也在注意著湖裡的情況,水花平靜後,水面偶爾會冒出幾顆氣泡,卻始終看不見那隻狐狸的身影,龍宿疑惑的歪了歪頭,正猜想著他是否因為衝擊力過大而骨碎身亡,那頭雪白的狐狸卻突然現身,並且四肢並用快速遊回岸上,雖然聽說過關於九尾狐狸的種種傳聞,但這樣強韌的生命力卻讓龍宿的玩心更盛,再次俯衝想故技重施擒住他,卻被他一個輕巧的翻身躲過了攻擊,龍宿有些訝然的看著他,只見狐狸抖鬆了身上的毛髮將水氣甩去大半,然後抬起了墨色的瞳眸沒好氣的望了他一眼。

「同樣的招數用到第二次就算是用爛了。」

龍宿低笑,再次召來雲霧軟墊,然後悠哉的臥在上頭俯瞰著湖岸。

平靜的山林裡此刻連風聲都不再響起,蟲鳴與鳥語也已經傳不進龍宿的耳裡,只因為他正專注全副的精神俯視著湖畔那隻正攤開了四肢趴伏在草地上,也不顧自己窺看的眼神,就這麼大大方方的攤平在陽光下曬起日光浴的九尾狐狸。


=======
過年跟咩簡訊來的靈感
咩有上線的話記得來收文-3-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