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貫徹愛與真實的邪惡
關於部落格
此地髒話有.女性向有.慎入.DM在DM區
  • 154732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19

    追蹤人氣

狐火

「今夜無月,歸途請小心。」

帶著微醺的酒意從對方手中接過燈籠,龍宿輕笑轉身,聽著門扉在身後緩緩關上的吱呀聲,夜空中的雲層特別厚,隨時都有可能下起雨來,龍宿舉著手中大紅色的燈籠,一個人獨自走在返回疏樓西風的路途中。

手中的燈籠光芒並不燦爛,但足以照清前方的路途,所以即使沒有月光引路,龍宿依然覺得安心,道路兩旁的樹叢沙沙作響,聽起來像是有某種生物正從其中通過,龍宿停步望向聲音的來源,只是人類的夜視能力並不好,龍宿所見的除了昏暗之外還是昏暗。

聲音很快的停止了,也許是那在叢林中奔跑的野獸已經遠離,龍宿重新舉起手中的燈火,卻發現前方原本該是筆直的道路出現了兩道岔口,龍宿回頭望了望,想確認自己不是因為酒醉迷糊了所以走錯路,一陣古怪的風在此刻突然吹起,連他的一根髮絲都沒有撩動,卻獨獨吹滅了他手中僅有的光源。

瞬間,一直在龍宿耳邊聒噪不停的蟲聲停止了,風不再吹拂,龍宿睜著沒有了光源便形同擺飾的美眸四處張望著,映入眼底的無邊黑暗像是隱藏著許多不為人知的異物般,正顫動、扭曲變化那沒有固定形貌的身體。

變得比往常敏銳許多的聽覺精確捕捉到離自己不遠處的一聲輕輕的吐息,龍宿皺了眉頭,距離他約十來步的地方憑空浮現了一朵色澤蒼白的火花,跳動著的火花根部映出了兩隻修長的指頭,正捻著火苗將它往一只白色的燈籠裡放,透過白紙映出來的光芒總算不再刺眼,龍宿仔細審視那正提著燈籠的雪色人影,猜想著他究竟是怎麼作到無聲無息的出現又不讓他察覺到異樣。

那人將燈籠稍微舉高了些,龍宿這才看清楚那人的童顏白髮,以及如上等玉石般溫潤的墨色眼眸,兩鬢的雪色柔髮與白眉全都毛茸茸的看來手感極好,那人望了眼正目不轉睛盯著自己瞧的龍宿,隨即將視線落在龍宿手上已經失去作用的燈籠。

「被風吹滅了?真是糟糕。」那人的聲音很溫和,聽在耳裡像是柔軟的琴聲輕輕滑過。

龍宿不置可否的笑著走上前去,「能跟汝借個火嗎?吾不想摸黑走完這段路。」

問明龍宿的目的地,白衣人緊抿的唇微微勾出一抹淺淡的笑意,「你想去的地方和我的目的地距離不遠,不如讓我來為你引路吧。」

龍宿也沒有反對,道了謝之後逕自跟上白衣人的腳步,有一句沒一句的向他攀談,而白衣人雖然也會對他隨口聊起的日常瑣事有所回應,卻總是不著痕跡的巧妙避過龍宿對他身家調查的問題,兩人並肩在陰暗的小路上走了將近一刻鐘的時間,而除了劍子這個名字之外,龍宿再也不能從他口中聽見更多有關於他的事情。

掩在那雙墨眸上方的長睫像是雪色的弧線,隨著他眨動眼眸的動作,在銀白的燭光中閃爍著細緻的光芒,龍宿一向喜歡欣賞美麗的事物,但身側這人的臉龐雖然生得端正,卻與美麗這個形容詞無緣,只是那兩扇小梳子似的雪睫就像耙子般一撓一撓的,勾得他的注意力不住的往他身上飄去。

「到了。」那人突然舉起手臂指了指不遠處那兩行華美的十里宮燈,但平日經過時總要多欣賞幾眼的精緻宮燈此刻引不起他的興趣,龍宿反而又將視線投到在風中飄飛的雪色紗袖上,「嗯?我的袖子沾上什麼髒東西了嗎?」

「不,沒什麼。」龍宿笑了笑,「謝謝汝送吾一程。」

「不用謝。」劍子也報以一笑,微彎的眸子裡藏著龍宿猜不懂的情緒,龍宿站在原地看著那被銀白光芒籠罩、在暗夜中顯得格外飄渺虛無的影子漸漸消失在道路的盡頭後,這才有些失落的轉身準備離開。

只是他才一動作,龍宿便覺得有些不太對勁,將手探入自己衣袍中搜尋一番後,龍宿找著了他半個時辰前才剛從商家手中購得的裝滿南海珍珠的木匣子,但是明顯輕了許多的重量讓龍宿擰了擰眉,揭開那果然空空如也的木匣,龍宿只在裡頭發現一片寫著墨字充當借據用的翠綠葉片,為龍宿解釋了珍珠憑空消失的原因。

看著葉片上的劍子的簽名以及擇日歸還珍珠的承諾,龍宿緊蹙的眉頭也漸漸鬆開,慢條斯理的將葉片收進盒子裡,龍宿薄麗的唇瓣勾起了一道魅人的弧度。

 

 

============
舊稿
貼出來總有種不會填完的感覺
抓頭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