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貫徹愛與真實的邪惡
關於部落格
此地髒話有.女性向有.慎入.DM在DM區
  • 154726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19

    追蹤人氣

榆樹街靈能偵探06

劍子皺起眉頭,少女少了雙眸更顯得猙獰的臉龐充分顯示出了她對於死亡的恐懼,而劍子也無法想像,眼前這名本該無憂無慮的度過學生生活的女孩為何會以這樣的慘狀死去,挖去女孩的雙眼又有甚麼用意呢?難道是害怕鬼魂報復、所以毀去對方雙眼讓她不能看見仇人的樣貌,或者只是因為犯人是個心理異常的傢伙?

知道自己胡亂猜測對於事情進展並不會有多大的幫助,劍子輕嘆口氣正準備起身,而他的目光卻突然停駐在女孩沾滿血漬的腹部上。

先前被血漬遮蓋住,所以劍子無法一眼就看出異樣,只是仔細觀察之後,劍子便發覺了那不甚顯眼的異常之處。

女孩的棉質睡衣上印染著細碎的小花圖樣,而唯獨腹部部分的布料少了大量的碎花圖案,取而代之的則是墨色線條以及幾行字母組成的模糊串連,劍子瞇著眼睛,吃力的想要辨認那些字母代表的意義,耳畔卻傳來了一陣尖厲的慘叫聲,劍子回頭一看,只見少女的紅髮在風中飛揚,襯得她的臉色蒼白如紙,女孩血色盡失的唇呢喃著幾個單詞,雙眼一閉,隨即軟倒在一旁的同伴懷中。

「伊莉莎白,醒醒啊!」搖著懷中女孩的手臂,戴著粗框眼鏡的少女咬著下唇、鼻頭通紅的模樣,讓人不禁覺得她極有可能在下一秒鐘便情緒崩潰而放聲大哭起來,劍子低頭看了看倒在樹叢間的那位死去的少女,覺得這樣的場景果然還是不適合讓這麼年少的孩子看見,起身想把她們帶離現場,伊莉莎白虛弱的聲音卻意外的沒有讓凜冽的寒風打散,準確的將一個名字送進了劍子的耳朵中。

「愛麗絲......」

「喂!那個白頭髮的小子,能閃多遠就給我閃多遠,別妨礙我們警察辦案!」粗野的宏亮嗓音如驚雷般在眾人耳畔響起,有什麼飄忽的想法閃過腦海,劍子卻無暇去深入思考,而是很快的起身避開那隻正往自己衣領抓來的大掌,隨即禮貌的對著那位看起來就像是一頭穿著警察制服的粗暴棕熊般的男人點點頭。

似乎對於劍子身處命案現場仍然一派悠然的模樣很不滿,棕熊警察磨了磨牙,狠狠瞪著緩步走到劍子身邊的貴氣男人,以及抱在一起嚶嚶哭泣的兩位少女。

「你們四個誰都不准走,全都跟我上警局好好解釋清楚!」


「因為踩到死者的手腕所以發現她倒在樹叢裡頭?天底下哪有這麼巧合的事!」棕熊......不,是菲力浦警官大掌一拍,桌面上裝著茶水的杯子也跟著一跳,灑出了些許淺褐的液體。

「你們檢查過了嗎?那件睡袍似乎有點問題。」一臉認真的答非所問,劍子用眼角餘光瞄到了龍宿正無聊的對著警局寒酸的擺設品頭論足、最後嫌棄的搖搖頭。

「要怎麼調查案情那是我們警察的事!」熊掌又擊上了可憐的木頭辦公桌,劍子一臉惋惜的望著那張看來似乎還算堅固的黑色桌子,只希望它在棕熊警察每日「殷勤」照顧之下能夠活的長久些,別太早被熊掌的蠻力打的碎爛。

「還有妳們兩個!」銳眸帶著兇光狠狠瞪向坐在辦公桌另一端,始終手牽著手互相安慰、為對方打氣的兩名少女,「發現屍體的時候妳們應該要待在教室裡上課的吧,為什麼會出現在那個地方!」

「其實是今天早上蘿拉發現愛麗絲不在房裡,原本以為她是一個人先到教室去了,可是愛麗絲沒有準時來上課,我和蘿拉討論過後才決定向老師請假出來找愛麗絲。」

「為什麼妳們這麼肯定愛麗絲沒有去上課就一定是出事了?」劍子疑惑的發問,很快的招來了菲力浦的一記狠瞪。

「愛麗絲絕對不可能會翹課的,就算是生了重病,她也會堅持一定要到學校去,而且最近學校裡還有傳聞有不少人遇到奇怪的事情,所以我擔心她。」

「奇怪的事?」終於將注意力轉回在場人們身上的龍宿單手環著劍子的肩,好奇的望向面色凝重的蘿拉與伊莉莎白。

「其實就是......最近學校宿舍裡盛傳著鬧鬼的傳聞。」蘿拉欲言又止的看了看伊莉莎白,對方只是更緊的握住了她的手,「傳說『她』因為一個人死去太寂寞了,所以想要回來找同伴陪著『她』一起走,有不少人都曾經在夜裡看過『她』穿著喪服在宿舍長廊上遊蕩,留下一串串洗不掉的血腳印。」

「那不過是學生之間流傳的無聊故事罷了。」菲力浦對於兩人認真陳述的故事嗤之以鼻,卻遭到從頭到尾都很溫順的有問必答的伊莉莎白的強硬反駁。

「這才不是什麼無聊的故事!」

劍子愣了愣,有些訝異的望著突然站起身來對著菲力浦大吼的伊莉莎白,而棕熊顯然是對柔弱少女突如其來的怒吼沒有太大的反應,照樣橫眉豎目的對她吼了回去:「這種謠言我聽過太多了,有什麼好大驚小怪的!」

「不,那不只是謠言。」蘿拉安撫的拍拍伊莉莎白的背脊,而伊莉莎白垂在身側的手緊握成拳頭,咬著牙使盡力氣想讓自己的聲音平穩的發出來,然而卻事與願違,她的聲音明顯的抖顫著,「就在昨晚,我見到『她』了,『她』就在我房間的窗戶外,用那張血肉模糊的臉龐對著我微笑。」

少女的話輕飄飄的從那兩瓣柔軟的唇裡傳出,卻沉甸甸的壓在心口,留下了讓人不得不去在意的異樣感受,一時之間,原本喧鬧的警局內變得格外安靜,所有人神情各異,卻都有默契的沉默不語,各自思考著伊莉莎白透露的故事背後所隱藏的涵意。

「菲力浦警官,化驗結果出來了,果真有點問題。」穿著白袍的人員站在門邊對著菲力浦喊著,菲力浦正要警告龍宿與劍子不得干涉警方辦案,卻發現兩人早已先他一步接過實驗室人員遞交的報告書讀了起來。

不悅的從兩人手中搶回報告書,菲力浦擰著粗濃的眉不解的看著報告書上的字樣,「喂!雅各,這是什麼低級的惡作劇?」

「那是從死者的衣服上揭下來的紙頁,漂洗過血漬之後的模樣。」早已經習慣菲力浦總是不友善的態度,雅各逕自解釋。

「這很像是從某本書上拆下來的書頁。」指了指書眉與頁碼,劍子深吸一口氣,念出了被刻意塗掉雙眼的蒼蠅插圖下方的四行文字,「誰看到他死?是我,蒼蠅說。我看到他死,用我的小眼睛......又是鵝媽媽童謠啊。」

「又?」龍宿疑惑的看著劍子。

「剛才我不是跟你說過我看到一個小女孩。」看著龍宿點點頭,劍子又繼續說著,「那女孩手中拿的就是一本精裝版的鵝媽媽童謠。」

「所以汝想說這又是一起鬼魂犯案的事件?」龍宿無奈的長嘆一聲,有些後悔自己當初不該把休假地點安排在這裡,這下可好了,除非是破案,否則劍子不會這麼容易就放下案件和他四處遊玩的。

「真的是鬼魂嗎?」劍子微偏著頭思考著,那位少女手中的書頁雖然有著相似的排版,但是作為證物的這張紙非常乾淨,紙頁看起來也很新,又或許是因為漂洗血跡、所以連帶著連紙張上的些許髒汙都一併清除掉的關係?

「你們兩個在那裏說什麼悄悄話,真讓人不爽!」扭頭對著兩人罵了幾聲,棕熊又把爬滿捲曲毛髮的腦袋埋進報告書裡認真的讀著,沒了可供討論的目標物,又被禁止離開,劍子只好無聊的伸手想端杯子,而另一隻細嫩的小手也跟著伸到了桌子上頭準備取自己那一份茶杯,劍子抬頭一看,正巧望進了那雙乾淨清澈的有些過分的水藍瞳眸。

「您相信這次的案件是鬼魂作祟嗎?」垂下眼簾,伊莉莎白低聲問著。

「這個嘛。」劍子啜了口難喝的苦澀紅茶,毫不客氣的皺了皺眉,「證據會說話,我等著它們開口向我吐露真相。」

 


==============
Orz整個就是想跳過知更鳥篇去寫File03的狀態
抓牆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