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貫徹愛與真實的邪惡
關於部落格
此地髒話有.女性向有.慎入.DM在DM區
  • 154757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19

    追蹤人氣

榆樹街靈能偵探05

05

長廊上響起分屬兩個人、但同樣穩健的腳步聲,繞著螺旋梯走上走廊的身影一紫一白,身上的衣飾並不特別華美,卻有種讓人難以轉移目光的優雅氣質,而最吸引人注意的卻還是那兩隻緊緊交握、即使接收到路人訝然的視線也仍舊不鬆開半根指頭的手。

「汝不是一路上都在喊冷,現在讓汝進來一起烤烤火汝還不肯?」

「讓我烤火只是順便,你的主要目的還是把我介紹給你的中學校長認識。」笑著甩了甩緊扣自己指間的白皙手掌,而龍宿果然就如同以往一般執著的緊握住劍子的手,不肯因為劍子的動作便輕易鬆開,「而且你一定會向他坦白我們之間的關係,我說的沒錯吧?」

「汝在意別人的目光?」龍宿原本還帶著些許笑容的臉龐很快的垮下來,一雙漂亮的眸子緊緊盯住劍子,大有汝不說出讓吾滿意的答案,便要想盡辦法讓汝說出來的威脅意味。

「如果在意,我還會像這樣一路都牽著你的手?」

龍宿望著劍子帶笑的墨眸,隨即伸手環住劍子的肩,將他整個人納進自己的懷抱當中,「說得也是,從旅館到這裡的一路上都不知道有多少人看過吾們牽得緊緊的手了。」

「跟校長先生約定的時間快到了。」拍拍龍宿的背提醒他守時的重要,龍宿卻反而用更重的力道攬住劍子的腰。

「汝也一起來吧,校長辦公室絕對比走廊暖和的多。」

「反正你要進辦公室烤火,外套就用不著了,不如借我穿穿。」劍子輕笑,隨手剝下龍宿的紫絨長大衣往身上一裹,悠哉的往走廊上附設的長椅坐下。

看著一身素白的劍子被還殘留自己體溫的華麗紫色大衣裹得嚴實,龍宿修長的指頭很快滑過了劍子被寒風刮得有些發紅的臉龐,燦金的眸子慢慢漾出了幽暗的色澤,緩緩調整好有些急促的呼吸,龍宿彎下腰,將臉貼著劍子的耳畔輕吻了一口,隨即為他整理領口不讓冷風灌入,這才終於不捨的在劍子帶笑的目光中走進正等著自己進入的辦公室內。

目送龍宿走進那扇朱紅色的門板後,劍子在沙發長椅上調整了個舒適的位置,望著窗外一方灰白的天空發起呆來。

由遠而近響起了一串細碎的腳步聲,劍子轉頭一看,從長廊另一端的某扇門中走出了一位身穿黑色洋裝的小女孩,正蹬著腳上圓頭的娃娃鞋往他的方向走來,女孩看起來大概不超過十二歲,粉嫩的小臉蛋上鑲著一對清澈透著柔藍色澤的圓亮眼眸,渾身上下卻找不出屬於她這個年齡層的孩子該有的稚氣,清冷的藍眸淡然掃過劍子後,她隨即在劍子身旁的空位坐下,翻開了手中的硬殼精裝書閱讀起來。

「妳好。」劍子笑著打了聲招呼,卻連個禮貌的回應都沒得到,但劍子也不以為意,逕自觀察起女孩手中的書本。

雖然書封還保持得相當完整,但內頁卻有些泛黃,紙頁邊緣還留下了一團灰黑色的汙漬,看得出來這是經常翻閱才留下的痕跡,劍子因此對女孩手中的書興起了好奇心,究竟是什麼書能讓一個小女孩如此著迷,甚至是寸步不離的隨身攜帶?

「鵝媽媽童謠?」看著書眉上華麗的變形字體,劍子喃喃念出了書名,而女孩卻啪的一聲闔上了書本,彷彿正在遙望遠處的眼神投在正緩緩射入陽光的窗玻璃上。

「知更鳥回來了,她回來對麻雀進行審判了。」

「嗯?」劍子回過頭,只看見女孩嫩櫻色的唇瓣開開闔闔的動著,那聲音卻透著某種悲涼,彷彿是有人正在為她配音,而她只負責對嘴的工作般,看來僵硬又古怪,女孩抿緊唇瓣突然起身,對劍子露出一抹比春陽還要燦爛的微笑後,踩著輕快的步伐又往與來時相反的方向離開。

看著女孩離去的方向,劍子雖然覺得有些古怪,一時之間卻又無法分辨那忽隱忽現的異樣感,龍宿的聲音隨著開啟門板的聲響卻在此時同時響起。

「汝在看什麼?」

「有個小女孩往那裡走了。」指了指自己右側,劍子轉頭好奇的問,「你有看到嗎?穿著黑色連身裙的小女孩。」

「汝確定汝真的看見她往那裡去了?」龍宿皺皺眉,示意劍子再看清楚眼前的景像。

「這怎麼可能......」劍子起身觸摸著與自己所坐的位子僅相隔不到一公尺的牆面,貼著壁紙的牆摸起來手感粗糙微涼,但確實是面結實的牆,更別說會有什麼機關能讓一個小女孩躲藏了,「我剛才確實是看見了,這面牆原本是條還有數公尺長度的走廊......」

「汝啊,肯定又是被哪來的精怪戲弄了吧。」龍宿苦笑著指了指牆上一幅不算細緻的油畫,畫裡的背景正如劍子所說的是一條長長的走廊,黑衣女孩的背影小小的、正巧就在畫裡的長廊上頭,看起來就像是她正在往長廊的盡頭走去一般,「還是汝在做白日夢?還沒睡醒?」

伸手取回外套,龍宿笑著在劍子額上吻了一口,「這樣好點沒?」

「嗯,清醒多了。」劍子摀著額頭,臉上的表情看不出有什麼特別的情緒,「話說回來,你怎麼不跟校長先生多聊一會,從你進門開始算起也還不到十分鐘。」

「校長待會還要接見一位重要的客人,所以吾也不方便多做停留。」

劍子微瞇著眸仔細看著那一臉坦然的說謊的男人,他曾經聽龍宿提起過,中學時校長與他的感情十分深厚,而校長幾乎是把他當成兒子一樣的疼愛,又怎麼可能在久別多年之後,安排一場僅有十分鐘左右的會面,龍宿肯定又隱瞞了什麼事情不讓他知道,不過龍宿既然不想說,他也不會固執的逼問,只順著龍宿的動作被半拉扯著離開了這棟樓。

「餓了嗎?」

「你別忘了,我們要出門前才吃過早餐的。」

「不過早上才做過那麼激烈的運動,汝真的有辦法靠那一點食物補充的能量撐到中午嗎?」

腰上的手臂又收緊了些,很快的把正要往教學樓走去的劍子拉回出校門的方向,劍子輕嘆口氣,「怎麼了?不希望我參觀你的母校?」

「吾餓了,陪吾去吃點東西。」沒有正面回答問題,龍宿依舊端著燦爛無比的笑臉,環著劍子的腰一步步朝著校門前進,就是希望能越早離開學校越好,心急之下兩人的腳步也越來越快,沒有多餘的心思去注意路況的劍子突然踩著了某種僵硬且圓滾滾的東西,腳下一滑,差點讓一直摟著自己不放的龍宿一起摔倒,而龍宿自然是不會讓自己陷入這樣不華麗的窘境,他很快的穩住重心,並且扶住險些摔進積雪裡的劍子。

「踩到什麼了?」

「不曉得,有點像是木棍。」劍子蹲下身去撥開雪堆,而出現在兩人面前的並不是什麼木棍,而是一截冰冷僵硬的手腕,手骨蒼白而細瘦,纖細的指頭彷彿正要抓取某樣物體般向著天空彎起,「龍宿,你快去請人來幫忙!」

龍宿雖然不情願卻還是順從劍子的希望前往警衛室,而劍子則是留在原地看著那截宛如冰雪雕就的手腕,再順著手腕連接的路徑往小灌木叢中望去。

在那些乾枯的枝枒裡,有一位肌色蒼冷更勝冰雪的少女,她朝天仰躺著,身上的單薄睡袍染著大片暗色汙漬,原本該是膨鬆柔軟的金色捲髮沾滿了雪水與汙泥,秀緻的臉龐蒙著一層死灰的色澤,而她雙眼......也許該稱做兩個血窟窿的部位正帶著無限的怨憤瞪著灰白的天際。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