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貫徹愛與真實的邪惡
關於部落格
此地髒話有.女性向有.慎入.DM在DM區
  • 154732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19

    追蹤人氣

榆樹街靈能偵探04

啪、啪、啪......

緊閉的窗戶不停傳來微弱的聲響,雖然不是很響亮的聲音,但因為接連不停的持續了數個鐘頭,終於還是吵醒了正躺在柔軟的床舖上睡得正熟的伊莉莎白,強撐開沉重的眼皮,映入眼簾的只有黑暗,橫隔在自己的床位上方有一片薄薄的木板,均勻的呼吸聲顯示出她的室友正處於熟睡的狀態。

是雪嗎?今天可真冷呢,會下雪也不奇怪。伊莉莎白伸手攏了攏因為自己翻身的動作而在背後露出一片空隙的棉被,想起明早令人頭痛的數理課程,伊莉莎白連忙閉上眼睛準備再次入睡,她可不希望因為睡眠不足的緣故,在課堂上惹以嚴厲出了名的桃樂絲小姐生氣。

啪、啪、啪......

窗玻璃上的聲音變得明顯許多,並且還有逐漸增強的趨勢,伊莉莎白皺了皺眉,她不懂自己為何會因為這樣稀鬆平常的雪聲而難以入眠,雖然不認為在這種寒冷的季節會突然下起冰雹來,但是伊莉莎白還是掀開棉被往窗戶的方向望了一眼,窗簾好好的被收束在兩旁,也許是比她晚睡的瑪莉忘了拉上了,明早可要好好數落她一頓。

望著一片漆黑的窗外,強烈的睡意躡著腳尖緩緩朝她走來,伊莉莎白打了個呵欠,正要閉上眼睛的同時,那原先對她入睡的決心已經不再造成困擾的聲響再度響起,這次又比先前來得更響、更令人難以忽視,伊莉莎白被突然回想起來的畫面嚇了一跳,一股寒意順著腳尖竄上了她的背脊。

窗外沒有雪。

伊莉莎白擰起纖細的雙眉,像要保護受驚的自己一樣將雙臂緊緊環在胸前,別說是雪了,就連風聲都聽不見,那個聲音究竟是怎麼發出來的?難道是隔壁寢室的人半夜睡不著覺,為了好玩所以才敲起牆壁?

不過伊莉莎白很快的又推翻了這個想法,隔壁寢室因為今年招生人數略少的關係,從入學當天開始便沒有人入住,更何況,那個聲音確實是從窗玻璃上傳來的,對自己的聽力一向很有自信的伊莉莎白可以如此肯定,但是她們的房間可是在第四樓,就算有人在樓下惡作劇、對這扇窗戶扔起石子,也不可能次次準確命中她們的窗玻璃啊。

伊莉莎白發現自己正無法克制的顫抖著,緊握著雙手強迫自己冷靜下來,她簡單的做了幾個深呼吸的動作,那個聲響越聽越像是某種規律而重覆的旋律不停在耳邊響起,伊莉莎白很清楚那個旋律的出處,但她卻不願在此刻回想起來。

『誰殺了知更鳥?是我,麻雀說。我殺了知更鳥,用我的弓和箭......』少女甜美的嗓音唱起了這首旋律輕快、歌詞卻透著詭異的英國童謠,彷彿有隻冰涼的手正緊緊握著她的心臟,伊莉莎白張嘴喘著,雖然害怕,卻不明白為何她會掀開棉被,往那僅僅只有一窗之隔、似乎藏著許多可怕魅影的濃黑裡望去。

窗外的景色並不如伊莉莎白所預想的那樣是片空無一物的幽暗,伊莉莎白可以清楚看見窗玻璃上有一個暗紅色的手印,而手印的主人腦殼破碎、血液與某種黏稠的物體糊在看不清原貌的臉上,咧開唇瓣笑得極其歡快。

慘叫聲劃破寂靜的夜空,而無論伊莉莎白叫得再大聲,那張破爛的臉龐卻像是要嘲笑她一般一直掛在窗沿不肯離去。


半撐起身子看著蜷在自己懷中熟睡的劍子,龍宿笑了,伸出手去揉弄那頭細軟的銀色短髮,聽他不滿的哼了兩聲,像是一隻正在陽光下悠然酣睡的白色貓咪。

難得排出了半個月的休假,劍子在上次的案子裡受的傷也好了大半,龍宿便迫不及待的邀請劍子與他出城旅遊,只是沒想到高中母校校長的邀請函硬是快上一步,龍宿只好將兩人的旅遊計劃做個小小的改變,前三天送給校長安排,剩餘的十二天,他可要帶著劍子好好到處遊玩了。

壁爐裡的炭火還在燒著,即使裸著身子在房間裡亂走也不會讓人覺得寒冷,所以龍宿索性將覆蓋在兩人身上的被子往下扯過腰際,保養的完美的指尖順著劍子頸肩的線條一路滑動,流連在他曲線優美的背脊上頭。

沒有刻意做些保養的工作,但也許是因為經常運動的關係,劍子的身材完全看不出有走樣的跡象,結實的肌理完美覆蓋在修長的身體,小麥色的肌膚透著淡淡的陽光香氣,讓人怦然心動,將劍子攬進自己的懷中感受兩人溫熱的肌膚相貼,龍宿又惡作劇的輕咬了一口劍子的耳垂,試圖用各種小動作打擾他的睡眠。

不過被龍宿折騰了一夜的劍子似乎還沒睡夠,雖然會低聲抗議幾句,卻一直沒有睜開眼睛的打算,即使龍宿的大掌已經漸漸摸向他下身敏感的部位,劍子也只有拍開那隻不安份的掌,翻過身繼續睡。

「劍子,吾怎麼覺得汝總是在無意識中誘惑、挑戰吾忍耐的底限啊?」挑眉看了看那顆不會做表情的銀白色後腦勺,龍宿也不再客氣,濕熱的唇覆上劍子的後頸舔吻,雙手也同時滑向劍子雙腿之間,一隻向前掌握了劍子的要害,另一隻手則是試圖將長指探入劍子身後緊閉的入口,昨夜縱情過後還殘餘著些許黏液讓龍宿很順利的便將指節埋進劍子體內。

「龍宿,你怎麼老是大清早的就突然興奮起來?」即使看不到劍子的表情,但龍宿仍然可以在腦中想像他此刻的模樣,肯定是皺著眉頭一臉嚴肅的抱怨著,透著緋紅的眼角與耳殼卻洩漏了劍子早已動情的證據。

「不可以嗎?吾們難道不是一對戀人?」龍宿抽動著手指,盡情探索那人的美好。

「就算我說不可以,你也不會就此停手。」劍子消極的在龍宿懷裡掙動幾下,想起自己的假還有漫長的十五天可休,不必擔心今天縱慾過度會影響到明天的工作,劍子低低的嘆了口氣,索性放鬆身子讓龍宿挑逗他的敏感點。

龍宿吻了吻劍子耳後的肌膚,低低的笑聲混著慾望傳進了劍子耳裡,「感謝汝的理解與體諒。」

「廢話這麼多,難道是不想要了?」

「怎麼會?吾可是恨不得把汝綁在身邊,一刻都不讓汝離開的。」

扶著劍子的腰讓他趴跪在柔軟的棉被上,龍宿一個挺身,便將自己的碩大狠狠撞進了劍子柔軟的體內,劍子的低喘與沙啞的吟聲混著磨擦而發出的細小而濕潤的水聲,都讓龍宿口乾舌燥,直想將劍子一口口慢慢咀嚼了吞下肚,一解體內永遠化消不了的、對劍子濃烈的慾望。

配合龍宿律動的動作,劍子的呻吟越顯得低啞,卻性感的讓龍宿得咬牙強撐才忍得住不讓自己在劍子緊窒的體內太快解放。

隨著劍子的一聲重喘,解放在龍宿掌心的白濁很快的隨著引力法則滴落在絲質床單上頭,而龍宿也將慾望全數發洩在劍子體內,濃烈的性慾氣味飄散在溫暖的空間中。

雖然很想維持這樣的動作抱著劍子繼續溫存,但那濕潤的黑眸朝自己扔來的瞪視依舊極有殺傷力,龍宿讓劍子脫離自己的懷抱,看著他吃力的收拾浴袍準備進浴室洗澡,龍宿望了眼劍子腿間青青紫紫全是讓他啃吮出來的痕跡,然後得意的笑開。

「吾們一起洗澡吧。」

回答他的是浴室門被甩上的聲音。

房門的鈴聲在此刻響起,龍宿繫好浴袍的腰帶迎進了客房服務的人員,比起豐盛的早餐,細心附上早報對龍宿的吸引力反而還更大些,只是攤開那份仍帶著油墨氣味的早報,龍宿卻一個字都沒有看進去,只是豎直了耳朵聽著浴室裡傳來的水聲。

坐在床沿發了一會兒呆,龍宿最後還是甩開了手中的早報,拎著乾淨的浴袍與毛巾偷偷溜進浴室裡頭。

而飛散在半空中的報紙緩緩墜落、平貼在床舖與木質地板上頭,頭版新聞上斗大的標題與新聞照片都寫出了一則火車事故的重大意外,而還在浴室裡擁著對方吵嘴的兩人,此刻卻還不知道,這則偶爾會發生在車站的火車事故將會將他倆平靜的休假攪得天翻地覆、不得安寧。

 

=============
File2正式開篇Orz
BGM:Silent Hill4 Room Of Angel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