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貫徹愛與真實的邪惡
關於部落格
此地髒話有.女性向有.慎入.DM在DM區
  • 154757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19

    追蹤人氣

榆樹街靈能偵探03

看著進他屋裡簡直比進自家廚房還要自在的兩人,貝克無奈的搖搖頭,隨手掩上身後一直大敞著的門板,沒等主人同意,佛劍早已上了二樓去各個房間搜索可能藏在某處的兇器,而劍子卻像是完全沒聽說過十三街的那起命案一樣,悠然自在的站在客廳正中央欣賞起貝克家裡的擺設。

「請問......你不必跟著佛劍隊長一起行動嗎?」

「嗯?他反而會比較希望我不要妨礙他工作吧。」劍子笑了笑,划動修長的腿在客廳中央繞著圈子,隨即挑了個最靠近壁爐的位子坐了下來,套著小碎花布套的沙發雖然比不上龍宿家裡的舒適,但壁爐上各種零碎的手作擺飾以及被自己壓在身下、肯定也是貝克夫人親手縫出來的椅套,都讓人有種身處於溫暖家庭中的感受。

凝望著前方的壁爐,沒有放置柴火的方型空間裡空洞洞的,彷彿某種吃人妖怪正蹲踞在客廳一角,一點一滴的吞噬了原本屬於貝克家的幸福時光。

嚓的一聲,貝克劃開火柴重新點燃冰冷的壁爐,劍子將視線投在正飢餓的吞吃木材的紅火,剎那間,他看見了一隻被燒得皮焦肉爛的手從火堆裡快速竄出,沾黏著黑紅色爛肉的雪白指骨攀住了貝克的手腕,滾燙的火焰很快的爬滿貝克的手臂。

「佛劍!快來幫忙!」劍子很快的跳下沙發準備到廚房去接水來澆熄貝克身上的火焰,而就在通往二樓的樓梯傳來佛劍急促的腳步聲時,貝克反而疑惑的望著臉色蒼白的劍子。

「怎麼了嗎?臉色好差啊?」

「咦?這怎麼可能?」他明明看見的,那已經覆住貝克整個上半身、異常迅速兇猛的火勢,怎麼會在一瞬間就消失得無影無蹤,而當事人更是連一點傷都沒有。

一臉平靜的望著劍子抓住貝克翻來轉去的查看的動作,佛劍輕咳一聲,「不好意思,我有點渴。」

「抱歉,是我失禮了,兩位請稍待一會,我去為你們準備茶水。」

看著貝克圓墩墩的身影消失在廚房的木門後,佛劍拉住還想跟上去確認清楚的劍子問道:「說吧,你看見什麼了?」

沒有回答佛劍的問題,劍子反而丟出了另一道疑問,「佛劍,你是不是懷疑貝克夫人是殺死十三街那位女性的兇手?」

「但沒有確實的證據。」

「死亡時間確定了嗎?」

「平安夜當天晚間七點左右。」

「貝克夫人也是平安夜那天失蹤的,莫非是她殺害了那位女性之後,畏罪潛逃了?」劍子皺眉望了望佛劍,只見對方的臉色也同樣凝重。

「雖然不排除有這種可能性,但是那天因為大雪的關係,鐵路全面停止運行,幾條通往城外的主要道路也因為積雪過深而封鎖,局裡派人去城裡的幾座旅館查過了,沒有人見過長相與貝克夫人相似的女性。」

「是嗎?既然如此,那她離開現場之後,除了找個地方結束自己的生命外,也只有回到自宅這條路可走了。」像是要甩開令人煩躁的心情,劍子將自己的身體重重拋入沙發椅中,衝擊的力道將沙發腳撞離原位約一寸左右的距離。

佛劍橫了劍子一眼,卻只聽見對方轉移注意力的問話:「話說回來,貝克先生泡個茶怎麼泡這麼久?該不會是太久沒進廚房所以忘了茶葉的擺放位置吧?」

「別去添亂。」一把扯住正想起身的劍子,佛劍低聲阻止了他的行動,而劍子卻瞇起眼睛凝望著壁爐前方的長毛地毯裡閃爍的一點光芒。

「佛劍,你覺得那會是什麼?」指著那不停刺進自己眼裡的光芒所在,劍子喃喃說著,「不會是凶器吧?我們真幸運。」

佛劍彎下腰撿起那樣物品遞到劍子面前,同樣的銀製複瓣薔薇、切工精細的紅寶石......

「......證物要好好收著啊,佛劍隊長。」取笑的拍了拍佛劍的肩膀,而對方卻只是不發一語的將懷中的證物袋掏了出來,從裡頭倒出了另一隻同樣細緻華美的美麗耳環。

「如果是你在家裡落了一隻耳環,會只戴著另一隻耳環就這樣出門嗎?」

「你說過那是貝克夫妻結婚紀念日的禮品吧。」劍子捏著手中的耳環仔細端詳,「既然是這麼重要的東西,會在平安夜這種重要的節日裡戴上它們是很正常的,更何況愛美的女性在出門之前都少不了要在鏡子面前站一會兒,整理儀容什麼的,如果耳環當時就掉了,夫人肯定不會放任它孤伶伶的吊在半邊耳朵上就這麼出門的。」

佛劍點點頭,「所以離開十三街之後,她確實有再回來過。」

「那麼為什麼貝克先生還要向我們報案說妻子失蹤了?」劍子壓低聲音瞄了沒有動靜的廚房一眼,「是因為知道了妻子的犯行,所以想要包庇她,或是還有其他原因?」

那隻從火堆裡探出來的手腕,實在讓人很難不去在意。

「佛劍,我覺得你最好請人來檢查一下這個壁爐。」劍子指了指正妖嬈扭動身軀的焰火,這回他作足了充分的心理準備,那隻燒爛的白骨手卻不給面子的不再出現。

「為什麼?自從兩年前的意外發生之後,你的『直覺』似乎越來越活躍了。」

劍子苦笑著,心想他該怎麼跟佛劍解釋他三不五時就會撞鬼的新體質,廚房裡卻突然傳來一陣悽慘的叫聲打斷了劍子的思考,兩人二話不說,立刻衝進那僅有薄薄一扇門板阻隔的廚房裡,只見貝克的左手臂被割出一道血口子,從中湧出的鮮血染紅了貝克的衣袖,而佛劍愣愣的看著一柄用貝殼與珍珠鑲嵌裝飾的匕首就這麼飄浮在半空中,動也不動。

說飄浮也許還不算精確,至少那柄匕首正像被一名對貝克懷有強烈的恨意的人緊握在手中一般,不停對著跌坐在地板上卻因為手腳發軟而無法順利逃離的貝克進行攻擊。

「請住手,貝克夫人!」劍子擰眉望著正握著匕首浮在半空中的那位先前在安琪莉亞遇見的美麗女性,「把他交給我們吧,相信在公正的審判之下,法庭會還給妳一個公道的。」

『那種東西,我不需要。』如冰錐般尖銳的聲音直直灌入劍子耳裡,劍子難受的摀了摀耳朵,在下一刻便看見貝克夫人鮮紅色的晚禮服裙襬著起了細細的火苗,那些火苗很快的互相沾黏、串連織成一片華麗的火毯,火毯包覆住夫人周身,將她細嫩的皮膚烤熱、燒裂,許多巨大的水泡浮現在她姣好的臉龐上,隨即因為熱度上升的關係而破裂,鮮血延著臉頰淌下,看起來就像是兩道艷紅的眼淚,『他說過他愛我,他會讓我幸福的過完這一生,為什麼......如果不打算做到,一開始何必要向我許下承諾?』

別過臉不知道是心虛或是害怕,貝克不發一語,只是抖著龐大的身軀縮在廚房一角。

貝克夫人看著自己的丈夫懦弱的模樣冷冷一笑,隨即不耐的移開視線望向劍子,『那賤女人是我殺的,我從很早以前就知道他們之間的醜事了,只是沒想到他居然聽從那女人的話,想要把安琪莉亞的店名變更為她的名字。』

「劍子,你一個人在自言自語什麼?」似乎看不見貝克夫人的模樣,佛劍發問了,卻被劍子隨意擺了擺手示意他暫時安靜看著就好。

「安琪莉亞......那是我們共同的夢想,要開一間可以讓所有踏入店面之中的女性都獲得幸福的婚紗館。」貝克的聲音乾啞的自角落發出,「因為她是我最珍視的、最貴重的寶貝,所以我們才會用她的名字來為婚紗館取名。」

『全是謊言!謊言!』聽了貝克的話,安琪莉亞似乎怒火更盛,她很快的穿過劍子的身體,迅速飄移到貝克面前,然而被幽靈穿過身體的感覺並不是什麼舒服的體驗,劍子摀著翻滾的胃部、渾身又冷又痛,看著劍子突然倒地,佛劍連忙上前去將他攙扶到客廳歇息,只是才安頓好虛弱的劍子,廚房裡便傳來一連串的槍響,隨即是貝克撕心裂肺的慘叫聲。

『全都結束了。』一生若有似無的嘆息在佛劍耳邊響起,匕首墜落在廚房地板上,敲出了清脆的聲音,踏進滿是鮮血的廚房內,佛劍皺眉看著倒在血泊中已然昏迷的貝克,卻遍尋不著對他下毒手的犯人。


「貝克全都招認了,他承認那天晚上,安琪莉亞小姐是先前往十三街殺害貝絲‧科倫之後,再返家試圖用同一把匕首將他刺死,那隻耳環便是在兩人扭打之際掉進地毯裡的。」翻著手中的報告,佛劍坐在劍子床邊為他簡述貝克的自白,「貝克供稱,安琪莉亞是被他推了一把之後,不小心撞傷後腦勺而死,事發後他害怕屍體被人發現,便將安琪莉亞的屍體塞進壁爐內燒掉。」

「幸好貝克家裡沒有好小孩,不然聖誕老公公來送禮之前還會先踩著一堆骨灰,多可怕啊。」臉色依舊是嚇人的慘白,劍子卻對佛劍嚴肅的表情視而不見,依然故我的說著不太好笑的冷笑話。

「要我派人調查壁爐的時候,你就已經知道那個壁爐藏著的祕密了。」佛劍毫不放鬆的緊盯著劍子瞧。

「這個嘛......」

「好了、好了,汝要求的五分鐘已經超過三秒了。」硬生生將兩人凝望對方的動作打斷,龍宿毫不客氣的往劍子床前一站,將佛劍的視線徹底隔離開來,「劍子需要休養。」

「那我先告辭了。」對迎上前來的穆仙鳳點點頭,兩人對話的聲音很快消失在掩上的房門之後。

「汝還沒跟佛劍提過?」微涼的指尖拂過劍子蒼白的臉頰,龍宿心疼他的虛弱之餘,也好奇劍子為何不向佛劍吐實。

「不是不提。」將手腕墊到腦後,劍子舒舒服服的閉上眼睛,「我會告訴他的,有機會的話。」


File01(完)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