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貫徹愛與真實的邪惡
關於部落格
此地髒話有.女性向有.慎入.DM在DM區
  • 154757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19

    追蹤人氣

榆樹街靈能偵探02

「我就是。」窩在辦公桌後的劍子舉起手朝男人揮了揮,而龍宿朝他點點頭,隨即要穆仙鳳進屋裡泡茶招待客人,自己則是出門準備赴一場會議,劍子微瞇著眼凝望坐在桌前的貝克,注意到他脖子上的領結打得有些歪扭,劍子笑了笑,「真巧,我也不擅長打領帶。」

聽見劍子的話,貝克有些不自在的伸手扯動領帶,「是啊,平時都是妻子替我打領帶的,只是她從平安夜當天傍晚出門之後,就一直沒有再回來了。」

看著貝克瞬間黯淡了幾分的臉色,劍子也收斂起笑容換上了更為嚴肅的表情,「可以把事情經過再說得更詳細些嗎?」

「好的,讓我想想。」貝克接過穆仙鳳泡好的紅茶潤潤喉,渺遠的眼神落在不斷升起的茶煙上頭,「那天,她正在廚房裡準備晚餐,忙碌了一陣子之後卻突然走出廚房說她忘了一樣重要的東西,必須馬上出門去買。」

「在平安夜當天出門購物?照理說,在那個時間點應該不會有任何店家還在做生意吧?」一旁抱著托盤的穆仙鳳歪著腦袋,疑惑的目光投到了貝克身上。

「是,所以我也覺得奇怪,曾經想阻止她離開,但是她異常的堅持少了那樣東西,今年的平安夜就不能算是完美。」想起了妻子迎著夕日餘暉對自己揮手的笑臉,貝克嘆了口氣,「如果早知道她會一去不回,當初我就算綁也要把她綁在家裡了。」

「既然這已經成為事實了,你再繼續追悔也毫無益處不是嗎?」劍子單手托著下巴,墨色的清澈眸子雖然正不客氣的審視貝克的表情反應,但那直接了當的視線卻沒有為貝克帶來些許不快,也許是對方的態度太過坦然,反而讓人無法生氣吧,貝克苦笑著想。

「說的沒錯。」

「既然你也贊同我的意見,那我就繼續發問了。」翻開了桌面的記事本,劍子握著鋼筆準備記錄,「你知道她要去的地方是哪裡嗎?」

「不清楚,她常去的幾間店鋪和朋友的住所我都打電話問過了,可是她沒有去任何一個地方。」

「那會不會是在返家的途中出了什麼意外?」

「但佛劍隊長似乎將整個新年假期都投入在協尋她的工作上頭了,若是有發現,他肯定會先通知我的。」

「說的也是。」皺了皺眉,似乎是因為維持同樣的姿勢太久,痠疼的骨架開始抗議了,劍子索性往後一躺賴進柔軟寬大的沙發椅裡頭,一雙眸子卻絲毫不放鬆的緊盯著貝克的臉,「那麼關於尊夫人的失蹤,你個人有什麼看法?」

「我如果知道她究竟去了哪裡,那我還用得著找你們幫忙嗎?」被劍子的問題稍稍挑起了怒火,貝克第一次在兩人面前卸下了溫和的微笑。

「我不是問你知不知道她的去向,而是你關於這件事的看法?在她失蹤之前,有沒有什麼前兆或是不對勁的事情發生?」面對客人的怒氣依舊不慌不亂,劍子勾起唇淡淡笑開,那柔軟而爽朗的笑容像是有著安撫的作用,貝克很快的冷靜下來。

「這麼說起來,在新年假期開始之前,她似乎有一段時間不太對勁,總是一個人呆坐著不知在想些什麼?偶爾還會將脾氣發洩在傭人身上,或是砸壞家具等等。」

「你沒有試圖去問出她鬱鬱不樂的真正原因?」

「沒有,因為越是接近新年,她亂發脾氣的行為也就慢慢收斂,在傭人收假的當天,甚至還好聲好氣的塞了一袋食物給曾經不小心被她砸傷的那位女傭,要她返鄉好好休息。」

「那麼,你認為她的情緒變化會不會是裝出來的?其實她還在為著某件事煩惱,而你卻沒有發覺?」轉著手上的鋼筆,劍子問道。

「不,其實她失蹤的當天早上她還很開心的替我煮了一頓豐盛的早餐,事實上因為繁忙的工作,我們已經很久沒有像這樣坐在一起好好的吃飯了。」貝克有些靦腆的搔搔他半禿的頭頂,「而且她還說:已經沒事了,一切都要在今年之內了結,她有自信不讓煩惱的原因留到明年。」

「喔......」拿起鋼筆在筆記本上隨手塗了幾個塗鴉,讓早已看慣自家主人完美畫技的穆仙鳳忍不住掩唇輕笑起來,「所以她從來沒向你提起過讓她煩惱的原因?」

「是的,我想她也許是體貼我,不想讓我工作之餘還要為了其他事情操心。」

「但那件事很有可能是導致她失蹤至今的主因喔。」劍子毫不客氣的伸出指頭戳向對方的鼻尖,彷彿能看見對方額上滑落一滴冷汗,劍子滿意的抽回了手。

「是......這是我的錯,我也非常後悔當初沒有堅持著讓她說出她的煩惱。」

「好,那現在方便去你家看看嗎?」

「呃?」

「說不定尊夫人有留下什麼線索,我想親自去確認看看。」話聲未落劍子便起身走到門口,貝克還愣著反應不過來時,劍子已經穿好禦寒的大衣,站在門邊等著他動作了,這下就算貝克真的不方便也不好拒絕,只得像個木偶般被穆仙鳳擺弄著穿戴好外衣與帽子。


貝克的宅邸雖然離榆樹街的店面不遠,乘馬車卻也要花上將近二十分鐘的時間,那是一棟位於郊區兩層樓的木造建築,雪白的外牆與典雅的設計,在在顯示了女主人興趣以及男主人為了討妻子歡心而做的努力,馬車才剛停好,劍子便有些迫不及待的跳下車,三步併作兩步的跨越前院的草坪後,朝著站在門邊正回過頭望自己的男人。

「佛劍,真沒想到會在這裡遇上你,好久不見了。」

被稱作佛劍的高大男人點點頭,隨即將視線投到姍姍來遲的屋主身上,「貝克先生。」

「早安,佛劍大隊長。」貝克一邊掏出鑰匙開門,一邊頭也不回的詢問,「請問已經有我的妻子的消息了嗎?」

瞪著貝克後腦勺瞧的眼神似乎有些疑問,但剛正嚴肅很快的重新回到佛劍細長的漂亮眸子裡,「很抱歉,我們沒有找到她,但是在十三街的公寓裡頭發現了一具女屍,以及一隻紅寶石耳環。」

小心翼翼的從證物袋裡取出了一隻細緻的耳環遞到貝克面前,一見到那純銀複瓣薔薇花型耳環底座上鑲著一顆宛如燃燒般閃爍著紅光的寶石,貝克臉色瞬間變得蒼白。

「局裡的同仁調查過了,這隻耳環確定是你在一年前向珠寶商懷特訂製的結婚紀念日禮品。」

「是的,但你方才還提到一名女屍,莫非她是......」

「不,那位女性是在十三街活動的高級妓女,今早才被同伴發現陳屍在自家公寓的客廳中,死因是窒息,頸子上留有明顯的瘀痕與指印,另外殺她的人似乎與她有著深仇大恨,勒死她之後又用匕首猛刺她的胸前十數刀,但凶器沒有遺留在現場,我們唯一找到的只有這隻耳環。」

「莫非你是想暗示殺死那名妓女的就是我的妻子?」忿忿的瞪著佛劍,貝克垂在身側的手緊握成拳,指節因為過度用力而泛白。

「方便讓我進屋裡調查嗎?」雖然嘴上是在詢問貝克的意見,但佛劍毫不在意的從擋在門前的貝克身邊穿過,看來即使他反對,佛劍也會強制搜索貝克的屋子,拍了拍整個人像是洩了氣的皮球般癱軟的貝克肩頭,劍子一邊說著打擾了,一邊逕自穿著鞋踩進屋裡。

 

==========
開頭寫到鳳兒拿托盤那段
熊熊就萌了鳳兒的女僕裝啊(抽死)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