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貫徹愛與真實的邪惡
關於部落格
此地髒話有.女性向有.慎入.DM在DM區
  • 154757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19

    追蹤人氣

榆樹街靈能偵探

新年假期剛過,大街上仍然留著節慶時節的熱鬧氣氛,掛滿彩球的聖誕樹此刻正被靄靄白雪所覆蓋,看不出華麗的原貌,只有一柱雪白的樹型矗立在街角,劍子頂著被凍紅的鼻頭,一個轉身沒注意便撞上了那棵結凍的樹,手裡的咖啡險些灑了出來。

一傾杯子救回自己取暖用的熱咖啡,慶幸夾著巧克力醬的麵包沒有與自己的雪色大衣作親密接觸,劍子輕嘆口氣,望了望離自己還有三個街區遠的偵探事務所,不知是該先在這裡把快要結凍的早餐吃掉,還是先到事務所取暖再說。

像這種下著雪的寒冷天氣,劍子總會有些後悔不早點接受龍宿同居的邀請,少了暖氣設備的公寓對怕冷的劍子而言,住起來簡直比地獄還難熬,想著晚點碰見龍宿的話要向他要求搬到事務所裡暫時住一陣子,不知道他會不會答應?

這個時間對一般人來說還有些嫌早,天色還沒完全大亮,快速解決掉手上簡單的早餐,劍子將手插進外套口袋,縮著脖子想躲避不停從他的衣服空隙裡頭灌入的寒風,瞇著眼睛像要對抗朝他臉上直直搧來的冷空氣,劍子皺著眉,完全無心欣賞身旁一連幾間店面所擺設的華麗櫥窗。

遠遠的,他看見一位女士站在一間婚紗店的櫥窗前,出神的凝望櫥窗中白色系純潔無暇的婚紗,劍子抬眼看了看招牌:安琪莉亞,城內的女孩女人們無一不是夢想著總有一天要穿上安琪莉亞的裁縫師為自己親手裁製的婚紗,踏上紅地毯走向幸福的後半生,那是間滿足所有女性浪漫想像的夢幻名店,只是在這樣寒冷的天、大清早的就站在店門前癡癡望著櫥窗的模樣總讓人覺得有些奇怪。

劍子搖了搖頭,想著也許是一位迫不及待的想走入婚姻的女性,只是那位女士的服裝很快引起了劍子的注意。

明明是飄著細雪的寒冷天氣,那位女士卻僅穿著輕薄的夏裝,後背大膽挖空的設計讓那曲線優雅的背部毫無遮掩的呈現在劍子眼前,絲綢光滑柔軟的布料簡單勾勒出女士胸前的渾圓飽滿,以及腰椎以下性感的曲線,裙襬的高衩設計更讓掩在紅裙底下的修長雙腿若隱若現,勾得人心緒浮動。

只是劍子此刻完全無心欣賞這樣突兀出現在街上的美景,姑且不論他原先就不是那種會失禮的凝望美麗女性的好色之徒,更讓劍子覺得在意的是那一身不符合季節以及場合的豔紅晚宴裝,穿得這麼單薄卻還能動也不動的站在街角任由風吹雪掩,這樣的耐性也只有毫無知覺的木石或是死人才辦得到吧。

死人。

這個名詞像槌子狠狠敲了劍子腦袋一記,忍著暈眩的感覺,劍子再次往那名女士的方向望去,果然,他又看見不該看的東西了。

上回是莫名其妙被個在婚前死亡、沒能娶得美妻而陰魂不散的青年纏上,好不容易才請神父替他驅除了那個一天到晚在他耳邊嚷著「我想結婚」的囉嗦幽靈,怎麼這麼快又讓他撞上了另一個。

劍子皺了皺眉,低著頭想裝作沒看見便要快步通過「她」身邊,只是擦身而過的瞬間,從「她」身上傳來異樣濃烈的腥鏽氣味讓劍子險些把胃裡的早餐都嘔出來還諸大地,劍子斜眼瞄了瞄「她」身上的晚宴服,很快的發現那種異樣的紅看起來就像是被鮮血漬染過般,滑潤的肌膚也透著死灰的蠟白。

一股寒意從背脊竄上,劍子搓了搓浮起雞皮疙瘩的手臂快步向前行,猜想這種能夠看見幽靈的能力是不是因為兩年前那場意外而起,劍子凝眉想著回頭是否該上警局調查一下最近通報失蹤的人口裡是否有這麼一位女性,好讓她能在神的祝福之下回歸亡者國度,不再寂寞的徘徊在人間。

不知是不是他的錯覺,總覺得那位女士正用那雙美麗但森冷死寂的雙眼緊緊盯著自己的背心,久久不願轉移視線。


平時要走二十分鐘的路程,劍子今天只費了十分鐘便走完了,有些疲倦的推開事務所的大門,劍子望了望眼前完全變了模樣的室內裝潢愣了一下,隨即又退出門外仔細瞧了瞧一旁懸著的招牌,確實還是那片古銅色鐫刻著華麗花體字的橢圓形銅片,劍子再次推開門,這次迎接自己的是穆仙鳳燦爛的微笑。

「劍子先生,您今天來的真早。」

隨意應了幾聲,劍子踏進室內後便被要求脫鞋,穿著厚毛襪的雙腳很快的陷入地上鋪墊的柔軟地毯中,而他所懷念的白牆如今已經重新貼上了金箔壁紙,壁爐的火光愉悅的在其上跳躍,老舊的家具全換上了布面上繡滿精緻花紋、紡進金線的全新組合,門邊的聖誕樹果然不出他所料的披掛了許多裝飾品,層層疊疊的幾乎完全遮掩住濃綠的樹枝,而樹下還散置了許多包裝精美的禮物,看來有人還沉浸在過節的氣氛中尚未收心啊。

輕嘆口氣,長指壓了壓發疼的額角,從休息室走出來的那個男人性感的薄唇勾著顛倒眾生的魔性笑容,西裝背心難得扣上了所有的扣子,打成華麗花結的領巾鬆鬆的垂在胸前,卻只是在懾人的華麗中添了幾分慵懶的氣質,讓那人顯得較為平易近人,也為他自身的魅力加分不少。

在穆仙鳳的幫助下套上了深紫色的天鵝絨長版大衣,合身的剪裁更顯出那人的好身材,理著領口的紫貂毛皮,龍宿開口笑問:「如何?汝喜歡新的裝潢風格嗎?」

「如果我說不喜歡,你會把原來的乾淨牆面還給我嗎?」

「當然不會。」龍宿一笑,「吾喜歡現在的模樣,比起以往來得有朝氣的多。」

「是,老闆您高興就好。」劍子苦笑著啜了口穆仙鳳替自己溫熱後送上的牛奶,應聘來這間事務所擔任偵探這已經是第三年了,劍子仍然無法理解龍宿為何三天兩頭的便換一次裝潢,就算是要給客人耳目一新的好印象,可是他們這間事務所一個月還不見得接得到一件案子啊......

「別喊吾老闆,吾喜歡聽汝叫吾龍宿。」穿好外出服的龍宿踩著皮靴走到辦公桌前,低頭在劍子光裸的前額一吻,「劍子,什麼時候搬來吾家住?」

「呃,再說吧。」完全將稍早之前被凍醒的記憶拋諸腦後,對於自己很有可能一天二十四小時都必須和這樣閃死人不償命的華麗擺設共處一室的情況,劍子一向有著莫名的抗拒。

像是覺得可惜的輕嘖了聲,龍宿接過穆仙鳳遞來的手杖,「對了,汝還記不記得安琪莉亞婚紗館的老闆,那位克里斯‧貝克先生。」

一聽見熟悉的名詞,劍子的心頭突跳了下,「嗯,怎麼了嗎?」

「貝克先生在新年期間似乎向警局尋求搜尋任務,聽說是他的夫人在平安夜當晚無故消失,一直到現在還沒有平安回家,因此懷疑夫人是不是遭遇了什麼意外。」

「嗯......」

「因為佛劍隊長領著人翻遍了整座城都找不到夫人的蹤跡,所以貝克先生打算來這裡問問汝的意見。」

「啊?」問他?他能怎麼說?說他在安琪莉亞前面遇見一位不確定是否是尊夫人,但可以確定的是她肯定死去很久的幽靈嗎?

「早安。」一道溫和的男聲很快插入兩人的對話間,劍子與龍宿有默契的一同轉頭,只見一名身形略為矮胖,臉上卻帶著憨厚笑容的男人站在門邊脫下帽子,「我是貝克,請問劍子偵探在嗎?」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