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貫徹愛與真實的邪惡
關於部落格
此地髒話有.女性向有.慎入.DM在DM區
  • 154726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19

    追蹤人氣

酒仙04

馬車的車廂很破舊,隨著一路的顛簸,木製的隔板不停發出了吱嘎的雜音,彷彿隨時會解體,而望著窗外風景的劍子則是一副悠然自得的樣子,頭痛的感覺消退很多,龍宿索性坐直身子,跟著劍子的視線往外頭望去。

他們出城不過才半個時辰的時間,道路左右的風景便已經完全變了模樣,夾道種植的兩排枝葉繁茂的大樹彷彿正在列隊歡迎他們般,在夏日的微風輕拂下搖擺著翠綠的枝枒,串串金黃色如流蘇般垂吊著的細碎花朵掠過龍宿的指尖,有些則是隨著輕風舞進了兩人所在的車廂內。

不同於以往所見的樸素形象,此刻閉著眼睛假寐的劍子周身有如被陽光的碎片環繞著,龍宿靠坐在車廂一側,安靜欣賞著身畔那人的一襲雪色長袍綴上了燦亮的點點金芒,隱約有種草木的清香由劍子身上飄來,宮中也有種植這類植物,所以龍宿很清楚那燦金的花瓣不可能有任何香味存在,想確認香氣來源的龍宿湊近臉,卻正巧對上了劍子睜開的一雙清明墨瞳。

「沾到東西了。」隨手捻下劍子瀏海上頭沾黏的黃色花瓣,龍宿卻沒有移開自己的手,反而順著劍子的臉龐緩緩下滑,指尖有意無意的貼著劍子的耳畔劃著圈子。

「頭還疼嗎?」面不改色的抓下正在自己耳邊作怪的那隻手。

龍宿搖了搖頭,又挪了挪身子,將兩人之間的距離拉近一些,劍子則是看著車窗外一閃而逝的路牌微微一笑,「快到了。」

出了那長長一段林蔭隧道後,出現在窗外的風景則是一望無際青翠的水稻田,以及三三兩兩散置其中的小屋,時值正午,沒有人會選在這種時候下田工作,只見幾位婦女提著竹籃緩步走在田埂路上,正要給在小屋裡歇息的丈夫或父兄送飯,遠遠望見了兩人所乘的馬車,便揚起了袖子朝他們笑著揮揮手,一入了村莊,很快的便有小孩子捧著吃到一半的飯碗跑出來站在自家門口開心的喊著劍子的名字。

「劍子,這回住我家!」

「不行,上回劍子住過小六家了,這次要來我家住!」

看著一下馬車便被一群孩子團團包圍的劍子,鮮少遭人如此冷落對待的龍宿站在馬車旁搖了搖扇子,轉頭望了眼似乎對這般盛況習以為常的馬夫,而後者只對自己恭敬的行了個禮,「一周後我會回來接兩位回城,告辭了。」

微笑哄走孩子們,讓他們由母親領著各自回到家中繼續用餐,劍子緩步走向正站在村口的大榕樹下躲避烈陽的龍宿。

「汝真受歡迎。」

「只是因為常來,所以已經跟大家都混熟罷了。」領著龍宿走向村長家,劍子一邊解釋。

瞇眼望向那抹因為道路中央熱氣翻騰而顯得有些飄邈不定的雪色背影,龍宿可不認為劍子的解釋就是正確解答,快步趕上劍子與他並肩齊步,龍宿注意到道路兩旁還有不少朝著身側之人投來的愛慕視線,只是劍子似乎絲毫沒有察覺那些熱切灼燙的目光,反而為龍宿介紹起村莊的歷史,以及耕種的粳米、稻米品種,龍宿則是分出一部份心思聽著劍子的解釋,然後朝那些正紅著嫩頰嘰嘰喳喳討論著劍子的少女們投去一記冷冽的眼神。

「怎麼了?你不舒服?」注意到龍宿的異樣,劍子好奇的問道。

「可能有點中暑了。」龍宿解釋著,一邊還將全身的重量都往劍子肩上傾倒,趁著劍子扶住自己的時候順勢攬上了他的腰,然後沐浴在眾人又妒又羨的目光中得意的靠著劍子的肩膀走進村長家中。

才跨進圍籬的範圍內,龍宿就險些被從自己腳邊飛奔而過的大公雞絆倒,主屋牆角處有隻大花貓正拿黑犬當對象練習貓爪功,而一隻母豬身後則跟著一群小豬悠哉的在院子裡閒晃,劍子則是早已習慣這般熱鬧的景象,輕巧閃過各種活動障礙物後,直接走進屋裡與拄著拐杖的老村長攀談起來,而龍宿則是不停的兜著圈子想閃避那隻領著小雞啄著自己腳上那雙華麗珍珠鞋的母雞,直到村長出面驅走了那群雞母子,龍宿這才擺脫了被一群大雞小雞窮追不捨的窘境,由劍子與村長領著一同去參觀村長家的粳米田。

到達村長家的田地之前,劍子與村長兩人湊在一塊談論著許多他聽不懂的農業知識,雖然無法加入話題,但龍宿只是安靜凝望劍子淡笑的側臉,緩步走在兩人身側,暖風輕輕搔過田埂兩側的翠綠稻葉,細長的葉片與直挺的稻穗隨風搖擺,龍宿好奇的彎下腰。

「這是稻子?」指了指那與從前所見過的金黃穀粒不同的淺綠穗實,看著劍子點點頭,龍宿又想去捻下稻殼旁邊細小的米色異物,「這又是什麼?蟲?」

「那不是蟲,是稻子的花。」

龍宿瞇起眼睛又更靠近些觀察,只見青綠色的兩片稻殼中間伸出了極細的絲,絲的頂端掛著一串淡黃色柱狀體,稻殼底部則黏著小小的梳齒以承接花粉,乍看之下就有如一群細小的米色小蟲沾黏在稻殼上頭。

「稻子的花期很短,約只有半個時辰左右的時間,等稻花完成授粉後,那兩片稻殼便會閉合,好讓米粒在稻殼中慢慢生長。」劍子輕輕拉過幾穗已經完全閉合的稻子讓龍宿觀看,隨即漫步到稍遠的地方看著在水田中悠游的小鴨子,而龍宿則是探出兩指捻住觸感仍然很柔軟的穗實,指尖稍稍使力,那顆穗實便被壓破、擠出了粉白色的黏稠漿液。

看見自家的稻子被龍宿捏著玩破了好幾穗,村長說不心疼是騙人的,但由於他是劍子帶來的客人,村長也不好像對村裡的調皮孩子般破口大罵,只有輕咳一聲制止了龍宿的行為。

龍宿很快的抽回手,對著回頭望向自己的劍子皺皺眉露出苦笑,隨即離開村長身邊朝劍子走去。

「挨罵了?」

龍宿笑著搖搖頭,與劍子並肩站立,聽著劍子為龍宿講解田中放養鴨子以驅除害蟲、拔除雜草的原理,原本還想湊過來再多念叨兩句的村長看著兩人風格各異卻意外融洽的身影,只有笑嘆幾聲便安靜離去,不願再打擾兩人共處的時光。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