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貫徹愛與真實的邪惡
關於部落格
此地髒話有.女性向有.慎入.DM在DM區
  • 154732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19

    追蹤人氣

公寓愛情故事07(完)

看著劍子被自己壓在身下卻沒有露出厭惡或不耐煩的表情,龍宿便俯下身吻了吻劍子的額頭,而劍子卻也只是就著深陷在沙發裡的姿勢,睜著眼睛凝望龍宿。

「沙發好像被壓壞了。」一邊說一邊還試著從軟綿綿的沙發裡脫身,龍宿有些無奈的看著劍子那雙清明的眸,不知該說是他自己太認真,還是劍子太過狀況外,伸手拉了劍子一把,這回龍宿不再客氣,而是直接就著拉扯的力道將劍子攬進懷裡。

「唔。」還來不及穩住自己猛然向前傾倒的上身,劍子很快的感覺到自己的嘴唇撞上了龍宿的牙齒,他摀著嘴巴卻沒機會喊痛,龍宿很快的拉開他的手,隨即朝自己貼近的便是龍宿那張放大許多的俊顏。

濕軟的舌尖掃過劍子緊閉的唇,蜻蜓點水般的啄吻已經無法滿足龍宿想要更進一步的渴望,他索性張口啃了啃劍子柔軟的唇,聽見他輕哼了聲,卻沒有明確的抗議,龍宿也樂得繼續含吮著劍子的唇瓣,靈巧的舌也算準了最佳的入侵時機,糾纏住劍子的舌。

劍子沒有抗拒的意思,但也不想處在總是被動的位置,劍子索性用力將龍宿壓倒,像是要品嘗一道上好佳餚般輕咬著龍宿的唇。

被劍子主動的攻勢勾起了想要更進一步的慾望,睜開眼睛卻發現劍子從頭到尾都沒有閉上眼的打算,他睜著一雙圓潤的黑眸直直望進自己眼底,龍宿有些無奈,抓緊時機在吻與吻之間、唇瓣纏綿的空隙中抱怨。

「汝為什麼不閉上眼睛?」就著四唇相貼的姿勢開口,稍微一個細微的動作便會讓彼此的唇互相摩擦,濕熱的吐息混著難以咬字清晰的話語落在劍子唇上,即使是埋怨的話此刻也像是要將纏綿的情話一個字一個字餵進對方口中般曖昧。

「不可以嗎?」劍子笑著稍微拉開兩人之間的距離,看著龍宿因為動情微微染上緋色的眼角,劍子微側著臉在龍宿頰邊咬了一口,力道不重也沒有留下太明顯的痕跡,卻讓龍宿原本就白皙的臉頰透出了更柔潤可口的淺紅色。

「劍子......」被劍子的動作逗引的更加高漲的慾望亟需發洩,但龍宿卻不願意因為太過急躁的動作而傷了劍子,於是只能強忍著想與劍子合而為一的強烈渴求,被慾念浸透的嗓音有些沙啞,聽在劍子耳裡,卻只覺得非常性感。

也不知是誰先伸手去扯了對方的腰帶,一陣狂吻急切索求對方的氣息的動作過後,龍宿的襯衫早已被扯得大開,原本該牢固的釘在布料上頭的華麗衣扣掉了一些、僅剩下一些還連著線頭懸在半空中晃蕩,而劍子身上的浴袍腰帶被扯鬆,垮垮的掛在劍子的腰上,衣襟敞著,大片可口的小麥色肌膚便毫無遮掩的裸露在微涼的空氣與龍宿火熱的視線中。

指尖順著劍子頸肩的曲線緩緩游移到仍在喘著氣而起伏不定的胸口,龍宿的眸色又暗了幾分,掌下觸摸到的肌膚溫暖而結實,令人愛不釋手,再也無暇分神去思考其他,龍宿滿腦子只剩下一個念頭,就是將眼前的人占為己有!

仰起臉吻住劍子的唇,龍宿的雙手也沒閒著,一隻手探向了劍子胸前的敏感點輕揉慢捻,另一隻手則是貼著劍子的大腿緩緩向浴袍裡頭探去,柔軟的掌心很快的掌握了劍子微微抬頭的分身時快時慢的套弄著,劍子悶哼一聲想要掙脫這種帶著強烈快感的折磨,龍宿卻糾纏著他的唇舌不放,手臂緊緊環在劍子腰部不讓他有機會掙脫。

「龍宿......放手、啊......」一聲重喘隨著濁白的液體灑在龍宿掌心裡,感覺到下身一陣濕黏,劍子有些尷尬的想起身去拿條毛巾替龍宿擦擦手,龍宿卻用力將劍子按倒在厚厚的羊毛地毯上,一邊使勁扯開劍子腰上的衣結,龍宿沾滿黏液的手很快的朝劍子身後探去。

被人用自己的東西在身後的私密處磨來蹭去的感覺實在不好受,劍子雖然也知道潤滑的必要,卻下意識的有些抗拒的皺起眉,阻止龍宿的手指探入自己體內。

「怎麼了?汝不舒服嗎?」

「我怕痛,還是讓我來吧。」

「......吾也怕痛,汝捨得讓吾痛嗎?」

看著龍宿那張漂亮的臉帶著無辜的表情望著自己,劍子有些無奈的撫了撫龍宿那頭銀紫色的柔髮,而龍宿卻趁著他考慮的時候很快的將手指埋進劍子溫熱的後穴裡,瞪了龍宿一眼,劍子卻只得到龍宿一抹足以傾國的魅惑淺笑回應,不自覺的讓那抹笑容迷惑住了,劍子稍一失神,回應他的便是龍宿有些急切的擴張動作。

劍子蹙起眉心,還擱在龍宿肩頭的手指收緊,在那絲質的襯衫上留下些許皺痕,龍宿在劍子胸口輕啄落下了幾個淺吻,在劍子體內抽動的手指揉壓著,試圖安撫劍子不安而緊繃的肌肉,溫熱的唇一路由胸前游移探索到劍子頸肩,靈巧的舌滑過劍子的耳殼,啃咬著耳後敏感的肌膚。

劍子縮了縮脖子想閃躲龍宿的吻,而由耳根處一路往脖頸與臉頰蔓延的薄紅可騙不過龍宿的雙眸,龍宿勾起唇又露出了被劍子定義為絕對不懷好意的燦爛笑容,左手攬過劍子的腰讓他更為貼近自己,龍宿抽出了手指,再順著仍然沾染著濕黏體液的入口又探入了兩根手指。

劍子悶哼一聲,又加劇幾分的痛楚從那難以言說的深處傳來,而龍宿當然不會因為他臉上帶著明顯不適與不甘願的表情就體貼的罷手,而是再次掌握住劍子下身的弱點磨蹭起來,在劍子體內探索的手指也很快的尋得了劍子的敏感點輕揉捻壓,同時被點燃的兩簇欲望的火苗緩慢卻灼烈的焚燒著劍子的神智,一雙墨色的清明瞳眸如今沾滿了濕潤的水氣,柔軟的眼神落在龍宿臉上,微紅的肌膚沁著薄汗,混著柑橘淡香的氣味卻比任何催情藥的效果來還得更為強烈。

「劍子。」乾澀低啞的嗓音與平日優雅而自信的聲音截然不同,龍宿拉著劍子的手貼上自己下身正昂然挺立的部位,而劍子卻像是被那熱度燙著了般急急想要抽回手,有些尷尬的別開視線,龍宿低下臉,柔軟的唇瓣緊貼著劍子的耳朵,雪白的牙時而輕啃著軟骨,時而輕輕摩擦著,讓劍子有種即將被吞沒般的錯覺。

「劍子......吾忍不住了。」低嘆一聲,滾燙的字句伴著濕熱的氣息一個個烙上了劍子的耳膜,順著背脊竄上一陣戰慄的異樣感受。

從那已經適應了自己而變得柔軟許多的部位抽出手指,取而代之抵上穴口的則是龍宿再也壓抑不了的昂揚,拉起劍子的腿環上自己的腰部,龍宿忍著想要用力挺進的慾望,緩慢而溫柔的將自己送進劍子溫暖的體內,盡可能的想將劍子的不適感降到最低程度。

也許是龍宿花了很多時間耐心的讓他適應,深埋在自己體內的灼熱並沒有為劍子帶來太大的痛楚,與他的身體緊緊相連的龍宿的灼燙部位傳來一陣陣規律的脈動,彷彿與自己的心搏同步,而龍宿卻沒有太多的心思去傾聽兩人的心跳,光是被那樣溫暖的部位緊緊包覆,帶來的強烈快感就讓龍宿興奮不已。

強迫自己做了幾個深呼吸的動作平緩衝動的心緒,龍宿緩緩抽出自己的昂揚,確認過劍子並不會因為抽離的動作感到痛楚後,龍宿又將自己送入劍子體內,也順利逼出了一聲低吟,彷彿受到鼓勵般,龍宿的抽送動作也漸漸由慢轉快,而劍子則是伸手攬住龍宿的肩膀,也許是不願讓龍宿看見他動情時雙頰染著薄紅的性感表情,而將臉緊埋在龍宿頸窩,卻讓劍子難以壓抑的輕吟與喘息的聲音全數傳進了龍宿耳裡。

「龍宿......嗯......」

聽著那人帶點鼻音的重喘混著呼喚他名字的聲音,龍宿想在劍子體內盡情馳騁的衝動很快的又襲上心頭,並且具體實現在行動上,掌心裡還殘留著劍子第二次解放後沾上的體液,龍宿很快的將劍子翻過身調整成背對自己的姿勢,讓他上身趴伏在沙發上,隨即從劍子身後狠狠撞入他體內。

「啊!等......哈啊......」劍子的抗議很快的被龍宿又深又重的撞擊打散、細細碎碎的無法串連成完整的句子,過分強烈的快感混著淚水緩緩由劍子頰邊滴落,劍子微側著頭將臉埋在柔軟的抱枕中,雙手緊扯著抱枕一角發洩似的將它揉捏的不成樣子,卻又不自覺的應和龍宿溫柔但強勢的挺進動作,沉浸在龍宿給予他的強烈快感中。


房裡點上的令人放鬆的薰香氣味雖然淡雅,卻還是讓不太適應這種香氣的劍子打了個噴嚏,蹭了蹭正被自己壓在腦袋下的柔軟枕頭,劍子由被窩裡探出頭,盯著那名正在替自己結上袖扣的紫髮男人的背影發愣,由穿衣鏡中的倒影發現劍子正睜著朦朧的睡眼盯著自己瞧,龍宿笑著轉身走向床鋪,彎腰在劍子額上落了個淺吻,纖長的指頭輕輕滑過昨夜被自己啃得紅腫的劍子的唇。

「早餐吾做好了,就放在餐桌上。」

劍子點點頭,看著那人煞有其事的從自己家裡拿來十多條領帶掛在一旁的桌上,對著鏡子一一檢視著搭配風格,隨即挑選了一條劍子覺得最不適合的領帶。

「換成那一條吧,左邊數來第三條。」劍子指了指那條花色並不華麗的領帶,而龍宿也很乾脆的卸下已經掛上肩頭的領帶,將劍子指定的領帶交到他手中,隨即坐在床沿等著劍子替自己打上那條其實他並不太喜歡的領帶。

劍子低著頭專心的打著自從高中畢業後便沒在碰過的領帶結,費了半天的功夫卻只打上了一個歪歪扭扭、不甚整齊的結,劍子放棄的輕嘆口氣,而龍宿只是笑著起身走回穿衣鏡前調整起那有些鬆垮的結,卻意外發現劍子的眼光果然不錯,那條領帶雖然沒有太過繁複華麗的設計,卻將他自身的華麗張狂的氣質巧妙的收斂起,低調而華美的風格讓人不自覺眼睛一亮。

轉頭正想和劍子再多說幾句話,而劍子早已將棉被拉上矇住自己的頭,繼續睡起悠閒的回籠覺,龍宿只好在鬧鐘底下壓了張紙條,要他睡醒時傳簡訊告訴他晚餐想吃什麼,隨即套上西裝外套出門上班。

 

========
安達之原果然是神曲
滾動過去
寫H聽這個真微妙啊真微妙(笑)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