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貫徹愛與真實的邪惡
關於部落格
此地髒話有.女性向有.慎入.DM在DM區
  • 154757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19

    追蹤人氣

公寓愛情故事06

門鈴聲混著水煮滾時咕嚕咕嚕的聲音迴響在整間廚房裡,佛劍將濕手在圍裙上抹了抹,可以想見某個正在房裡趕稿趕得天昏地暗的人一定沒聽見那一道又一道急促的鈴聲,佛劍只好放下手邊的工作去開門。

門鍊隨著佛劍開啟門扉的動作在那不過數公分的縫隙前扯緊,看著來人那一臉失望的表情,佛劍僅是沉默以對,明白他應該是來找劍子的,佛劍鬆開門鍊讓那難得穿著休閒服的紫髮男人進了門,然後自顧自的鑽進廚房裡繼續他未完的工作。

即使背對著他,佛劍仍能隱約感受到那人正在客廳裡四處遊走的視線,輕輕敲開蛋殼,平鋪在平底鍋與麻油之中的蛋液很快的劃分為黃白兩個明顯的區域,特地將荷包蛋的邊緣煎得稍微焦黃,佛劍順手從一旁的烘碗機中抽出一個白瓷碟子,放上荷包蛋後端起了一旁拌好麻油的白麵線就要往劍子的房間走去,而龍宿卻瞪著佛劍手中簡單的一盤一碟,隨即搖了搖頭。

「只吃這些營養怎麼夠?」看著仍然站在原地絲毫不打算幫忙自己的佛劍,龍宿又重重嘆了口氣,隨即打開冰箱在冷藏室內翻找著僅剩不多的食材,然後將必須先洗好的蔬菜全推給佛劍。

「洗乾淨之後交給吾。」

低頭看著掌中橫躺著的一把青江菜以及幾根瘦小的紅蘿蔔,佛劍也沒有抗議,只是乖乖的扭開水龍頭沖洗起菜葉,兩個身高都不算矮的男人並肩站在廚房裡,原先還算寬敞的廚房此刻也顯得有些狹小,忍著飢餓又完成了一個章節,掃光零食的劍子跨出房門,看著正在自己家廚房裡忙碌的佛劍與龍宿,劍子決定還是不要打擾他們的工作,於是悄悄的端走了餐桌上的麵線與荷包蛋,偷渡了一雙免洗筷窩到房裡準備開動。

才剛拆開免洗筷的封套,佛劍很快又出現在半掩的房門旁,遞上一雙劍子常用的木筷,「你忘了筷子。」

「謝了。」忙著吹涼熱燙的麵線,劍子仍然沒有漏過佛劍望著自己若有所思的表情,「你想問什麼就直接問吧?」

佛劍搖搖頭,從以前到現在,他一直是劍子最親近的朋友,因此劍子與龍宿之間開始產生變化的感情,他不必多問便一目瞭然,當然也不打算干涉他們之間的交往,定定望著劍子,佛劍一向罕有表情的臉龐換上了認真但溫柔的淡笑,而劍子也明白,就算全世界都不認可他們,佛劍也會是那個站在自己身邊為自己加油打氣的人。


原本兩人共進燭光晚餐的美好計劃此刻卻變成三人同坐一桌,一同享用一桌豐盛但是分量太過充足的家常菜,圓桌上三人各據一方,誰也沒機會和劍子並肩坐在一起,龍宿雖然對這樣的座位安排有些不滿,但是餐桌上三人邊吃邊聊,氣氛倒也還算是愉快。

飯後劍子自動自發的洗好碗盤,隨即拿了換洗的衣物離開客廳,佛劍也收了稿子後回編輯部了,只剩下龍宿一個人端坐在那張有些老舊雪色沙發上,抱著劍子常常捏在手裡玩的兔毛抱枕、聽著綜藝節目上不停播放的死硬無趣的罐頭笑聲。

浴室裡的水聲明顯的停了,龍宿不得不承認自己的心思又悄悄被勾引,沐浴乳的柑橘香帶著熱氣飄散在客廳裡,劍子穿著浴袍緩步走到龍宿身邊坐下,微紅的肌膚彷彿會呼吸般輕吐著溫熱而香甜的氣息,他看了看電視上頭千篇一律的惡整來賓的單元,隨即傾身橫越龍宿的身體,伸手想去撈龍宿放在自己身側的遙控器。

「我可以轉台嗎?」

「請便。」強自收斂起飄得有些遠的心思,龍宿這才發現自己的上衣與牛仔褲上頭沾了不少水漬,望了眼劍子連毛巾都沒有包上的那頭濕髮,不贊同的皺了皺眉,而劍子很快的抓起茶几下的吹風機,一手轉台另一手還很熟練的吹乾自己滿頭濕髮。

看著螢幕上相當有名氣的犯罪鑑識影集,龍宿又整了整心神,將全副心力都投入在隨著鑑識小組一同找出兇案線索上,隨意撥弄而將滿頭銀髮吹得有些蓬鬆的劍子也聚精會神的觀賞起這部他每晚都定時收看的影集,原本因為家裡有客人還坐得端整的劍子很快的隨著劇情發展,漸漸的向沙發一角的靠墊倒去,浸熱水泡得通紅的腳指頭則在離龍宿不遠的地方輕輕蠕動著,也讓原先還專心在看影集的龍宿慢慢將注意力轉移到劍子身上。

「劍子,汝的腳指甲該剪了,不小心踢到的話會裂開的。」

「好,我晚點再剪。」隨口應了聲,劍子的目光仍然沒有從電視螢幕上稍微轉移半寸。

龍宿輕嘆口氣,想著劍子的晚點剪不知道又要拖到幾天後才肯動手,說不定真的要等傷了他才會乖乖的把那過長的指甲修掉,「指甲刀在哪裡?吾幫汝剪。」

揚手指了指書櫃下頭的小抽屜,龍宿很快的順著劍子的指示找到了一柄小巧的指甲刀,將劍子的腳掌移到自己腿上,龍宿又望了眼劍子過分投入劇情當中而表情豐富的側臉,「會疼的話跟吾說一聲。」

也不知道他究竟有沒有聽進去,龍宿搖了搖頭,又扶著劍子的腳踝低下頭去準備替他修剪指甲。

劍子的腳板形狀很好,順著漂亮的腳踝往上望去,便能看見一雙修長、肌理緊實的小腿,再往上......

龍宿的視線剛巧滑過浴袍的下襬正要往上,劍子便趁著廣告時間轉頭望了他一眼,「怎麼了?」

「沒事。」捏著劍子的腳指,龍宿這次總算不再東張西望,順利的開始修剪起劍子的指甲,「會痛嗎?」

「不會。」劍子盯著那顆銀紫色的腦袋瓜,然後微微一笑,「龍宿,你是第二個幫我剪指甲的好心人。」

「嗯?」迅速的修完十根指頭的指甲,龍宿有些不悅的抬起頭,「第一個人是誰?」

「他啊......」

不等劍子說出那個令人忌妒的傢伙的姓名,龍宿早已經快上一步的將劍子壓倒在柔軟的沙發上頭,兩人的體重讓沙發凹陷得更深,也讓劍子受制於他與沙發之中難以動作。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