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貫徹愛與真實的邪惡
關於部落格
此地髒話有.女性向有.慎入.DM在DM區
  • 154757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19

    追蹤人氣

公寓愛情故事05

如果世界上果真有所謂的月老或是愛神的話,那麼祂們果然是在惡整自己吧,提著裝滿穆仙鳳特意四處參拜祈求而來的戀愛護符與紅線的公事包,龍宿眉頭緊鎖,連總是微翹的、看來似乎帶著自信笑意的嘴角也向下彎著憂鬱的角度,龍宿悶頭走進正好在自己面前開啟的電梯門,卻一頭撞上某人裹著西裝的厚實胸膛。

龍宿抬頭一看,正好與那雙狹長而銳利的眸子對上,對他,他實在擠不出半絲客套的笑容,然而那人似乎也是吝於給予他人友善笑容的人,只是緊緊盯著他的臉瞧了半晌,而後開口:「麻煩讓一讓,我出不去。」

聽見佛劍的話,龍宿雖然有些賭氣的想就這麼站在電梯門口不讓他離開,只是身後不少正要進入電梯的住戶與狠狠刺在自己背後的視線讓龍宿最後還是側了側身子,讓他順利通過。

望著不停上向跳動的樓層數字,龍宿有些沉悶的心情卻漸漸轉好,幾乎是迫不及待的衝出電梯進了家門,連西裝都來不及換下,龍宿只踢開了腳上的皮鞋便直奔廚房。

一個小時之後,龍宿捧著剛烤好、也用水果和鮮奶油裝飾得美麗可口的小蛋糕,忐忑不安的伸手按了按劍子家的門鈴。

連續按了幾聲之後,門內依舊沒有任何動靜,龍宿有些失望的看著緊閉的門板,最後再抬手壓下電鈴......連腳步聲都聽不見,龍宿這回是徹底放棄了,正要轉身時,眼前的厚重鐵門卻突然在自己面前拉開,還沒見到那人穿著運動服的身影,龍宿的聽覺便快上一步接收到那人的聲音。

「真難得,佛劍也會忘了帶鑰匙......」帶著明顯笑意的嗓音在看見來人的同時摻入了些許訝異,「龍宿?」

「是吾。」聽見「鑰匙」這個名詞,龍宿忽地像是聞到什麼難聞氣味似的皺起鼻子,看著劍子頸子上還覆著的一塊印染碘酒痕跡的紗布,龍宿的語氣又變得更溫柔了些,「請汝吃。」

看了看裝在盤子裡被遞到自己面前的精緻的奶油蛋糕,劍子開始打量起龍宿那套還沾著些許麵粉痕跡的高級西裝,「你親手烤的?」

龍宿點點頭,伸直的手臂又將蛋糕往前挪了挪。

「烤焦的?」

這回龍宿不僅皺起鼻子,連眉毛也緊緊糾結了,劍子在心裡大笑了許久之後,伸手接過龍宿手上的托盤,「進來吧,我泡茶給你喝。」

這是第一次被獲准進入劍子的家,龍宿雖然開心的不得了,卻仍是強自鎮靜的壓下快要漏出嘴角的笑聲,換上劍子為他準備的拖鞋,龍宿亦步亦趨的跟在劍子後頭走進客廳裡。

以素淨的淺色系作為配色基準的室內擺設雖然簡單,卻與房子的主人格外的相襯,只是凌亂的茶几上隨意堆放的一疊又一疊犯罪學以及法醫學等的參考書破壞了整體的和諧美感,龍宿盯著那疊書瞧了半晌,一頭鑽進廚房裡忙碌的劍子很快的捧著一壺茶走了出來,似乎是不想費時間再去找托盤,劍子便一手執著茶壺,另一手的手指勾著兩個茶杯的柄小心的走到沙發旁。

「坐啊,為什麼要站著?難道我家的沙發會咬人不成?」

龍宿很快的接過劍子手上的茶杯,然後看他豪爽的大手一揮將整疊書掃進不透明的茶几底下,龍宿有些錯愕的看著劍子的動作,「書就這樣扔著沒問題嗎?」

「沒事的,那些書我都已經看得滾瓜爛熟了。」算準時機將泡好的紅茶注入雪色的瓷杯,清爽的肉桂與薄荷香巧妙的融合在紅茶的香氣中,龍宿暗自讚嘆著這美妙的茶香與劍子的高超茶藝,而劍子則是拿起薄刀切開蛋糕,仔細研究起那層層疊疊夾了許多果醬與鮮奶油的蛋糕體。

「好吃嗎?」第一次挑戰難度頗高的鮮奶油蛋糕,龍宿有些緊張的看著劍子的表情。

「唔。」發出了意義不明的聲音,劍子逕自一口蛋糕一口茶的吃起來,完全不理會龍宿等著他評論的緊張心情。

看著那人似乎不打算立刻給個評價,龍宿只有無奈的將注意力轉向那壺紅茶細細品嘗起那悠遠的香氣,正想轉頭詢問茶葉的產地,卻只見到劍子一手還抓著叉子,而上身早已陷入柔軟的沙發中緊閉著眼睛睡得很沉。

不知該是把人叫起來責罵他的太不設防,還是去找條薄被來替他蓋上,龍宿盯著劍子的臉考慮了一會兒,視線仍然不受控制的頻頻往那兩片看起來柔軟又有彈性的唇飄去。

沾上些許鮮奶油的軟唇看來比往常可口許多,龍宿輕聲喚了劍子的名,只見他沒有任何反應,龍宿又將自己的臉貼近他一些,薄唇很快的印上那人的唇瓣輕輕蹭著,舌尖嘗到的是動人的茶香與奶油的甜味。

「劍子......」

「你叫我?」

倏地睜開緊閉的眸子,龍宿發現劍子正面色平靜的望著自己,一雙墨色的眸裡滿滿都是他的倒影,讓他看著不自覺的心喜,卻也因為自己三番兩次找機會偷吻他,被那樣澄澈的眼神望著,龍宿便有些尷尬了,他別過臉輕咳了一聲。

「汝居然裝睡。」

「不,我是被你吵醒的。」挪了挪身體盤腿坐在沙發上,劍子端起正經嚴肅的表情搖頭晃腦的對著龍宿開始叨念起來,「年輕人啊,去找個對象好好交往吧。」

「汝的年紀應該也沒比吾大多少吧?」龍宿皺了皺眉,嘴上反擊但腦子裡飛快轉動的全是該如何說服劍子與自己交往的沙盤推演。

聽了龍宿的話,劍子只淡淡的報了他的出生年分,看著龍宿滿臉不信的表情,劍子索性拿出自己的身分證證明他所言不假,看了看身分證上生日那欄令人沮喪的數字,再看看劍子那張光滑又有彈性、看來手感極佳的臉龐,龍宿又在心裡大嘆這樣的臉蛋配上那樣的年齡根本就是標準的詐欺行為。

「吾真的很喜歡汝。」

「喔?」看著眼前這名總是昂首闊步看來極有自信的男人如今卻在他面前低垂著腦袋,劍子彷彿能在他腦袋上看見一對軟軟垂著的、無精打采的耳朵,於是笑問,「我們見面的次數前前後後加起來應該還不超過十次,為什麼你能如此肯定你對我的感情是真實的,而不是一時的錯覺?」

龍宿沉默了,他靜靜凝視著劍子的雙眼,那雙燦金的眸裡盈滿的情緒彷彿隨時就要溢流而出般,不容劍子錯認的一點一滴的將喜歡的情緒傳達給他,「汝別老是不把吾的告白當一回事!」

「哎,年輕人怎麼就是這麼急性子。」劍子皺了皺眉笑嘆了聲,「既然你是認真的,那就跟我交往吧?」

「咦?」

「不反對我就當你是答應了。」壓下龍宿的腦袋在他唇上輕啄了一下。

突如其來的形勢逆轉讓龍宿有些遲疑,他端坐在沙發上定定的看著劍子,像是懷疑他下一句說出口的話便會是:「我騙你的,愚人節快樂。」

而劍子也懶洋洋的攤在沙發上大方的由著他仔細審視自己的表情,望著那雙流光燦燦的美麗長眸,充滿內心的一切讚美詞全都化為劍子指尖溫柔滑過龍宿眼角的動作。

這回龍宿不再猶豫,很快的擒住那隻正貼在頰邊梳順自己髮鬢的手,在那不算細緻的手背上一吻,輕柔而微涼的吻,卻像是某種誓約般帶著足以烙傷肌膚的灼熱,緩緩的順著無名指的血管流向心臟。

微瞇著眼睛看著龍宿修長柔軟的指節與自己布滿薄繭的手指糾纏,劍子不太專心的在龍宿吻上自己的時候思考著:也許他能夠稍稍體會熱戀中的情侶為何總是喜歡讓十指緊扣著彼此了。

謊言可以編造,擁抱與親吻可以不含愛意只有情慾,也許只有那樣不經意的一個牽手的動作,才是最能表現真實情緒的行為。

 

========
關於牽手,來鬼扯下
那天上班時看到一對小情侶,兩位都是女孩子,一走進門就在我櫃台前晃啊晃的。
對於她們的長相我一直沒有太刻意去觀察,真正引起我的注意的反而是她們無論做什麼事都不肯稍稍鬆開的手,纖細的指頭很輕易的表現了某種細微的表情。
我不太會形容那種動作,只能說我在看到的當下只有一個想法。
真好,她們很相愛。
笑,於是就在尾段小小寫了一下我對於牽手以及漂亮手指的怨念。

醬。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