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貫徹愛與真實的邪惡
關於部落格
此地髒話有.女性向有.慎入.DM在DM區
  • 154740

    累積人氣

  • 7

    今日人氣

    19

    追蹤人氣

公寓愛情故事04

「龍宿......」摀著還殘留著些許熱度的額頭,劍子一本正經的望向似乎對於自己的衝動而感到後悔不已的龍宿,「你其實是外國人吧?」

「啊?」一時無法理解劍子的問題,龍宿只有愣愣的發出一個無意義的單音。

「很西式的打招呼方式。」指了指自己的額頭,劍子起身拍了拍沾黏在褲管上的草屑,「我還有工作,先走一步了。」

看著背對自己揮著手的劍子,龍宿依然坐在草地上卻氣惱起自己的踰矩行為說不定已經嚇跑了他,這樣他還得再多繞一段遠路才有可能再將兩人的距離拉近......

龍宿抱著頭低低的呻吟著,終於想通自己一個人坐在這裡自怨自艾對於事情的進展根本不會有幫助,龍宿這才輕嘆一口氣,跨出沉重的宛如灌了鉛般的修長雙腿往公寓大樓前進。

進自己家門前,龍宿又伸手按了按劍子家的門鈴,只是不知道他究竟是不在家或是不願意回應,等了許久都沒有人過來應門,龍宿垮下笑僵的俊臉,帶著氣場灰暗的背影緩步走進家門。


工作時的桌面無論如何都沒法整潔的。

掃了眼堆滿零食與參考資料的書桌,劍子嚼著細細的巧克力餅乾棒,原本在鍵盤上飛快舞動的手指突然遲疑了一會,襯著低音大提琴曲的是嚼碎餅乾棒時發出的細小聲音,劍子雙手環胸,腳尖蹬著書桌讓寬大的電腦椅打著旋,自己也在不停的旋轉中安靜思考著小說內容。

「頭不暈嗎?」站在房門外看著劍子窩在椅子上不停自轉的模樣,伸手止住了轉動的椅子後,佛劍低頭問著仰起臉望向自己的劍子。

「有點想吐......」

體貼的為劍子遞上一杯香濃的現煮奶茶,佛劍動作俐落的為劍子收整起滿桌凌亂的物品,將該收拾的書本一一放回架上後,佛劍這才從劍子的印表機中抽出一疊稿子慢慢開始校對起來。

「又添了新角色?」看著端正墨字活靈活現的描寫出一位似曾相識的人物,佛劍問道。

劍子點點頭,甜美濃郁的熱奶茶不止溫暖了他的胃,也讓原先近乎停擺的腦細胞重新活動起來,緊緊抓住源源不絕的靈感,劍子又開始以極快的速度敲起鍵盤。

「你想讓他成為下一個故事的主人翁嗎?」

劍子偏頭思考了半晌,隨即微微一笑,「也許他會變成這個故事系列裡不可或缺的重要角色,又或許他只是個悄悄出現又悄悄退場的過場人物,未來的事誰能先預料得到呢?讓我們靜觀其變吧。」

佛劍沉默了半晌,隨即將稿子收進文件夾中起身準備離開,「我回編輯部一趟,晚點會幫你帶晚餐過來,餓了的話電鍋裡有剛熬好的粥,記得拿去吃,零食少吃一點,對身體不好。」

「好,路上小心。」


看著那熟悉的雪色人影正推滿滿一車堆得比他的人還高的紙箱走進電梯,龍宿下意識的往電梯牆側避了避好讓劍子能順利將推車塞進電梯裡,一邊感嘆著自己跟劍子的緣分不知道該算是濃厚還是淺薄?總是能在電梯裡遇見的那人,卻總是不肯在他按電鈴的時候出來應門。

心不在焉的掃過那些紙箱一眼,龍宿有些訝異看向一臉悠然、似乎很開心能把這整車的紙箱弄進家門的劍子,看著紙箱上寫著各種口味的泡麵以及零食餅乾的字樣,龍宿皺了皺眉,「汝準備要開雜貨店?」

「雜貨店?這我可不懂得要如何經營。」

「那汝推了滿車的泡麵跟零食......可別跟吾說這些都是汝要吃的。」

「當然,不然我花錢買這些東西要做什麼?」

瞪著劍子的側臉像看外星人似的瞧了好半晌,龍宿這才憂心的勸道:「汝可別把這些東西當成正餐吃,會把身體弄差的。」

「放心吧,這些只是沒人幫我煮飯的時候暫時用來解決飢荒問題的東西。」

龍宿又看了看劍子那雙修長優雅的手,心裡暗嘆看來他是不自己開伙、就算在家裡餓到渾身發軟也不出門上館子吃飯的那種人,自己之所以還能看到他活蹦亂跳、面色紅潤的出現在這裡,肯定是當初遇見的那個男人定期餵食,才不致於讓他營養不良或是因飢餓過度而提早回老家了。

「劍子,以後都由吾煮飯給汝吃吧?」

「嗯?」從沒想過眼前這位認識還不超過一個月的鄰居會主動提出要幫他照料三餐,劍子疑惑的望向他,等著他自己接話。

「平日的晚餐時間汝隨時可以來找吾,吾會幫汝準備一份飯菜的,假日當然也......」注意到劍子的視線,龍宿有些尷尬的暫時止住邀請的話題,「放心,吾不會再做那種事了。」

「什麼事?」被龍宿的話越弄越糊塗,劍子只有呆呆的望著龍宿的臉色越來越暗,一雙漂亮的眸子糾結著許多毛躁的情緒直直盯著他。

「就是、那個吻......汝可別跟吾說汝已經把那件事忘得一乾二淨了!」

劍子依舊茫然的模樣讓龍宿在那瞬間似乎聽見了自己的理智崩裂的聲音,他一把抓住劍子的肩,想也不想便直接張口往劍子裸露在衣領外頭的頸子狠狠咬了上去,一邊惱怒著劍子完全不把他近似告白的那一吻當一回事,一邊洩憤又或是要加深劍子對這件事的印象般咬得很緊很用力。

「龍宿、好痛!」劍子緊皺著眉喊痛,一把推開龍宿之後,劍子便快步退出正好開啟的電梯門外,然後撞上一堵結實的肉牆。

瞇起長眸看了眼劍子脖子上明顯的一圈牙印,佛劍瞬間降到冰點的眼神狠狠朝還站在電梯門口欲言又止、滿臉懊悔表情的龍宿瞪去,沒有多說半句指責的話,佛劍只是很快的打開劍子的公寓大門,將劍子拉進門後,砰的一聲,那扇厚重的鋼板門很快的在龍宿面前被重重甩上。

看佛劍寒著一張臉,從客廳某處翻出急救箱後熟練的為自己消毒上藥的模樣,劍子拍拍佛劍的手,讓他手上的棉花棒偏移了位置往傷口外圍乾淨完好的肌膚貼去,留下了一小塊明顯的褐色斑點。

「佛劍,待會要不要帶我去打破傷風的預防針啊?」

「......」

「我是開玩笑的,你別這麼認真的看著我啊。」

「......」

「沒事的,只是小傷。」劍子對佛劍安撫的笑了笑,看見他擰起了好看的眉似乎希望他立刻搬離公寓,劍子只是誇張的擺擺手,「我還有三十年的貸款要背,怎麼可能說搬就搬?你別擔心,我會找時間跟龍宿好好談一談的。」

看劍子堅持不肯搬家,佛劍也只有無奈的閉了閉眼,斂下火氣的長眸很快的恢復往日的沉靜無波,「你應該還沒吃晚餐吧,我立刻去煮,等我半小時。」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